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一针的效果和真相
    赵非是“嗖”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的,好像诈尸一般,简直吓死人了。

    病房内的好几个人都被他吓了一跳,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特别是赵非的母亲,那扑过去的动作硬生生戛然而止,就像被人掐住了一样。

    “痛啊!”坐起来的赵非嘴上大喊一声,不停地搓弄他被针扎的手指,眉毛都凑在了一起,痛得眼泪都来了。

    陆鸿满意地收起银针,似笑非笑看了赵非一眼,道:“你总算醒了!”

    是的,总算!

    陆鸿虽然脸上是笃定的表情,不过心里却偷偷松了一口气,如果赵非再不醒过来,他都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毕竟人家赵非父母就在面前,而且还没有征得人家的同意,就擅自下针,不说出什么差错吧,就是赵非没有醒过来,那估计人家也是不依不饶的。

    好在赵非如他所料,彻底醒过来了,那就一切都能说得过去了。

    果然,看见赵非醒过来,他的父母都无比激动,忘了声讨陆鸿的事情。

    赵母更为迅速,扑到赵非身边,哭着嗓子大喊:“我的儿啊,你总算醒了,你吓死妈妈了你知道吗!”

    赵父也不甘落后,奔到赵非身边关切问道:“小非,你感觉怎么样,没事了吧?”

    “爸,妈……”赵非呜咽不已,却说不出话来。

    “醒来就好,醒来就好!”赵母抱住赵非,也不愿意他多说话,还扶着他躺下,“来,躺下,别坐着,好好休息。死家伙,你还愣在这里干嘛,赶紧去叫医生啊,让他们过来给小非检查一下!”

    最后她是笑骂自己的丈夫了。

    赵父唯唯诺诺:“对对对,我这就去!”说完,也不敢怠慢,招呼也不打一下,跑出了病房。

    另外一边,王飞愣愣看着眼睛睁眼说话的赵非,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他也终于能长出一口气了!

    “终于醒来了,不容易啊……”王飞都几乎要热泪盈眶了,不是为眼前这一家子劫后余生抱头痛哭而感动,而是为自己逃过一劫而激动。

    刚才陆鸿不顾大家的阻拦强硬扎赵非的手指,可把王飞吓得三魂六魄都散了,差点背过气晕倒下去。

    他以为自己要被陆鸿玩完,他努力那么多年的成果都会在今日付诸东流。

    正在亡魂大冒的时候,赵非大叫着醒过来,王飞虽然也惊吓不已,不过却更多是惊喜。

    与陆鸿的心思一样,王大主任也是这么想的:只要赵非醒过来,那就一切都好说了,解释的理由可以找出成千上万,最终的结果都是好的。我们做事不都这样么,只求结果,不论过程。

    今天也一样!

    陶晚晴与她姨丈的想法就有些出入,她惊喜过后,就忍不住想赵非怎么会突然醒过来了?

    陆鸿所说的更大的刺激就是扎一针吗?

    如果扎扎针就能醒过来,那之前多扎几针就行了,又何必麻烦到现在,甚至都拖延到人家赵非父母回来与之发生冲突呢?

    陶大校花想不通这个问题,却又忍不住想知道答案,她一直说陆鸿装神弄鬼,如今愈发觉得对方的神秘了。

    关键是这神秘化为神奇,真的让赵非醒过来,那就让人不得不服了。

    目光先是在赵非身上打量,确定他是真的情形过来,除了人有点虚弱,意识是清晰的,能认出人来,说话也有逻辑,可见并没有其他很大的后遗症。

    等确定这一点,陶晚晴的视线就转移到陆鸿身上来,上下扫视,恨不得自己的眼睛就是x光,能把人里里外外看得通透。

    然而,陶晚晴很失望,此时的陆鸿一脸平静,她看不出深浅来。

    “陆鸿……”陶晚晴叫了一声,想让陆鸿解释。

    陆鸿却是走到王飞身边,低声说道:“王主任,事情已经解决,我先回去了。”

    王飞一愣,继而说道:“那我送你回去。”

    “不!”陆鸿摆手阻止,意味深长地说,“这里还需要王主任呢。”

    “需要我?”王飞又是一愣,不过顺着陆鸿的目光看了看紧握赵非的手轻声说话的赵母,他顿时明白过来。

    是啊,这里的事情还需要他收尾呢!至少,得给人家一个完满的解释。

    别的不说,赵父已经去找医生了,到时候如何解释清楚,还得看他王飞的功力,毕竟陶晚晴太年轻,说话没有分量,人家不会信服。

    不信服,或者说说话的技巧不够,又如何帮陆鸿脱罪呢?

