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昏迷病情的辨证
    “这不科学!”陆鸿给赵非的病情下了很无奈的论断。

    因为他竟然也无法判断出赵非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鸿觉得之前他有些冤枉赵非的主治医生了,在来医院之前,他认为医院养了一帮庸医,连个昏迷都查不清楚原因,简直就是吃干饭的。

    现在好了,他亲自把脉,仔细给赵非诊断了半天,得出的结果和那些医生差不多:莫名其妙!

    赵非这一段日子的昏迷,让人摸不着头脑,找不出具体的原因来。

    昏迷在西医怎么表述,陆鸿还不算很清楚,不过能猜想得出来,无非是脑部受到重创,导致大脑功能出现了异常,人昏迷不醒,脑电波肯定能很清楚地表述出来。

    可赵非脑电波是没有问题的,血压之类的也都正常,除了脱力导致身体机能衰弱一些外,没有一处地方能和他的昏迷扯上关系。

    陆鸿对自己的诊断水平很自信,他觉得西医不行,那就用中医的手法来给赵非诊断一番。

    哪想到结果让他大为郁闷。

    “不应该啊……”陆鸿眉头皱了起来,低声嘀咕。

    陶晚晴耳尖,听出了陆鸿的不淡定,问道:“陆鸿,你行不行的,赵非到底怎么回事?”

    陆鸿看着陶晚晴与王飞,有些尴尬。

    王飞见状心里七上八下,不敢客气了,说道:“小陆,到底是什么情况?你都查出什么来了?”

    陆鸿苦笑连连,道:“中医上对于昏迷的说法你们应该都听说过,比如说是神昏,昏愤,昏厥。真要辩证,大概分为两种,一种是闭证,一种是脱证。闭证呢,说的是郁为气不舒,冒为神昏不清。意思就是说,气郁结不清,多为热证,主治的办法多为开窍散热,醒脑宁神。而脱证呢,则是阴阳虚脱,不省人事,是虚症,主治的办法就要固本培养阳,滋阴调和。”

    陆鸿一大堆专业术语说了一大通,把两人听得一脸发懵。

    当他们听到陆鸿停下来,陶晚晴赶紧说道:“得了,你就别卖弄了,赶紧说,是什么问题,该怎么治。”

    陆鸿还是苦笑,道:“如果是闭证,我可以按照《神门经》里的治法,先给他水沟、临泣、合谷等穴位来一下针灸,为他疏散郁气;如果是脱证,就可以在三里、大敦等穴位上针灸几下,为他开窍闭脱。”

    “那你赶紧治啊!”王飞见陆鸿说得头头是道,连治疗办法都说来了,而且还是他领教过的针灸手段,不由催促陆鸿开始施展。

    陆鸿却摊手说道:“问题是赵非既不是闭证,也不是脱证。”

    “什么意思?”王飞愣了一下。

    陆鸿不说话。

    陶晚晴却反应过来,轻蔑瞥了陆鸿一眼,道:“姓陆的,你叽叽歪歪说了半天,最后是要告诉我们,你也查不出赵非怎么了,所以根本无法治吗?”

    陆鸿讪笑,尴尬低头,有些憋屈,想他跟着华老头这等神人学了十年的医术,还精通神秘典籍《药王典》等医书,竟然会对一个小小的昏迷束手无策!

    实在是赵非的情况太特殊了,他好几天昏迷不醒,西医脑电波检测却不是植物人状态;而中医也不再昏迷的范畴之内,陆鸿能治才怪呢!

    见陆鸿承认,陶晚晴更没好气了,逐客说道:“既然你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就请回吧,别在这磨蹭,你在这里影响不好!”

    王飞不死心问道:“小陆,真的没办法了?”

    “要不我再仔细检查检查?”陆鸿建议,中医可不单诊脉这种手段而已,还有很多办法检查病人的身体。

    “你还要折腾?”陶晚晴闻言不满了,跳起来,一脸的怒气,“姨丈,我早就说过这家伙只会装神弄鬼,也就只有你信他有什么高超的医术。我看他给你治,也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而已!现在好了,他被人揭穿了,你还要信吗?”

    王飞皱眉说道:“晚晴,你胡说八道什么。现在那么多医生专家会诊,还依靠那么多先进的仪器,都查不清赵非的情况,你让陆鸿只凭几根手指头查出来吗?”

    陶晚晴哼道:“你就维护他吧!谁叫他一脸臭屁而来,还真以为他是什么世外高人必然手到擒来呢!”

    陆鸿有些脸红了,硬气说道:“我再看看吧。”

    说完,他不理陶晚晴的反应,再一次靠近赵非。

    “你……”陶晚晴想阻止,却被她的姨丈王飞拉住。

    “姨丈!”

    “再给小陆一次机会吧。”王飞只能这样劝。

    陶晚晴咬了咬红唇,跺了跺脚,虽不以为然,却也没上前去阻止,只站在一旁,仔细盯着陆鸿,一如刚才那样,提防陆鸿对赵非暴起发难。

    这一次陆鸿不诊脉了,他先是看着赵非苍白的脸容沉吟了十几秒,继而才伸手去撑开对方的眼皮看瞳孔。

    “咦?”只是一看而已,陆鸿就发现不对的地方:赵非的眼珠子光泽不灭,在他撑开眼皮的时候,眼珠子还跟着动了好几下。

    这就诡异了,一个人陷入了几天的昏迷状态,按理说精气神都开始紧闭,没理由眼珠子还有神光,更别说动起来。

    陆鸿以为自己看错了,又撑开赵非另外一只眼睛观察情况,一如刚才所看到的那样,赵非的眼珠子在转动!

    也就是说,赵非人虽昏迷不醒,神识却很清楚?

    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说是……”陆鸿当然不会怀疑赵非在装昏迷,这不大可能,没有人能在那么多医生和那么多仪器的检查下连续假装昏迷几天。

    如果有,那都不叫演技了,那叫神技!

    陆鸿隐约有了判断,不过他还不敢确定,需进一步诊断。

    他来到床位,先开辈子,露出赵非的两条腿来,紧接着,他拿出随身携带的小盒子,快速打开,慢慢抽出一根细小的银针来。

    “你做什么!”陶晚晴尖叫一声。

    王飞也吓了一跳,忙道:“小陆,你这就开始治了?不给我们说说病因和方案?”

    陶晚晴却上前一步推开陆鸿,重新给赵非盖回被子,之后才回头怒瞪陆鸿,喝道:“有你这样毛躁的医生吗?你这算什么,一言不合就动手?就算要治疗,你也得先给我们说清楚。”

    “都别急,都别急,有话好好说……”王飞生怕两人又闹掰,赶紧出声做和事佬,“小陆啊,你先和我们说说是什么情况呗。只要没问题,我想晚晴是不会阻止你给赵非同学治病的。是不是,晚晴?”

    陶晚晴极其不情愿说道:“那得看他能不能说服我。”

    陆鸿却轻笑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开始给赵非治疗了?我只是想深入检查一番而已。”

    “检查?”

    “深入?”

    两人有些发懵,什么检查要掏出针来?

    怪恐怖的好不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