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疯魔
    “这力量……不止两倍了吧?”

    刚一接手,陆鸿就震惊于赵飞力量的提升。

    有了第一局的交手,陆鸿对于赵飞的实力有非常清晰的概念,对于他的力量,也有了准确的估计。

    但是,服药后的赵飞的力量,简直无法以常理来推算。

    别人不知道,陆鸿还不清楚吗,刚才那一下,他出于谨慎的态度,至少用了七八分的实力去招架。

    可甫一接手,还是被震得整条手发麻,需要后退用脚步来卸下赵飞传来的庞大的力道。

    最让陆鸿头皮发麻的是他不知道赵飞这一击用了多少分的力气,如果是全力,那一切还好,他陆鸿还有余力与之纠缠;可如果一半不到,那结果就有点糟糕了。

    不过震惊归震惊,陆鸿并没有气馁,更不沮丧,相反,他愈发兴奋了。

    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如果赵飞不厉害,不棘手,那他陆鸿一天的期待不就白费了吗?也就这样这样的压力,他陆鸿才能测试自己的实力啊!

    所以,一招之下,陆鸿并没有退缩,他反而欺身上前,趁着赵飞又放招的时候,一脚踢向对方的下盘。

    赵飞狂吼一声,也一脚踢了回去。

    如果按照第一局的走势的话,赵飞速度不如陆鸿,两人对拼,肯定是陆鸿先得手。

    然而现在力量暴涨之下,赵飞的速度也直线上升,变得与陆鸿一样迅疾。

    砰的一下,两人的脚踢在了一起,发出闷响之后,两人都被震退了两步,踉跄而回。

    就在这当儿,赵飞狞笑一声,又大吼飞奔向陆鸿出招。

    陆鸿这时候发现两人的不同了,这一下虽然看上去是旗鼓相当,但他陆鸿后退之余,只觉得整条腿都发麻,这是力反震之后的作用,选择停顿,让腿缓一缓,是人之常情,也是必须之举。

    可赵飞全然不是这样,他好像不知道疼痛一样,红着眼睛又杀上来,一脚,一拳,一掌,再一脚……

    全然不知疲倦,更不知危险为何物,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杀杀!

    有进无退,只攻不守,这就是赵飞当下的状态。

    陆鸿太极以慢打快的功力发挥不出来,而且他无法像赵飞一样猛然爆发力度,面对这一阵攻势,他只能后退了。

    与第一局开头一样,陆鸿只能趁势游走闪躲,而且比第一局的形势还要危急。因为赵飞像发疯了一样,时不时大吼几声,又时不时低吟几句,一下子喊着“去死吧”,一下子又大呼“杀杀杀”!

    赵飞脸色涨红,甚至眼珠子都红了,额头青筋凸显,一脸的狰狞,就好像一只被惹毛的野兽,疯狂的攻击眼前的对象。

    陆鸿游走的策略都快要被打破了,闪躲的姿势都有些狼狈,再也没有第一局的从容,每一次都是堪堪躲闪过赵飞的拳脚,只要慢上一分,估计都要被撂倒了。他就像在海面上遭遇了暴风雨,飘摇不定,形势危急,让人看得心急火燎的。

    擂台下,有人看得热血沸腾,有人看得无比焦急,有人看得目瞪口呆。

    “对,就这样,打他!打他!”

    “赵师兄加油!赵师兄威武!”

    “赵师兄加把劲,把他放到,放倒他!”

    这是空手道社团成员为赵飞加油的呐喊声,虽然形势一片大好,但是他们担心第一局的情况重演,因此,虽然赵飞占了上风,他们却不敢得意高呼了,反而让赵飞再接再厉,不要放松,争取把陆鸿打倒。

    在角落中,李钰比任何人都要兴奋,也只有他知道,赵飞是不会重演第一局的事情了。

    李钰很清楚1号激素的能量,在药力的刺激之下,赵飞这攻势至少能维持二十分钟,根本不给陆鸿喘息的机会!