    今天陆鸿冒险至此,不就是为了解决他与赵非之间的矛盾么?现在赵非已经醒来,是时候把他陆鸿从事故的责任中摘出去了。

    陆鸿毕竟是打伤赵非的罪魁祸首,他留在此处,等赵父赵母反应过来,只怕还会发生冲突,那就大大不美了。

    说话得有分量,还能解释清楚,又能帮助陆鸿,这里能做此事的,唯他王大主任一人而已!

    “小陆,你放心,这里有我。”王飞拍拍陆鸿的肩膀,宽慰说道。

    陆鸿没有辜负他的信任,也不枉他冒险与之闯进病房,他这个学生是真的用自己的本事挽回了危急的局势。

    这一刻,王飞对陆鸿生起了盲目的信任!

    陆鸿不愿意多呆,二话不说,告别王飞,也出了病房。

    陶晚晴看着陆鸿的背影,跺了跺脚,咬咬嘴唇,也追着出去了。王飞就是想拦下她也来不及,只好期待自家的外甥女别又和陆鸿杠上。

    陶晚晴亲历陆鸿“救人”的手段,倒是不敢放肆了,她追出去,完全是想弄明白其中的“原理”罢了。

    “陆鸿!”一出房门,陶晚晴就叫住走廊的陆鸿,三步并两步奔到他面前,明亮有神的双眼紧紧盯着陆鸿的深邃的眼睛,慢慢地问,“陆鸿,你告诉我,针扎中指到底有什么功效,为什么能让一个昏迷的人醒过来?”

    陆鸿看着陶晚晴充满球求知欲的双眼,悠悠说道:“你真的想知道?”

    “废话!不想知道,我追你干嘛?”

    陆鸿一副欠揍的表情,道:“我可不敢让我们的大校花追啊,我怕被人打。”

    陶晚晴情知失言,脸色一红,瞪着陆鸿说道:“我和你说正事,你别给我打马虎眼!”

    “我能不说么?”陆鸿问道。

    陶晚晴愣了一下,道:“为什么不能说?”

    “我怕会让你失望。”

    “失望?为什么”陶晚晴更是不解。

    陆鸿先是叹气,继而轻笑一声说道:“也许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或者说我是多想了。”

    “嗯?”

    陆鸿继续说道:“你不是说扎中指有什么作用吗?对心脏是有些作用,如果配合推血手法,可以刺激心脏。不过嘛,那是对血压低的人有效。你的赵师兄血压是正常的。”

    “那你……”陶晚晴震惊了。

    陆鸿耸耸肩:“为什么还扎他中指?很简单,让他痛而已。”

    “痛?”

    “你没发现我那一针扎得很深吗,都进去一厘米了!所谓十指连心,那是说指尖可以疼得心都痛了。最后结果你也看到了,你赵师兄大叫着痛跳起来。呵呵!”

    “你的意思是说……”陶晚晴觉得自己说话都艰难了许多,特别是陆鸿那意味深长的“呵呵”口气,更是让她的心莫名一紧。

    紧紧盯着陆鸿的眼睛,陶晚晴说出猜测:“陆鸿,你是说赵非是被痛醒的?”

    陆鸿语气愈发悠长了:“其实我也很想说自己是一个大神医,杏林圣手,技艺高超,一针可救人命。然而,事实是我只是赌了一把而已。就那么一针,如果赵非没有醒,那我就真是无能为力。”

    “赌……”陶晚晴被震住了,樱唇大张,不敢置信地看着陆鸿。

    “真相就是这样。”陆鸿笑笑,挥挥手算是告别,转身继续往前走。

    他需要在赵父回来之前离开此处。

    陶晚晴站在走廊,看着陆鸿远去,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转角,这才回过神来。

    “真相……”陶大校花喃喃自语,“陆鸿,真相是什么,你是猜的,还是你早就明白了呢?真相,赵非……呵!”

    最后,陶晚晴是自嘲一笑。

    她不蠢,相反,她还很聪明,作为一个医科大学的高材生,她的智商自然是不用怀疑的;能当上一个学校社团的会长,情商也是不容置疑的。

    两商皆高,陆鸿虽然说得隐晦,陶晚晴却能想明白七八分——赵非被陆鸿一针扎醒,确实不是陆鸿医术有多高超,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赵非在她用言语刺激呼唤的时候已经醒过来了,但是他还装昏迷!

    也唯有这个理由,才能解释得清楚陆鸿一针扎醒了赵非的真相,一针下去,确实是痛入心扉,不醒才怪呢!

    想起陆鸿在赵非父母进来之前,上下仔细检查了赵非的身体,陶晚晴忍不住苦笑自语:“说是赌一把,其实你早就察觉赵非的状况了吧……陆鸿!赵非!”

    陶大校花有些咬牙切齿,觉得这两个男人太可恶了,这是把他们当猴耍呀!

    想到这里,陶晚晴怒气冲冲回到病房,想要质问赵非。

    然而她前脚才进,赵父带着医生后脚就跟进来了,他们要查清赵非的情况,还要搞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