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植物人
    “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当听到赵非在医院昏迷了好几天一直没有苏醒,连医生都要怀疑他是否成植物人的时候,最高兴的莫过于李钰李大公子了。

    他才不管赵非是否因为要对付陆鸿与他站在过同一条战线上,更不理会对方的死活,他从中只看到了对自己有利的一面。

    与当时用陆鸿打晕林毅这事来做文章一样,李钰在看到赵非被打倒在擂台上需要救护车送医之后,他也起了同样的心思,那就是再次利用赵非倒下的事给陆鸿找麻烦。

    什么麻烦?

    陆鸿连续把人打进医院,学校领导怎么说都要过问了吧?

    哪怕不能让陆鸿伤筋动骨,给他找不自在,让他麻烦缠身,那也是值得他李钰高兴的事。

    没想到啊,赵非竟然有成植物人的可能——这对李钰来说,简直就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

    再也没有比这更容易让他兴风作浪的事了!

    一个学生,把另外一个学生打成植物人,哪怕是擂台比武,总要做出一个交代吧?

    按照李钰的打算,这事就算不能把陆鸿定性为残暴的凶手送进监狱,那也要学校做出处罚决定。当然,最理想的状态就是开出陆鸿!

    “我让你在学校没有容身之地!”李钰对陆鸿的怨念已经充斥了他的身心,成为他的一个执念,一个魔障,永远都走不出来了。

    “这次你死定了,陆鸿!”李钰信心十足,特别是当他想到陆鸿还在擂台赛后给赵非进行了一次“治疗”,就更让他有做文章的**了。

    “你一个没有行医资格的大一新生,在人家赵非晕倒之后,还在他身上折腾,又是拍又是锤的,你想做什么,谋财害命吗?”李钰嘿嘿怪笑。

    这就是把柄啊,是陆鸿送上来的把柄,如果他不用好这把柄,他李大公子这些年就白活了。

    “这次我要让你永世不得翻身!”李钰发出誓言。

    之后,他开始上下活动,再次活跃在学校领导层之间。

    ……

    对于赵非昏迷不醒,最为担忧的莫过于陶晚晴。

    不是因为她对赵非有什么特殊的感情,而是她必须站在更高层次的角度看问题。她毕竟是医科大空手道社团的会长,而且这次比武也和她有关系,最后甚至可以说是她组织的也不为过。

    试问赵非出了问题,她能没有责任吗?

    陶晚晴都不敢想象一旦赵非真的从此昏迷不醒,她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情况了,比如说学校方面的态度,以及来自赵非家庭的压力。

    植物人?

    想想都可怕!

    陶晚晴甚至都没有理由去埋怨陆鸿了,只能怪自己:“如果我不同意这比武,那就不会……”

    可惜这世界永远都没有“如果”的假设能成真,所以陶晚晴只能继续担忧下去,还好她是学医的,当日跟着送赵非去医院,也与医生讨论过病情。

    按理说,赵非的脑电波图还活跃着,不像植物人的那样杂散,正常情况下,赵非应该可以醒过来。

    严格来说,赵非只是昏迷不醒,还没有达到植物人的地步。然而他就是醒不过来,在医院躺了三天,都没有动静,完全靠输液维持过来。

    “难道说陆鸿在赵非身上做了什么手脚?”陶晚晴只能这样怀疑,赵非倒下后,只有陆鸿在他身上“鼓捣”过一阵,虽然是打着救急的名义,但陆鸿与赵非又仇啊。

    既然有仇,那么一切恶意都应该可以揣测了。

    “如果病人当时真的是要休克,情况确实很危急,能稳定下来是一件非常幸运之事。他送到医院的时候,除了昏迷,身体状态很平稳。应该说救急是有作用的。”分析赵非病情的时候,医生又这样告诉陶晚晴,使的她不能深入怀疑陆鸿。

    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赵非能醒过来,随着时间的流逝,她能感受到的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也就更大了。

    诚如陶晚晴所担心的那样,赵非在医院昏迷不醒的消息渐渐在医科大校园流传开来,而且说什么的都有:

    “听说了吗?之前那个什么擂台比武,有人被打成植物人了。植物人啊,这被子就这样完蛋了。”

    “不可能吧,比武而已,无非是耍些手脚功夫,又不是重量级的拳击!”

    “这位兄弟你就不懂了吧,虽然是比武,但是也得看对象啊。你知道陆鸿不?不知道?你也太陋了!就是这些天流传的那个功夫高手啊,据说他能在空中使身体转弯呢。对对对,就是他!他是有前科的人,你忘了?之前说一拳把教官打晕的人就是他呀!”

    “就是他?太残暴了吧?”

    “何止残暴,简直没有人性!据说他仗着功夫高强,到处挑衅别人,空手道社团的赵非看不过去,与他约战,就这样被他打成植物人了。”

    “吓?看来以后要远离这样危险之人啊。话说,比个武而已,把人打成植物人,这事学校要怎么处理?要怎么办?”

    “谁知道呢!看着办呗!”

    “真牛叉……”

    传言对陆鸿越来越不利。

    301宿舍内,钟歌看完一些网上声讨陆鸿的帖子,气得暴跳如雷:“简直胡说八道,一派胡言!明明是他们来挑衅我们陆老大的,怎么现在成了我们没有理了?”

    说完,钟歌又一脸后怕:“陆老大,你确定你真没打中赵非的脑袋?”

    “我已经说过三十遍了,真没打中脑袋,最后一拳是在肚子上!”陆鸿很不耐烦说道。

    话说他也很委屈的好不好,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赵非是怎么回事了。都是服药后的后遗症!

    然而他也奇怪,一般说来,兴奋剂这类禁药的后遗症作用于器官,比如肾脏和肝脏,又或者肌肉筋骨。

    如果说赵非器官功能衰竭,比如之前的休克,都是正常的症状;或者肌肉无力,要躺床上一些日子才能起来,也是应有之义。

    可什么时候吃点兴奋药让人成植物人了?

    “那赵非不会是装的,想讹我们或者要陷害陆老大吧?”钟歌恼怒猜测。

    陆鸿也怀疑有这个因素的存在,毕竟赵非身后站着一个算计他的李钰,这家伙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装的话能一连装好几天?”这时候马文说话了,“据说医生对他的情况也很疑惑不解,一直都在研究他呢。”

    陆鸿与钟歌面面相觑。

    “要不我去看看?”陆鸿说这话的意图是说他想凭着自己的医术去帮赵非“看一看”什么毛病。

    钟歌与马文却听成陆鸿是想去打探消息,两人齐声说道:“别!你就别去刺激人家了!”

    陆鸿苦笑说道:“我只怕有些事情要无中生有越闹越大呀。”

    马文埋怨说道:“我早就叫你们息事宁人的,能不动手就不动手。你看,现在出事了吧?”

    钟歌白他一眼:“得了吧,你就别马后炮了!”

    “难道我说错了吗?”马文反问。

    钟歌不理他,转而对陆鸿说道:“要不我到医院走一趟,看看具体什么情况?”

    陆鸿刚想说话,这时候他手机响了,拿出来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愣了一下,继而苦笑对钟歌说道:“看来你不用去了。”

    “为什么?”

    陆鸿摇了摇手机,叹气说道:“我想麻烦自己上门来了。”

    手机上,显示这“王飞”两字个。

    正是医科大掌管学校政务的王飞王大主任。

    正如陆鸿所预料的那样,电话一接通,就听到王飞紧张而无奈的声音说道:“陆鸿,你赶紧来我办公室一趟,要出事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