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心镜松动
    “互不追究,就此相安无事?”陆鸿冷笑着连续念叨了好几次这话。

    时已是晚上,距离他从市一医院离开已经过去大半天。在陆鸿窝宿舍的这半天时间里,王飞为他与赵非之间的恩怨上下活动。

    就在刚刚,王飞满是欢喜地打电话告诉他,他除了成功说服赵非父母不再追究此事的责任外,也说服了学校领导,让他们不再纠结于要怎么处理他陆鸿。

    也就是说,此事揭过去了,就此翻篇。

    在王飞看来,这是值得大为欣喜之事,用他的话说就是:“小陆啊,这次实在是太惊险了,好在赵非及时醒来,不然学校都要处理你了。我回去的时候,他们正在讨论要给你什么处分。还好赵非醒了……幸事啊!”

    庆幸之余,王飞又循循善诱,让陆鸿今后小心行事,不要再随便出手打人了,毕竟他这次算是有前科了——而且还是两个前科,一个是打晕教官,一个是打晕赵非。

    如果再来一次,只怕学校不会再容忍他了。

    总之一句话,低调做人!

    陆鸿对此是非常不忿的!

    什么叫低调做人,他从始至终都没有高调过好不好,更没有主动挑衅过别人,无论是林毅,还是赵非,他都是被挑衅的一方,是被动应战。

    别人都踩他头上来了,难道他一声不吭默默忍受羞辱,才叫低调?

    这特么什么玩意!

    就像这次,明明是赵非的不对,而他陆鸿是有理的一方,凭什么要他负责任,学校又凭什么说要处理他?

    又不是他服用禁药,他也没打过赵非的脑袋,对方虚脱昏迷,关他陆鸿什么事?

    然而,人家不这样认为,人家就是一口咬定是他陆鸿的责任,要他负责,为此他还得拼命去给赵非治疗。治疗也就罢了,还要偷偷摸摸提心吊胆,不单要遭受别人的质问,还要忍受羞辱。

    如果赵非不是在最后一刻惊心动魄地醒来,他陆鸿就真的要背这个黑锅了!

    “凭什么!”

    陆鸿心中无比悲愤,一股抑郁的气息在胸腹之间郁结,怎么都排不出来。

    他不痛快至极!

    “就因为赵非家境好,人脉强,可以动用别的人给学校试压么?而学校就这样被压得不敢反抗?”陆鸿握紧了拳头,他第一次感到憋屈,也是第一次感到权势的美好。

    “陆老大,怎么了?”钟歌见陆鸿接了王主任的电话后,脸色难看,以为有什么坏消息,不由急切地发问,“王主任怎么说?”

    面对钟歌担心的脸庞,陆鸿把王飞的原话说了出来。

    “这是好事啊!”钟歌一拍手掌,长长松了一口气,笑容浮现在脸上,拍着陆鸿的肩膀说道,“陆老大,你这叫大难不死啊!好了,都没事了,你可以放心了。”

    陆鸿呵呵,他是可以放心,但他不甘心!

    “明明不是我的错,但最后却搞得我是千古罪人一样!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陆鸿怒极反笑。

    钟歌意外说道:“陆老大,你也太计较了吧?这事能有这样的结果,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我看人家王主任肯定花了大力气帮你化解,不然的话,就算赵非已经醒过来,他这昏迷好几天却是事实,怎么也要给你一个警告处分的!”

    “凭什么?”陆鸿再问。

    钟歌耸耸肩说道:“就凭人家赵非家里有人!学校为了消弭这事的不好影响,拿你出去顶罪,这不很正常吗?”

    “正常?”陆鸿冷笑,“我只感到悲哀!”

    钟歌这才认真对待陆鸿,看他脸色悲愤,顿时明白他是什么心态,抬起手搭在陆鸿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陆老大,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你何必自寻烦恼?看开一点吧,至少结果是好的。不是吗?”

    陆鸿沉默了半晌,缓缓抬头,盯着钟歌的眼睛,认真问道:“如果我家世比赵非还好,权势比赵非家还强,学校对此是不是屁都不敢放一个?”

    钟歌闻言一愣,继而苦笑说道:“陆老大,你别偏激嘛!多往好的方面想,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的。”

    陆鸿又是沉默,继而长叹一口气,道:“我这人一向不主动追求什么,不说与世无争,却也心态平和。可这个大学才上了一个月不到,就让我感觉以往的想法错得离谱。我是不争什么,但不代表别人就会不找我麻烦!”

    钟歌安慰说道:“你就别想太多了。”

    陆鸿面无表情,他能不想么!

    他不想招惹别人,但是别人不一定会轻易与他罢休呀。

    赵非可以不提,那个纨绔做派的公子哥李钰呢?以李大公子的脾性,会放过得罪他的人?

    陆鸿用脚趾头都可以想象得到李钰会继续与他计较的,像这次赵非昏迷时间的麻烦,更多就是李钰整出来的。

    如果不是李钰拿出什么1号激素来,赵非又怎么会有脱力的后遗症,又怎么会昏迷不醒呢?

    可以这么说,李钰与他陆鸿几乎可以说是死仇了。以前陆鸿觉得对方在现代社会的体制下,不敢明目张胆对他怎么样。

    然而,李钰躲在暗处施冷箭的行为,也颇为致命,一样让人防不胜防。

    陆鸿想反制,然而却想不出神不知鬼不觉的手段来。

    论武力,别说十个了,一百个李钰都不是陆鸿的对手,陆鸿可以轻易秒杀对方,甚至真的把对方给杀了,也没有什么难度。然而,施以暴力,看上去光明正大,却后患无穷,非智者所为。

    那么,如果在别人毫无觉察的情况下阴了对方呢?

    陆鸿从不自诩是什么正人君子,别人三番五次害他,他自然也想展开报复。陆鸿认为一旦他腹黑起来,自己都害怕,报复的手段自然不会轻巧,后果更是非常严重!

    以直报怨,这不正是孔圣人的主张么!

    “报复……”陆鸿暗自念叨,“如果我……”

    是的,炼精成气!

    陆鸿再一次对养生经的第二层境界无比渴望起来。

    而这一次,他的渴望与以前大大不同。以往,他更多只是想见识一下这一境界的威能而已,如今,他是无比渴望变成强者!

    唯有强者,才能不惧任何暗算,才有能力反制敌人!

    “变强!”陆鸿的心态忽然无比坚定起来,甚至于,就在这么一刹那间,他感到体内有一股非要宣泄出来的冲动不可!

    他想呐喊,想发飙,想发泄!

    这冲动不可遏制,从心里弥漫胸腔,再充斥小腹,最后贯注到丹田之处,搅动他古井不波的内丹田,从而形成一股滂湃的力量,震动了他整个身体。

    他的心镜,也随着丹田的震动而破壳,一种新生的充满了不可言说的力量在他的体内缓缓形成。

    返精,成气?

    这一刻,陆鸿惊喜莫名,他纠结了数年的无法突破境界的心境,忽然松动了。

    养生经第二层境界,炼精成气,赫然在望!

    陆鸿赶紧找地方开始修炼,他要趁热打铁,一举突破到第二层境界,练出元气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