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服不服
    “陆……鸿!”赵飞有理由咬牙切齿,脸色不好看也是应有之义。

    任谁在擂台上被对手打倒在地都不可能还轻松得了,如果是正规的擂台比赛,你倒地上,人家裁判都出面介入开始读秒了。

    何况赵飞是那种心高气傲之人,技艺高超的他,从来都是享受鲜花与掌声的人,什么时候如此难堪过?

    他脸色铁青,除了愤怒,还有羞愧——这也是应有之义,在擂台上被人打倒,肯定是羞愤交加,如果地上有缝隙,早就钻进去了。

    实在是太丢人了!

    丢人丢到了姥姥家!脸面都沉入太平洋海底,实在是没脸见人了!

    此时赵飞眼中只有陆鸿,他也只能直直看着一脸淡笑轻松写意的陆鸿,连扭头去看别人表情的勇气都没有。

    但是,他可以不看,却不能掩住耳朵不听。底下嘈杂的声音依然清晰入耳,轰鸣声,议论声,吆喝声,嘲笑声……声声入耳。

    赵飞最在意也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别人议论嘲笑的声音,他听到有人说他徒有虚名,完全就是一个名不副实的家伙;他也听见有人说他太让人失望,浪费了对他期望的感情;他还听到有人骂他王八蛋,让自己输了赌约!

    总之,都不是什么好话。这些语言像恶毒的利箭一箭一箭射入赵飞的脆弱的心脏,让他好不痛苦,好不煎熬。

    再没有比这更让他疯狂的事情了。

    “陆……鸿!”赵飞再一次咬牙切齿,恶狠狠念叨陆鸿的名字,脸色狰狞得就像乡村的小路,脸面各种扭曲、弯曲、曲折,种种皱纹加起来都可以叠成一朵让人浮想联翩的菊花了。

    赵飞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红一阵,紫一阵,如果不是因为常年练武造就的强大体魄,都要让人担心他一头晕过去栽倒在地上了。

    他心里五味杂陈,复杂得紧,浑身都有些发抖,站在擂台上,除了低吼着陆鸿的名字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时,陆鸿却走向他,拱手说道:“赵师兄,承让了。”

    承……承让?

    赵飞嘴角抽搐,最让他受不了的是陆鸿说这话时脸上挂着的淡然笑容,就好像打败了他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不值一哂。

    再说了,什么叫承让?

    赵飞绝对不敢说他让了,他都已经很拼命了好不好。

    拼了命都输得那么彻底,这才是赵飞最难以忍受的地方。于是,他把陆鸿的客气话当成讽刺了。

    “这家伙是来鞭尸的,肯定是!”赵飞恨得咬牙切齿,差点忍不住给陆鸿的脸上来一拳。

    长长吸气,赵飞强自镇定,阴狠说道:“陆鸿,你以为自己赢下这次擂台赛了?”

    “难道输的是我吗?”陆鸿笑着摊摊手说道。

    赵飞冷哼说道:“你别忘了我们的约定,现在只是第一局而已!”

    “三局两胜吗?”陆鸿似笑非笑看着赵飞,耸耸肩,很不以为然地说,“第一局你就输得这么彻底,你还以为自己能赢?凭什么?我想你现在都还想不明白自己输在哪吧?既然如此,就是有第二局,第三局,乃至第四局,最终输的还是你!”

    “你别狂妄!”赵飞大喝说道,“接下来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你的!”

    “凭什么呢?”陆鸿呵呵笑道,“论速度,你不如我;论技巧,你也不如我;哪怕是论力量,你还是不如我。你觉得能在这种情况下扳回胜局吗?我看你还是尽早认输吧,免得丢人现眼!”

    “话别说得太早!”赵飞吼了起来,双目通红,“我一定有办法赢你!”

    陆鸿摇头笑道:“除非你实力忽然提升好几倍,不然我想不出你有赢的可能。但是,这可能吗?”

    赵飞闻言心头狂跳,有些心虚,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擂台之上,一切皆有可能。我们先休息五分钟,之后开始第二局。你别怕了才好!”

    “休息吗?”陆鸿嘴角轻扯,也点头同意,“那就给你重整旗鼓的时间,免得你输了又有别的借口。记住,我只给你一次机会而已,第二局你再输,你就是想耍无赖也没有理由了。”

    “你特么才耍无赖!”赵飞张口大骂,“你给我等着!”

    说完,他不理陆鸿的反应,扭头往擂台边走去。此时,空手道社团的成员早就有人把休息用的小凳子摆在擂台边缘上,等着赵飞去坐一会。

    另外一边,钟歌与马文也早就冲到擂台下,有样学样,也搬出小凳子放到擂台上,高声吆喝陆鸿过去。

    “陆鸿,快!快休息一会!喝口水先……”钟歌满脸因兴奋而潮红,上蹿下跳,恨不得让陆鸿立刻满血恢复。

    等到陆鸿来到他旁边,钟歌更是一把拉住他,兴奋地恭喜:“陆鸿,太好了,太好了,你赢了!你果然厉害,分分钟就能把他们什么空手道第一高手撂倒。你不愧是我的偶像啊!来来来,先休息,恢复一下体力,之后再接再厉放倒那赵飞。我相信你有这个实力!”

    一旁的马文不由得撇撇嘴,嘀咕一声:“什么相信……不知道刚才谁出绊倒人的馊主意呢!”

    “马文,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过来帮陆鸿捏捏手脚,给他放松放松。”钟歌没听到马文的嘀咕,看他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不由得吆喝吩咐。

    “不用不用。”陆鸿坐着,看马文真的要来按摩,连连摆手,“我不累的。”

    这是实话,话说刚才一番擂台战,他只是依靠脚步的游走,消耗肯定没有上蹿下跳猛烈进攻的赵飞那么多。

    加上他养生功修炼了十年,吐纳呼吸早就形成一套自有的规律,内敛屏息,藏而不放,结合以慢打快的太极功,相得益彰,更是持久战的好手。

    这一番战斗下来,却是没有多累,他脸上甚至连汗珠都没有,只是背部出了一层细汗而已。

    解释一番,婉拒了钟歌与马文的好意,陆鸿好整以暇坐着,也不闭目,目光紧紧看着对面坐着的赵飞。

    赵飞就不如陆鸿轻松了,坐在那里,双手撑膝,气喘吁吁,阴沉着脸,一句话也不说。

    “你到底服不服你那药呢?”陆鸿盯着赵飞,喃喃自语,好奇期待中又有紧张忐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