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没有头绪
    陆鸿还是第一次在医院看到赵非如此模样:苍白的脸孔,血色全无,连嘴唇都是白的,人一动也不动,就躺在床上,毫无生气。

    话说陆鸿也还是第一次在医院如此仔细地打量病人。

    什么心电图,什么脑电波,各种仪器显示的数据和图画,他全看不懂。

    这个时候,他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和一双手。

    眼睛是用来察言观色的,手是用来切脉与治病的。

    望闻问切,正当此时!

    按照陆鸿目前所观察到的情况,赵非的脸色完全是脱力所致,显示他很虚弱,这应该是吃药的后遗症。

    至于为什么不醒过来,那就要好生检查了。

    正当陆鸿搓搓手要行动的当儿,陶晚晴与王飞全都聚拢到他的身边,眼睛眨也不眨,盯着陆鸿,仔细看他的动作。

    特别是陶晚晴,那是相当的紧张,生怕陆鸿又来一些她无法接受的动作——话说在擂台上,陆鸿那抡起拳头砸赵非胸口的急救动作,吓得她心儿都要跳出嗓子来,事后想想一脸的后怕,双脚都有些软了。

    现在她当然生怕陆鸿又来一些惊天动地的举动,话说她已经无法承受那种惊吓了。所以,她盯得仔细,就是想在陆鸿有什么不轨举动之前阻止他。

    王飞没有外甥女的遭遇,对此并没有多大的感受,他虽然也紧张,不过更多是为陆鸿担心而已,他怕陆鸿也束手无策,那他就真不知道该如何帮陆鸿了。

    虽然他是医科大的主人,也是领导之一,不过在学校领导层面还做不了主,只是一个中层领导罢了。

    如果学校领导要推陆鸿出去当替罪羊,他就算怎么呼喊,估计作用也不大的。但是当事人是陆鸿,如果他不帮忙,王大主任心里又过不去,怎么说陆鸿都是帮过他的人,他还做不到看到恩人受难无动于衷的地步。

    所以,他现在的紧张更多是希望看到陆鸿施展高超的手段,把赵非弄醒过来——一如当日陆鸿在他面前展现立竿见影的中医手法一样。

    “就看你的了,小陆!”王飞心里祈祷。

    陆鸿倒是平静许多了,这是他当年养成的境界,无论是练武层面,还是学医层面,面对对手或者病人,他首先要做的事都是平心静气。

    心有静气,方有格局。陆鸿所学的武术,算是道家一脉,就是要讲究以静制动。医术也差不多,如果不能心平气和,又怎么体会人体细微的变化呢?

    西医治病讲究检查,检查什么呢,还不是细菌病毒,乃至细胞的变异——微小到这个境界,可见要求有多么精细。

    中医没有那些精密的仪器,对医者的要求可就更高了,因为中医认为人体得病,更多是由“气”引起的。伤寒感冒,是邪气造成;其他内脏,更是气的淤积,气血不通……

    而要把握气的变化,人如果没有达到心静的境界,又怎么去捕捉异常呢?

    面对病人,心如止水,别说吹皱春水那么大的波动了,就连一片落叶掉在水里荡漾出的波纹,都要感受得一清二楚。

    高明的医者,通过望闻问切来捕捉一切异常。

    其中,切脉是最具体最形象也是最基本的要求。

    陆鸿在华老头的操练下,切脉的功夫非常不俗,虽然只有十年的功力,不过有名师指导比常人的效果要好得多。

    他现在只能通过外表察觉赵非虚弱而已,至于为什么昏迷,那只能通过切脉来诊断了。

    很轻巧,也很纯熟,更有节奏和美感,陆鸿的右手的三根手指搭上了赵非的手腕脉门。

    陆鸿慢慢闭上眼睛,细细体悟。

    “呼!”当看到陆鸿只是切脉,动作寻常,陶晚晴总算长松了一口气,心头的大石落了回去,有一种要谢天谢地的感觉。

    这时候她才有闲情去打量诊断中的陆鸿,目光随陆鸿的双手上移,落在了他的脸上。

    陆鸿一脸是肃穆,前所未有的认真浮现在他的脸上,没有皱眉,也没有担忧。

    静如止水,轻轻的切脉,静静的听脉。

    然而就是这股认真,极其反常,就好像与他年纪不相符合的老成神情笼罩一样,让人忍不住心中一动,多看了几眼。

    陶晚晴发誓从没想过一个认真的男人会这么好看——是的,是好看,这是一种优美,欣赏美是人类的天性,就是纯粹的欣赏而已,不带一丝杂念。

    陆鸿现在在她的眼中,就极其优雅,优美,好看……

    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辞来形容的姿态。

    “这家伙也不算一无是处嘛。”陶晚晴心里感叹了一声,对陆鸿的怨气稍微轻了一些。

    没的不说,陆鸿能认真帮赵非查看身体,本身就让人无法说三道四了。

    另外一边,王飞就静悄悄候着,远远看着陆鸿,不吱声,也不去打扰。他见多识广,知道此时安静是对治病之人的最大的尊重。

    他内心只有一个声音:“陆鸿,你不要让我失望啊,得看出一些什么来,不然的话……”

    不然什么已经不用多说了,陆鸿的后果如何,就看他自己的了。

    陆鸿呢?

    手指搭在赵非的脉门一分钟之后,陆鸿微微侧头,如果仔细看的话,他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些。

    不过他还是不说话,换了赵非的另一只手,继续切脉。

    还是很安静地去听,细细体悟。

    这一次,陆鸿切得更久了,足足有两分钟之多,最后才慢慢放下赵非的手。

    他沉默不说话,一脸才古怪,以及不解。

    王飞看出了陆鸿犹豫的神色,心下有些发凉,忙问:“小陆,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这个……”陆鸿苦笑一下。

    “赵非是怎么回事?”陶晚晴也追问。

    陆鸿不说话了。

    王飞更急:“小陆,你快说啊!”

    陆鸿尴尬了,他还能说啥呢?

    他能说他没发现赵非昏迷不醒的原因吗?

    切了半天脉,他是真的一点头绪都没有啊!

    这真的很不科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