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学校的态度
    陆鸿很快就赶到了王飞的办公室。

    政务处王大主任的办公地方此时正如外面之人所传的那样,严肃,压抑,紧张,不可名状。

    只因王飞脸色阴沉,陆鸿进了室内还发现他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眉心都竖成了一道痕迹,像极了二郎神的那第三只眼。

    他双眼凝神,凝重肃穆,连带这眉心的皱纹一起注视陆鸿,把后者看得心头惴惴。

    之前王飞一句“要出事了”,陆鸿就意识到不妙,这也是他急忙赶来的原因。

    不用问陆鸿也能知道,王飞所说的出事,肯定是因为赵非那边的问题。

    所以,陆鸿一进门也不客套,直接问道:“王主任,你叫我来是因为赵非的事?他现在怎么样了?”

    “小陆啊,你……”王飞很痛惜的语气,“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们武术社团比武什么的,我们虽然不严禁,但也不支持,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就是因为怕出事啊!一出事就是大麻烦!你看,现在出事了吧?”

    陆鸿小心地问:“他到底怎么样了?”

    王飞从抽屉抽出一叠资料,递到陆鸿面前,说:“你自己看。”

    陆鸿低头一看,是一些图画,确切地说,是心电图,还有一些报告,他顿时懵了,看不懂啊。

    “这是赵非的诊断报告。”王飞解释说道。

    陆鸿有些尴尬,诚然,他医术不差,也能治病,甚至比很多医生都要擅长治一些疑难杂症,但是,那是相对中医来说的。

    现在你给心电图,又给一些满是专业术语的诊断报告,他能看得懂才怪!

    这也是他为什么要来大学学习的原因,就是希望能接触更专业更系统的医疗知识,提高自己的综合能力。

    他是学中医没错,对自己的医术也很自信,不过该有的西医常识还是要有的,不然总发生现在这种拿到报告一头雾水的状况,那多尴尬啊。

    王飞突然察觉陆鸿尴尬的地方,一拍脑袋,说:“你看看,你才大一,看不懂这些……你直接看诊断语吧。”

    陆鸿连忙翻到最后,果然每份报告都有医生的诊断判词,一致的说法是病人身体机能变化大,特别是心脏和肝脏,很多功能出了问题,比中老年人还要不如。

    不过原因也很明显,应该是劳累过度,肌肉劳损所致。另外,血液检查那一栏里,还查出一些激素的存在,怀疑是兴奋剂之类的东西。

    看到这里,陆鸿点点头,医院的机器还是很靠谱的,虽然没有说明是哪类型的兴奋剂,却注明是激素一类的东西。

    很明显,他们都认为赵非作为一个武术运动员,可能服用了兴奋剂之类的药物。

    然而,这依然不能排除陆鸿的嫌疑,那就是赵非一直昏迷不醒!

    最为重要的是,对于他昏迷的原因,医生做了很多检查,最后只能下一个论断:不明。

    是的,原因不明!

    ct之类的检查显示,赵非的大脑并没有病变,没有震荡,没有溢血的阴影,应该不是外力重击造成的。

    本来,这能为陆鸿证明清白,可就是这个不明原因,造成赵非的脑电波异常,有时比常人的要激烈,有时又比常人要迟缓,很混乱,也很复杂,人也就此不醒。

    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陆鸿是不是在他身上做了什么手脚,换句话说,陆鸿到底做了什么,把赵非打成了这样!

    看完诊断,陆鸿猛地抬头,大叫冤枉:“王主任,我就在他肚子上打了一拳,没理由昏迷好几天的。你也看到报告了,他血液里有兴奋激素,说不定是服药造成的后遗症呢?”

    王飞苦笑:“你说这有什么用?什么兴奋剂会让人醒不过来?谁都看到他在擂台上与你对战时生龙活虎的。”

    陆鸿沉吟了一下,觉得不用对王飞隐瞒,于是就把“1号激素”的事情说了出来。

    “什么?”王飞听完大为吃惊,人也站了起来,神情凝重,“一种超出常人想象的禁药,可以让人的力量提升两三倍以上?你说谁给的?李……”

    “李钰。”陆鸿强调说道。

    王飞摸摸额头,说:“好像有点印象了,就是之前告你状的那个学生?”