    而且这攻势还是有两三倍以上力量的加持,陆鸿连硬抗的机会都没有。

    “陆鸿,你死定了,我看你能坚持几分钟!”李钰阴笑不已,双手紧紧握住,也暗暗给赵飞鼓劲。

    现场之中,最想陆鸿倒霉的,估计就是他李大公子了,不然的话,他怎么会冒着天大的风险拿出1号激素来呢?

    “让你得罪我,我看你怎么死!”李钰嘿然自语,得意之余,目光不忘瞄向方碧君的所在。

    自从方大美女进来,李钰大半的心思就从擂台上转移到美女身上了,他只有一个心思:“碧君,让陆鸿在你面前被揍成狗,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不得不说,李大公子有点怂,他做不到武力欺负陆鸿,就假借他人之手。对此他一点惭愧的心思都没有。

    “聪明人动脑,愚蠢的人才动手。”这一直都是李钰的信念。

    当李钰看到方碧君秀眉紧蹙一脸担忧看着擂台的时候,他有大大不爽了,这算什么,关心陆鸿吗?

    “不打死也行,最好残废了!”李钰再一次恶毒地诅咒陆鸿,希望他被赵飞打残在擂台之上。

    至于赵飞会不会为此付出致人伤残的代价,他会在乎吗?

    不!

    他李钰只要自己快活痛快,才不管别人的死活呢!

    刚刚进来不久的方碧君确实一脸愁容,看到陆鸿被赵飞在擂台上撵得到处跑,她非常不满地对旁边的钟歌说道:“胖子,你不是说陆鸿赢得很轻松吗,怎么这么狼狈?”

    钟歌无所谓说道:“放心吧,这是他的策略,第一局也是这样的。陆老大练的是太极,最喜欢后发制人了。你是不知道,第一局他也是不停地游走,最后却一把撂倒了赵飞。我想他现在也是这样的对战策略。”

    “真的吗?”方碧君有些怀疑,“我是听你说他可以赢才过来的,你可别骗我!”

    钟歌闻言有些心酸了,可以赢才过来看是什么意思?担心陆鸿输掉,不忍心来看,确定能赢才过来开心开心?

    姑奶奶,你还不是人家陆鸿的谁谁谁呢!你俩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好不好,就这样维护他了?

    心酸归心酸,钟歌还得安慰说道:“放心放心,你要对陆老大有信心。”

    “哦。”方碧君应了一声,全神贯注盯着擂台上的两人。

    如果陆鸿听到钟歌的话,肯定会一脸苦笑,第一局躲闪确实是策略,可现在完全是无奈好不好!

    看出陆鸿有些无奈的还得是专业人士,当然,熟悉赵飞的人也看出他的不对劲。

    “赵飞好像有些不正常……”陶晚晴忽然向方天洪低估了一声。

    方天洪也看出来了,擂台上的赵飞完全拼命的样子,只攻不守,全身都是空门,根本就没在意过各种破绽露出来。

    方天洪甚至觉得他对上这种状态的赵飞都可以赢下来,毕竟破绽一抓一大把,他有各种办法制胜。

    与很多人一样,他无法体会陆鸿的难处,因为他们不知道赵飞此时的力量有多么的巨大!

    陶晚晴观察得更仔细一些,她发现赵飞陷入了疯魔的状态,那一声声大吼,连声音都沙哑了,听起来非常恐怖。

    这哪里是擂台比武啊,简直像是陆鸿与他有夺妻之仇、杀父之恨一样,恨不得把对方撕碎!

    “难道说赵飞输红了眼,只能拼命了?”陶晚晴只能这样猜测,然而转念一想不对,拼命的人无法持久,可赵飞这一阵攻势都维持了快十分钟,气势和攻势依然没有弱下去的迹象。

    这就很不正常了!

    “千万别出事呀……”陶晚晴喃喃自语,也不知道是为谁期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