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意外
    “陆鸿,你要干什么?”

    陶晚晴不愧是最警惕陆鸿的人,一看到他笑得瘆人,立刻喝问。

    王飞却以为陆鸿找到治赵非的法子了,不然也不会再一次掏出银针来,赶紧追问:“小陆,你想清楚要怎么做了?”

    陆鸿瞥了一眼静静不动的赵非,再回头对两人说:“我确实有些眉目了,我打算试一下。”

    陶晚晴还是不放心,道:“还是老规矩,你先说清楚,我们看靠不靠谱。”

    陆鸿耸耸肩,说:“这次我是真的说不清楚了。”

    “什么?”陶晚晴满脸奇怪,继而摇头说道,“你不说清楚谁会同意你在别人身上乱扎针!”

    陆鸿叹一口气说道:“该说的我刚才都说完了,我们的赵非同学需要的是刺激。”

    “我已经刺激过他了!”陶晚晴脸上尽是不满的神情。

    陆鸿点点头,道:“没错,你刺激过了,而且还是连续好几次。我觉得赵非也接收到这个刺激的信号了,刚才他身体的反应非常激烈。按照我的估计,他就算还无法立刻清醒过来,也能苏醒一下。”

    “问题是他什么反应都没有!”陶晚晴强调。

    陆鸿扬了扬手中的银针,笑道:“所以我得给他更大的刺激,让他醒过来。你不用拒绝,你拒绝也没用……再说了,我只是在他手上来几针罢了,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你……”

    “小陆,只是扎手?”王飞看两人又要闹掰,赶紧把话题扯回正道。

    “保证只是在他手上下针。”陆鸿一脸的笑意。

    “不会出什么大乱子?”王飞又问。

    陆鸿再次保证:“又不扎他的血管,再坏的结果也不过是在他手臂上留个小孔子罢了。”

    王飞摸摸点头,转头对陶晚晴说道:“晚晴,你也听到了,只是扎手而已,比打针还轻呢,你就不要纠结什么原理病理了。再说了,你在旁边看着,有什么事情你可以中断阻止的嘛。”

    陶晚晴闻言这才不说话。

    陆鸿轻笑一声,一手拎银针,一手抬起赵非的左手,正要下针,倏地,嘎的一声,原本紧闭的房门突然打开了。

    三人被吓了一跳,放眼看去,从门外走进来两个人。

    一见来人,王飞与陶晚晴相视一眼,心里猛然叫了一声:“坏了!完蛋了!”

    这是一对中年男女,大约四十多年纪。

    男的一身正装,打扮干练,此时一脸严肃,眉头紧蹙,显得有些不愉快。

    女的一身贵气,手提一个高档皮包,像极了一个贵妇,她进来的时候嘴上有话,喃喃说着什么,像是对男子发着牢骚。

    他们一进来,看到里面有三个人,也颇为意外,怔了一下,最后拿眼去看陶晚晴,想要她介绍介绍。

    陶晚晴脸色红一阵白一阵,颇为心虚地瞄了陆鸿一眼,最后硬着头皮说话:“叔叔阿姨,你们回来了?”

    这话一出,陆鸿顿时明白过来,眼前这两人就是赵非的父母了!

    据说人家正找人向学校施压,要学校严肃处理他陆鸿呢,这也是他陆鸿主动来诊治赵非的最大原因。

    刚才王飞确认两人出去了,他们才偷偷摸摸进了病房,现在倒好,冤家路窄,人家回来了,他们正好撞上!

    还有比这个更尴尬的事情吗?

    王飞也有些慌了,赵非的父母也许认不出他来,因为他只是跟着学校接待过两人一次而已,不过他却能一眼认出对方来。

    陆鸿是他趁两人不在带进来的,现在怎么有被人当场捉贼的味道呢?

    两人尴尬之时,陶晚晴已经硬着头皮为赵非赵母介绍了王飞。当听到王飞是学校主任,两人还客套了一番。

    他们以为陶晚晴紧接着会介绍另外一个年轻人,当等了一下,发现陶晚晴沉默,不由奇怪,目光也随之转移到陆鸿身上。

    “咦?”当他们看到陆鸿一手拿起自家儿子赵非的手,另一手拎着一根又长又细的银针,两人不由大为意外,脸色都变了。

    特别是赵母,更是一脸的惊愕与怒容,指着陆鸿大喝说道:“你是谁,你在做什么?”

