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答应还是拒绝?
    赵非休克了?

    陆鸿完全懵逼。

    他只是在赵非的肚子上打了一拳而已,你说你呕吐还说得过去。没打中心脏,你说你休克了,玩我的吧?

    陆鸿当即怀疑赵非在假装昏迷博同情了。

    “不对!”陆鸿忽然想起一个问题,那就是这里是医科大,随便拎出一个学生都能有一手医学常识。何况空手道社团成员学武出身,对于擂台上出现的紧急状况肯定很有把握。

    是伤是残是昏迷是休克,他们也能观察的出来。

    这人现在不喊赵非受伤了,也不说赵非昏迷了,而是直接喊“休克”,那么他肯定是经过仔细观察才下的判断,不然不会叫出如此专业而拗口的名词。

    陆鸿也不敢怠慢了,赶紧转身跑向赵非,他自然是不愿意赵非出什么状况的,不然还不知道要出什么幺蛾子呢。

    想当初把教官林毅打晕都惊动了政务处主任王飞,如果这场比武闹出休克或者更严重的身残问题,那估计他陆鸿就要遭受口诛笔伐了。

    “你干什么?”当陆鸿靠近躺在地上的赵非,那个上来搀扶他的男生顿时一脸警惕,大喝一声,伸手护住赵非,以为陆鸿要对昏迷中的赵非下手呢。

    陆鸿哭笑不得,说:“我给他看看。”

    “你?”男生还是很怀疑,断然摇头,“不用了!”

    陆鸿有些郁闷了,他是真的想帮忙好不好。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赵非的状况,果然有些不大妙,自打倒地那一刻起,赵非别说站起来了,连坐都没坐起来过。

    此刻赵非的脸色早已苍白如纸,满脸大喊,嘴唇发青,双眼紧闭,浑身颤抖抽搐,一点意识都没有。

    之前陆鸿以为他只是因为身体疼痛颤抖而已,现在看来,真有中度休克的症状。意识,呼吸,心率,都完全紊乱了。如果救治不及时,说不定就变为重度休克,那就有性命之忧了。

    如今的情况就是必须提高赵非的血压,恢复他的循环系统,让心率正常稳定,从而使他的身体也稳定下来。

    如果说不借助工具也不借助药物就提升血压,寻常人根本做不出来,陆鸿却偏偏拥有这样的手段。

    这就是他为何急着上来帮忙的原因,他觉得自己最适合!

    可惜,空手道社团的人不是这样想的。

    刚才那个男生的叫声招来了注意,又有几个空手道成员跳上了擂台。

    连陶晚晴也上来了,她身后跟着保镖式的方天洪。

    因为比武已经结束,此时大厅的观众陆续散去,现场一片嘈杂,也相当混乱。

    留下来的大多是空手道成员,他们正满腔沮丧和悲愤,看到陆鸿好像还在擂台搞什么,他们以为对方是在羞辱赵非,全都义愤填膺,纷纷围在擂台周围。

    下面水泄不通,可以这么说,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只要他们的会长一声令下,他们就要陆鸿好看!

    “怎么了?”陶晚晴脸色不善地盯着陆鸿,问的却是蹲地上搀扶赵非的成员。

    该男生如实以告。

    陶晚晴闻言急了:“那还等什么,赶紧送赵师兄去医院呀!”

    说着,她低头看赵非,只见他脸色都青了,嘴唇发白,毫无血色,手脚抽搐,浑身汗如雨下,昏迷不醒。

    陶晚晴吓了一跳,她从没见过赵非如此模样,简直像丢了半条命一样,也许整条也快没了。

    “快送医院!”陶晚晴吼了一句,吆喝着众人抬赵非下擂台。

    “如果我是你们,就不会轻易去动这样的病人。”陆鸿忽然出声打断陶晚晴的话。

    陶晚晴恼怒瞪着他,粉脸大怒:“这没你的事!你还敢说什么病人,要不是你,他会这样?”

    陆鸿摇头说道:“我一拳还不至于把他打成这样。”

    陶晚晴冷笑:“不是你难道是我吗?”

    陆鸿很认真地说道:“我想我能猜到是什么原因。”

    “我没空和你废话!”陶晚晴嫌弃地挥手让陆鸿一边呆着去,她着手要让人去缓解一下赵非的症状。

    陆鸿瞄了一眼赵非,很明白地说道:“陶会长,赵非是用力过猛,严重虚脱,导致身体器官功能急速衰退。他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血压越来越低,如果不稳定下来,等你送他到医院,估计也没救了。”

    “你又唬我?”陶晚晴大为不悦,“不过是一场比武而已,哪怕艰苦卓越,以赵师兄的体能也不至于如此脱力。”

    陆鸿耸耸肩,他当然不会在此刻说什么赵非服用激素导致出现如今的后遗症。

    别说人家听了信不信的问题,只要环顾四周,看看空手道社团成员一脸不善的看着他,就可以预知说赵非服药的后果了——这些人肯定当他陆鸿得志便猖狂,赢下比武不算,竟然还抹黑他们尊敬的赵师兄!

    是可忍,孰不可忍!

    到时说不定人家就不讲什么江湖规矩了,直接上来轮了再说!

    不想招惹麻烦的陆鸿只好叹一口气,非常诚恳地对陶晚晴说道:“陶会长,如果你信得过我,我可以帮你缓解一下赵非的症状。”

    “你?”陶晚晴一脸嫌弃,怀疑陆鸿的企图。他这算什么,表现自己的大度,还是猫哭耗子呢?

    陆鸿点头说道:“别的不敢说,让他平安抵达医院还是可以的。”说着,陆鸿晃了晃双手,“我什么都不用,对赵非也没什么损失,不是吗?你何不死马当活马医?”

    “赵师兄还没死呢!你别诅咒他!”陶晚晴大为不满。

    陆鸿耸耸肩,道:“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也应该相信王主任几分吧。他都信我的医术呢。”

    一听陆鸿提到姨丈王飞,陶晚晴顿时犹豫了,实在是赵非的状态她都看不下去了,担心真的出什么大问题。

    “会长,你做什么啊,这家伙是我们空手道大仇人,怎么能信他?”听了那么久,方天洪真的忍不住了,特别是看到陶晚晴竟然有答应陆鸿帮忙医治赵非的迹象。

    一个大一新生,竟然大言不惭说空手治疗一个即将重度休克的人?

    开什么玩笑!

    就算想赵非死也不能如此作践他呀!

    方天洪一发话,旁边那些成员也纷纷叫嚷,坚决不让陆鸿靠近赵非,当然,他们也不敢轻易去动赵非了,只能等救护车过来。

    陆鸿却深知拿主意的人是陶晚晴,他也只与陶晚晴解释:“陶会长,你是想让赵非安然抵达医院呢,还是想让他先进医院的急诊抢救室,就看你的意思了,决定权在你手上。”

    “不能啊,会长,这家伙不怀好意呢!”

    “会长,我们不能输了还丢人,让胜利者来作践赵师兄,这算什么事!”

    “会长,我坚决反对,我们就等医生过来就行了!”

    陶晚晴还没说话,周围就是一片反对的声音,让她更为难了,看看众人,又看看陆鸿,脸色复杂得紧。

    答应?还是拒绝?

    陶大校花落入了两难的境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