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你们不懂中医的神奇
    砰砰砰!

    陆鸿砸击赵非胸口的动作既迅速又猛烈,把躺在地上的赵非锤得身体连跳,就像一个人临死前的抽搐一样,直看得众人胆战心惊又目瞪口呆。

    所有人都以为陆鸿是在借机报复赵非,而不是什么救治。

    赵非本来就要休克过去,都只剩半条命了,还被人在胸口心窝来这么猛烈的几下,还能活命么?

    这是不死也残的节奏啊。

    所以,他们觉得赵非要完蛋!

    一旦赵非出了事,作为肇事者的陆鸿,岂不是也跟着完蛋?

    最让空手道社团成员恐惧的是,赵非是在他们眼皮底下出事的,而陆鸿也是他们眼睁睁看着“行凶”的,出了那么大的事,他们能没有责任吗?

    肯定有!学校追究起来,所有人都落不得好。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人纷纷大喊陆鸿住手,可惜却来不及了。

    唯有反应最快的陶晚晴行动最敏捷,她从陆鸿身后冲过去,整个人扑在陆鸿神上,死死抱住他的肩膀,把他整个人从地上拉了起来,令他远离赵非。

    这一刻,陶晚晴爆发出绝无仅有的力量,像是把陆鸿整个人抱起来一样。

    陆鸿没想到会被突然袭击,一时手脚无措,特别是陶晚晴整个人压着他的背部,让他感受到对方身前高耸的柔软,还有两人接触时闻到的女性特有的清香……

    陆鸿瞬间有酥软的感觉,此生从未有过的感受从心头弥漫开来。

    那是什么感觉呢?刺激,紧张,快感……纷至沓来,陆鸿整个人都有酥酥麻麻的感觉,使他失去了行动的能力了。

    不然的话,他这么可能会被陶晚晴得手呢,哪怕被箍住了肩膀,他一样有一百种方法反制对方。

    实在是陶晚晴的身体太过于曼妙了,高耸的柔软,弹性十足的双手,嫩滑的肌肤,蛇一般的柳腰……虽然只是前身一贴,却让陆鸿真真正正感受到女性的魅力。

    那冲击对陆鸿是前所未有的,多年苦练童子功,他连与女性过多接近的心思都不敢生起,更别说有肌肤的亲密接触了。

    虽然给人看病时搭过美女的脉门,但那毕竟是治病,哪怕心思绮丽,也能很快就纠正过来。

    今天却是身体来一个全方位的接触啊,陆鸿是一点经验都没有,更是被心里的刺激与快感冲击得头脑都晕乎了,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迷糊中,陆鸿突然听到陶晚晴的哭腔在喊道:“陆鸿,你疯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是要害死我们吗?”

    回过神来,陆鸿恢复了理智,肩膀一沉,身体一抖,把陶晚晴的双手从自己的肩膀处震开,紧接着一个旋转,从陶晚晴的身上脱离,与她保持了两步以上的距离。

    深吸一口气,陆鸿抛掉脑海中不应该有的遐思,缓缓回头,却看见陶晚晴双眼喷火式地看着他,一脸的激动与悲愤,好像他与她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样。

    再看四周,一样的,陆鸿也从空手道其他社员身上看到了一种要杀人的神情。

    淡淡一笑,陆鸿轻声对陶晚晴说道:“陶会长,你既然答应让我治赵非,那你就应该信任我。你突然把我拉开,算几个意思?”

    “信任?”陶晚晴肺都要气炸了,她对陆鸿谈不上信任,只不过是看赵非形势危急,她没有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对陆鸿至多只是半信半疑。

    事实却让陶晚晴无比后悔了,早知道她就不应该相信陆鸿!

    她既懊恼又悔恨,她就不应该信这个神棍一样的家伙!

    “我让你治,不是让你谋财害命!”陶晚晴吼了起来,双目有些发红,不知道是想哭呢,还是因为生气而激动导致的。

    “我确实是在治啊。”陆鸿很无辜地说道。

    “你还狡辩!”陶晚晴更怒了,双眼依然不放过陆鸿,锐利地盯着他,好像要用眼神把他大卸八块一样,正生气间,发觉好像有人扯她的衣摆,低头一看,确实有一只手在牵扯着。

    顺着这只手看过去,看见方天洪那欲言又止的神情,陶晚晴不由得不耐烦喝道:“干什么!”

    “会长……”方天洪就像害羞的小媳妇见不得生人一样,看看陆鸿,又看看陶晚晴,十足不敢确定的表情,最后才鼓起勇气说下去,“会长,你看看赵师兄……”

    “看什么看!”陶晚晴脱口说道,“都什么时候,你还有心思理别的事?赶紧想想怎么善后吧!等等……你说谁?”

    “赵师兄。”方天洪挠挠头说道,“他好像恢复过来了。”

    “嗯?”陶晚晴愣住。

    什么叫赵师兄恢复过来了?

    猛然,陶晚晴反应过来,脑袋一扭,看向地上的赵非。

    赵非依然是躺在地上,没有任何动静——就是没有任何动静才让陶晚晴警醒过来,刚才赵非还浑身抽搐了,现在一动也不动,代表什么?

    陶晚晴瞧得很仔细,能发现赵非脸上渐渐恢复了寻常的颜色,不再是苍白恐怖的脸容了,也不再是汗出如浆的状态,胸口起伏有序,呼吸显得很悠长。

    这是……睡着的样子?

    “真的恢复了?”陶晚晴再一次懵了。

    她那些社员也是一样的表情,渐渐的,他们回过神来,缓缓转头看向一旁的陆鸿。

    他们总算意识过来:陆鸿刚才那些动作,真的对赵非起作用了!

    但是他们还是不明白其中的底细,更想不明白为什么撸一下手臂和锤几下胸口就能让一个快休克过去的人稳定下来。

    他们希望陆鸿能给一个答案。

    面对众人希冀而古怪的目光,陆鸿面色淡然,平静地说道“他脱力虚脱,器官功能衰竭,血压直线下降,按照你们西医的办法,只能先上肾上腺素。我呢,帮他推血过宫,重击他的心脏,心脏就像个水泵,刺激之后可以加快血液流动,结果证明我做的没有错,他确实稳定下来了。不是吗?”

    谁能说不是呢?

    众人面面相觑。

    陆鸿又说了一句:“解释太多也没有用,这是我们中医特有的推拿手法,这就是你们口中没有用处的中医的神奇之处!我想我说了你们也不懂。”

    众人脸色唰的一下红了,既羞,且怒。

    “我只是帮赵非稳定下来而已,他虚脱得太厉害,你们赶紧送他去医院吧,好生治疗,也许不会留下后遗症。”轻飘飘说完,陆鸿挥挥手手转身下擂台走了,大有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姿态。

    一派高手的风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