    陆鸿哪怕把心态修炼得水波不兴,此时也一时无措,不知该如何应对。

    王飞与陶晚晴更不用说了,感觉脑仁都疼了,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你放开我儿子!”赵母想冲过去从陆鸿的魔爪中解救自家儿子。

    “赵太太,冷静,冷静。”王飞作为主任,应该有的担待还是有的,他横在陆鸿面前,阻挡了赵母的袭击。

    赵母被拦,一脸震惊看着王飞:“你做什么,你拦我做什么,那是我儿子!”

    赵父此时也上前,一脸的不悦,盯着王飞说道:“王主任,你这算什么?你们到底在搞什么!”

    陶晚晴上来劝解说道:“叔叔,阿姨,你们冷静一下,先听我们说……”

    “你以为我们是瞎子吗,还是以为我们很傻?”赵父冷着脸指着陆鸿,“这家伙拿着针要做什么,是要在我们赵非身上扎下去吗?你们这是要搞什么中医治疗吗?你们问过我们的主意没有?还有,他是谁,这么年轻,是哪里的医生吗?”

    赵父很聪明,一眼看出陆鸿没有跟脚的由来。说医生,太年轻了,而且也没有穿白大褂。如果不是医生,那么问题来了,他凭什么要扎自己的儿子?

    陆鸿不知道该怎么说,王飞很尴尬,他们都只能把目光放到陶晚晴身上,让她解释。

    陶晚晴更是万分为难,好半晌才说道:“叔叔,阿姨,他们也只是想来帮忙而已。我们并没有对赵非师兄做什么,也不敢说治疗,只是想刺激刺激他,让他醒过来而已。”

    “刺激?”赵父赵母一脸的怀疑。

    “哪有刺激病人的道理!”赵母一口喝问。

    陶晚晴只能说实话,解释说道:“陆鸿说赵非师兄昏迷是因为心理的问题,只能通过刺激来唤醒他,所以陆鸿……”

    “等等!”赵父打断了陶晚晴的言辞,看了看她,目光转到陆鸿身上,指着陆鸿问道,“你刚才说什么陆鸿,就是他?他叫陆鸿?那个把我儿子打昏迷了好几天的流氓陆鸿?”

    赵母也反应过来,尖叫一声,对陆鸿怒目而视,喊道:“天杀的!你就是陆鸿!你把我儿子赔给我!”

    说着,张牙舞爪要去手撕陆鸿。

    王飞再一次把她拦住,劝解说道:“赵太太,有话好好说。”

    “说你妹!”赵母无法冷静,愈发愤怒,揪住王大主任的衣领想要把他推开,“你给我滚开,我要找这陆鸿算账!”

    王飞自然是不让。

    旁边的赵父气得浑身发抖,激动无比,指着陶晚晴说道:“丫头,我们信任你,让你帮忙照顾赵非,你倒好,把打晕他的仇人放进来,还让他做什么治疗,我看你是疯了!”

    陶晚晴无法反驳,她也觉得自己疯了,竟然信了陆鸿的鬼话!

    赵父继续说道:“现在我们回来了,你们还敢拦着,真当我们好欺负吗?行,我现在就去找医院的领导,我看你们怎么收拾!你们以为一个学校主任就可以随便放肆了吗?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他把矛头指向了王飞,言下之意,要王飞对此事负责。

    这就很严重了,一个医科大学的主任,带着一个没有行医资格的学生偷偷到医院病房给人家治什么病,这简直就是要砸饭碗的节奏啊。

    轻一点的结果是被免职,严重的说不定要丢工作,甚至要负起法律责任。

    王飞脸都绿了,感觉被陆鸿害死了。

    陶晚晴也恨透了陆鸿,杀他的心都有了,等等——当陶晚晴看向陆鸿的时候,她惊讶地发现此时的陆鸿不单没有想着怎么息事宁人,竟然还火上添油——他划起手,拎着银针,迅速地刺向了赵非的中指的指尖……

    “陆鸿!”陶晚晴大惊失色,失魂落魄,大叫一声。

    其他三人被陶晚晴的叫声所吸引,随着她的目光看向陆鸿,也察觉到了陆鸿的动作。

    “小陆,不要!”王飞瞪着眼睛大叫。

    “住手!”赵父怒吼一声。

    “放开我儿子!”赵母扑了上去。

    然而都迟了,嗤的一下,银针狠狠刺入了赵非的中指。

    “完了!”陶晚晴感觉无比悲愤。

    “遭了!”王飞脸都白了。

    突然,“啊”的一声大叫,本来平躺在病床上的赵非整个人弹了起来,笔直坐在床上。

    这一刻,除了陆鸿,所有人的动作都僵住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