    “对,他和我有矛盾。他曾经唆使过教官要教训我。”陆鸿彻底把林毅给卖了,“那个教官心里过不去,觉得委屈了我,这次就是他主动把1号激素的事情透露给我的。”

    王飞镇定下来,慢慢坐回座位,说道:“小陆,你说的事,确实很重要,但是,禁药这东西,不是我们学校的事情,也不归我们管呀,更不是我们应该涉足的领域。再说,你有证据吗?就算你能说动那教官帮你证明,你又能证明赵非的昏迷是因为服药,而不是你造成的?”

    “我……”

    “小陆!”王飞打断陆鸿的话,“当务之急,是要让赵非醒过来,只要人没事,一切都可以说是武术社团的比武切磋,那你就没有什么责任了。”

    陆鸿听出他的弦外之音,问道:“王主任的意思是说,学校要拿我当挡箭牌?”

    王飞无奈说道:“这事现在闹得沸沸扬扬,学校领导迫于压力,召开了一次会议,就是商议如何处理此事。压力来自两方面,一是上级领导,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听说了此事,询问具体的情况……”

    “肯定是李钰的花招!”陆鸿断然说道,现在只要是有对他不好的消息,他都认定是李钰折腾出来的。

    王飞苦笑说道:“不管是谁,总之赵非现在昏迷在医院好几天了,这是事实!另外一个压力就是赵非的家属,他们要我们给他一个说法,不然就告我们学校管理不善。学校哪里愿意打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官司呀。所以……”

    “所以学校的说法就是推我出去,要我负责?”陆鸿大为不满。

    虽然不是职业竞技,但明明是学校武术社团的比武切磋,是在学校允许的范围之内的。

    比武切磋,受个伤什么的不是很正常吗?

    陆鸿早就打听过了,以往出现伤残这类事情,一般都是学校出面周旋,比如赔偿医药费,或者补偿费什么的。

    如果把责任推到学生头上,那也不用开什么兴趣社团了,直接禁止就行。武术这类东西,靠的就是身体和技艺,本身就存在风险。

    医科大还怕风险吗?别说武术,扎个针都能死人呢,如果怕这怕那,还不如早早关门算了。

    医院每年都有医患纠纷,有的甚至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赔钱这事更是做得顺溜。医科大虽然不是医院,却也有这一套系统存在。

    陆鸿不满的地方就在于,凭什么以前都是学校抗责任,这一次却要他负责?

    肯定是李钰在其中起了作用!

    陆鸿怀疑有些学校领导是李钰方面的人,针对他呢!

    “小陆,你现在不要纠结学校的态度,我们也是被逼无奈!”王飞安抚说道,“在会上我为你说话了,说你们是公平切磋,而且有视频证明你没有下死手,没理由让你负责。有的领导认同我的说法,不过也有不认同的。”

    “那现在是什么态度,什么情况?”陆鸿直接问道。

    王飞苦笑说道:“先安抚赵非的家属,此外,查明赵非昏迷的原因,再看怎么处理你。”

    陆鸿还是不满:“意思是说,如果赵非继续昏迷下去,你们扛不住压力,就拿我开刀?”

    王飞一脸歉意,只得说道:“你放心,我一定帮你,争取最好的结果。”

    陆鸿撇撇嘴,不说话。

    最好的结果……呵呵了!

    什么叫最好的结果,不开出,可留校,却要处分?

    陆鸿却是什么处分都不想背,他不背这黑锅!

    深吸一口气,陆鸿问道:“王主任,赵非现在在哪个医院?”

    王飞愣了一下,脱口问道:“你想做什么?”

    “别人都在我头上磨刀霍霍了,我得想办法自救啊!”陆鸿满脸不爽。

    “你要做什么?”王飞又问。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