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刺激
    陶晚晴发誓,她是真的认认真真按照陆鸿所提醒的那样,完完全全对躺病床上的赵非说了好一顿违心之言。

    确实是违心之言啊,虽然为难,但陶大校花还是按陆鸿的吩咐,全都说了出来。

    当然,要有多少感情,那就完全是无稽之谈了。

    无论是以空手道社团的名义让大家忽略掉兴奋剂的事,还是依然对赵非这个空手道社团第一高手保持尊敬,都让陶晚晴无比恶心。

    第一点就不用说了,只是业余比武而已,竟然服用禁药,还有比这更恶心的事吗?

    你服也就罢了,最后竟然还输掉比武!这是让大家更笑话他们空手道社团啊!

    如果是按往常的规矩,面对这种败坏空手道社团名誉的人,早就开除了事。哪里还会维护?

    第二点就更让人说多了都是泪:连输两场给陆鸿,什么第一高手还有什么意义吗?

    说实在的,陶晚晴这几天都有些心灰意冷,都不想做这个空手道社团的社长了。如果不是因为赵非昏迷,加上现在是空手道社团最艰难的时刻,陶大校花说不定都请辞了。

    现在,她忍住恶心,说与自己本心南辕北辙的话,岂能舒服!

    说完,见赵非一点反应都没有,陶晚晴顿时跳起来,怒视陆鸿:“姓陆的,我照你的说了,一点效果都没有!”

    陆鸿哭丧着脸说道:“我的姑奶奶,你能不能说得有感情一点?你就像在例行公事,别说一个昏迷之人,正常人听了也没反应啊。”

    “你……”

    “晚晴,再试试。”王飞打断陶晚晴要反驳的话,“别耽误时间,说不定赵非的父母快回来了,到时候我们无法交代啊。再说刚才小陆不是说要试两三次吗?”

    陶晚晴不能不给自家姨丈这个面子,重新坐下,深吸一口气,酝酿了一阵情绪,这才缓缓说道:

    “赵师兄,我知道你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空手道的荣誉,你是为了打败敌人才服药的,我们都不怪你,只会更感激你……你快点醒过来吧,让我们重新为空手道社团的未来而努力……”

    这一次陶晚晴说得有感情多了,也许是真的想到空手道社团如今的艰难处境,不由动情,不说是声情并茂吧,却也说的很诚恳了。

    陆鸿低声向王飞说道:“王主任,你看一下,赵非的眼睛是不是又在动?”

    王飞仔细一瞧,诚然,赵非虽然紧闭双眼,不过眼皮底下一阵滚动,想来是眼珠子在翻动了。

    “小陆,这是什么意思?”王飞问。

    陆鸿一副得道仙人的模样,笃定说道:“这说明赵非在仔细听陶会长的话,有反应啊。”

    王飞惊喜不已:“这么说真能醒过来?”

    “这个么……”陆鸿很想说但愿的,却感觉有些泄气,只能一指陶晚晴,岔开话题,“听陶会长说下去。”

    王飞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走了。

    只听到陶晚晴一声长叹之后,又继续说下去:“赵师兄,现在我们空手道社团处境苦难,很多人都在传言我们虚有其表,一点战力都没有。总之没有你的镇压,好多武术社团都开始挑衅我们了,要挑战我们的地位。你也知道,除了你,我们最高的段位就是黑带三段,无法应付他们的挑战呀。你快点醒吧,有你在,他们都不敢放肆的……”

    陆鸿听得猛翻白眼,他总觉得陶晚晴这翻说辞是在指桑骂槐,句句诛心,好像都是在说他陆某人啊!

    不过不得不说,这翻话说得更让人悱恻了,那个心酸,那个悲惨,那个无奈——陶大校花都快成杨白劳了!

    “小陆,你看,赵非反应更大了!”王飞愈发惊喜。

    陆鸿也看到了,在陶晚晴说到动情处,语气低沉伤感的时候,赵非不单眼珠子在转动,连嘴角都在抽动了,还有眉毛也皱在一起,像是很难受,又像是很恼怒。

    那表情,真叫一个丰富啊!

    “要醒了吗?”王飞忍不住问。

    “嘘!”陆鸿竖指在嘴,示意王飞耐心等待。

    陶晚晴也发现了赵非的变化,情知到了关键时刻,她也开始紧张起来,却不敢松懈,脱口就说:“赵师兄,你对我是什么心意我都知道,你想追我的话,那就要拿出男子汉气概来。你这样昏迷不醒,能抵什么事?难道你不想重新做那个永远都自信满满的赵非,那个让很多女生崇拜尖叫的男生吗?你再不醒,搞不好我就被别的男生吸引过去了……”

    也许是一时嘴快,又也许是真的太投入了,之前陶晚晴所抗拒的陆鸿提出的第三点——色诱赵非,给他许空诺,画大饼——她都在此刻说了一些。

    越说陶晚晴越羞,脸色无比涨红,为了让赵非醒过来,她可以说是下了血本!

    此时,赵非的反应更大,三人都看出他的鼻头冒汗了,这说明他的心理波动更大。

    “加把劲!”王飞暗暗为陶晚晴加油。

    “有作用了?”陶晚晴眼睛一亮,嘴上不敢停下来,又重新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

    等第三遍说完,赵非除了眉头耸动外,依然不见苏醒的痕迹!

    “怎么回事?”陆鸿看得一阵眼直,觉得赵非的反应实在是奇怪。

    三遍说完,陶晚晴终于不愿意再重复了,嚯的一下站起来,猛然转身,死死盯着陆鸿,上前两步,来到陆鸿面前,咬牙切齿说道:“姓陆的,说好的人醒过来呢?你是不是想说还不够,还要我继续说下去?我看我说道喉咙着火都没用!”

    “这……”陆鸿讪讪,挠了挠脑袋,“不应该啊!”

    “什么不应该!”陶晚晴一副你不给我解释清楚我就与你拼命的样子,“事实是没有用!”

    王飞也一副爱莫能助地向陆鸿摊手。

    陆鸿也是仔细看了赵非一阵,才说道:“刚才他心理反应确实很大,应该是有很大的刺激性的,按理说他就算不会立刻清醒过来,睁一下眼还是应该的。”

    “你的意思是说他现在睡着了么?”陶晚晴冷笑,说出一个冷笑话。

    陆鸿不说话了,绕着赵非走了一圈,先是在他脸上仔细观察一阵,继而又抓起他的手腕把了一下脉,甚至还翻起赵非的眼皮看了一下瞳孔。

    半晌之后,陆鸿突然又拿出他的小盒子,从中抽出细长的银针,回头对两人笑道:“看来我们还要给赵同学更大的刺激才能让他醒过来嘛!”

    “更大的刺激?”

    陶晚晴先是疑惑,继而觉得不安,因为她从陆鸿脸上看到的笑容有些诡异。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