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校花是心药?
    “小陆,你找到办法了?”

    惊呼出声的是王飞,最为担心陆鸿不能解决眼前的困境的就是王大主任了,当听到陆鸿说有唤醒赵非办法,他整个人跳起来,双眼放光。

    最期待听到这句话的也莫过于他了。

    “小陆,什么办法,快说说!”王飞催促说道。

    陶晚晴则相对怀疑,狐疑看了一眼陆鸿,不相信问道:“陆鸿,你确定你有办法,不是乱来?说吧,你想怎么治??”

    陆鸿发现两人期待的神色,赶紧摇头说道:“不是治,是唤醒。说法不一样,方法自然也不一样。我刚才说了,这不是药石可治的病症。这是潜意识的问题,是心病的问题,心病就要心药医。”

    “你什么意思?”陶晚晴愈发觉得陆鸿不靠谱了。

    “也许你会觉得很玄乎。不过你最好试一下我的方法。”陆鸿目光炯亮看着陶晚晴,先打了一个预防针,才继续说下去,“陶会长,我说你是解铃人,并不是胡诌而已。对于赵非来说,你就是最大的心药。”

    “我?”陶晚晴指着自己,一脸不敢相信,“你……要让我做什么?”

    “心药!也就是解铃人!”陆鸿强调说道。

    陶晚晴呵的一声笑了:“陆鸿,你疯了吧?”

    陆鸿苦笑说道:“你看,你根本不相信我。”

    陶晚晴冷哼一声,转而对王飞说道:“姨丈,这就是你相信的什么神医,这就是你找来给赵非看病的人?他竟然说我是药?是我听错了,还是他疯了?”

    王飞不说话,只好拿眼去看陆鸿,等待他的解释。

    陆鸿也很想解释清楚,快速说道:“我们一切动作的前提是确定我的诊断无误。按照我的诊断结果,我说赵非身体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他的昏迷,是他潜意识在作祟,是心理问题。吃药打针都没有用,那只能通过语言刺激来唤醒他了。”

    “我姑且认可你的言辞,毕竟确实有不少植物人被人唤醒,但那都是亲属长期不懈坚持下来的结果。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陶晚晴一副很认真的表情。

    王飞也担忧说道:“是啊,小陆,我们等不起啊!”

    陆鸿摇头说道:“我们刚才试过了,赵非是有意识的,只是不愿意醒来而已。刚才我扎了他两针,我现在都笃定他甚至可以隐约听到我们在说什么。也就是说,他能感应到身边发生的事情!”

    “然后呢?”陶晚晴问道。

    “然后就要你出马了。”陆鸿指了指陶晚晴,“我刚才也说了,赵非不愿意醒来是两个原因,一是禁药问题,另外一个就是输给我的面子问题。这两个原因不解决,哪怕是亲属也无法短期内唤醒他。”

    陶晚晴气急反笑,道:“你以为我就能解决?”

    陆鸿耸耸肩说道:“首先,你和他说禁药问题不会有人追究,你以空手道社团的名义维护他,让他放心。接着,你说你不介意他输给我,这是非战之罪,你依然认可他空手道社团第一高手的地位。最后,你刺激刺激他,说只要他现在醒来,可以考虑接受他的追求。”

    陶晚晴与王飞面面相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说几句话就能唤醒一个昏迷好几天的病人?这不单不科学,都快玄幻了!也太儿戏了吧!

    特别是陶晚晴,一脸看傻子的样子看着陆鸿,半晌才说道:“你说他听得到,你现在把话都说完了,他还醒来,岂不是把他当傻子忽悠吗?”

    陆鸿笑道:“我只是说他依稀感应到外面发生的情况而已,不代表我们在这里说点话他都听得一清二楚,他毕竟是自我意识封闭,陷入了潜意识的昏迷状态之中,相当于把自我的那扇门给关闭了,你想让他听清楚你说什么,至少要到窗边和他说呀。也就是说,你得到他耳边,深情地,深沉地,动情地,有感染力有煽动力地和他说。”

    “我不说!”哪怕是陆鸿解释清楚了,陶晚晴还是猛地摇头拒绝。

    “为什么?”陆鸿不解。

    陶晚晴白陆鸿一眼,道:“我不觉得说这些傻话有什么作用。”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陆鸿问。

    “太傻了,要说你就去说,反正我不说!”陶晚晴不为所动。

    陆鸿来气了:“说你是心药,是解铃人,那是因为他一直想追求你,你在他心中有很高的地位。不是随便阿猫阿狗都能有做个功效的!”

    “功效?”陶晚晴气更大,“你把我当什么了,真把我当药了?我是人,不是任你摆布的什么东西!”

    陆鸿没想到陶晚晴反应这么大,吓了一跳,不知所措,只能看向王飞求救。

    王飞轻咳一声,站出来说话:“晚晴啊,既然小陆拿出了办法,为了赵非同学着想,你试试也无妨嘛。当然,那什么答应追求的话你可以不说,除了前面两点,其他你都可以斟酌。”

    陶晚晴不说话了,神情有些松动。

    陆鸿终于恍然,他总算明白陶晚晴为什么要拒绝了,原来是第三点说辞的原因!

    想想也是他的失策与冒失,人家一个女孩子家,你教她拿答应追求的话来忽悠一个昏迷之人,肯定难以情啊。

    想明白之后,陆鸿也赶紧说道:“对对,陶会长,你就说两点就行了。还请陶会长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以前的冒失,帮我一回,把赵非同学唤醒过来,让我度过这次难关。拜托了!”

    陆鸿双手合十,放低了姿态,一副祈求的样子。

    陶晚晴猛翻白眼,哼了一声,心理却是得到了很大的满足,拿捏说道:“既然你说道这份上,那我就试试吧。我先声明,我只负责说,不负责效果。”

    陆鸿连连点头:“那是那是。只要陶会长肯说,我相信绝对有效果的,一次不行可以说两三次的嘛。”

    “什么?两三次?”陶晚晴跳了起来,脸色涨红:“你当这是演戏排练吗?”

    陆鸿苦笑:“随便个病,也没有吃一次药就好的呀。”

    陶晚晴咬咬牙,瞪着陆鸿,狠狠点头,道:“行,我就依你!如果没有效,看我怎么收拾你!”

    陆鸿连笑:“肯定有效果的!”

    陶晚晴不再说话,推开陆鸿,走到床头,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面对昏睡的赵非。

    陆鸿与王飞相视一眼,慢慢退到床尾,远远看着。

    陶晚晴此时心中既无奈又羞愤,不敢看旁边的两人,只是直直盯着赵非,坐了一会,才深吸一口气,把陆鸿交代的话用低沉又清晰的语音对着赵非说了出来:

    “赵师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