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医院主任上门讨教
    “小陆吗?你好你好,我是市一医院心脑血科的主任李如文。”

    王飞办公室内,不待王主任介绍,旁边的中年人就站起来走向陆鸿,主动伸手,与他打招呼。

    一上来就表明了身份,而且还很严肃的样子,实在让陆鸿有些不大适应。

    愣了一会,陆鸿才与对方握手,一个劲地说:“李主任,幸会,幸会!”

    他也只能说幸会了,虽然是第一次与李如文见面,但陆鸿还是认出对方来了,正是前些天在赵非病房见过的医生。

    那时候陆鸿已经唤醒了赵非,赵父去找医生过来,来的正是李如文,当时陆鸿就听到王主任叫对方李主任,再后来……

    后来陆鸿怕起冲突,也怕人家追究责任,只能抛下王飞先遁了,留下王飞一个人在那里解释。

    事后王飞只说没事了,至于解释得怎么样,怎么解释,陆鸿并不了解内情。现在看来,“解释”得还不够啊,不然人家现在上门是怎么回事?

    说到底,陆鸿还是怕人家来追究的,毕竟他是主动跑到人家医院,属于无证行医。

    放在以前,这是上门踢馆的行为,是红果果的打脸举动。如果是在武术界,人家早就和你拼命了。

    医学界呢?只怕也不是好说话的主!

    所以,陆鸿面对李如文,有着淡淡的忐忑,只能小心陪着,放低态度。当然,也不好说太多话。

    他只好把心思都放在王飞身上,旁敲侧击问道:“王主任,你叫我来是有什么吩咐吗?”

    王飞呵的一笑,说:“我哪敢吩咐你啊,你这些天可都没有理我,连我电话都不接了!”

    “啊?”陆鸿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这些天他疯狂修炼,不是打坐调息,就是陷入冥想,而且大部分都是在宿舍外头,手机就扔在宿舍里,别说没听到了,就算是回去了也不会留意到手机有什么未接来电。

    这些日子,他算是彻底陷入了“疯狂”的境地,两耳不闻事,一心是潜修。

    “手机坏了……”陆鸿只能以这个理由来敷衍王飞了。

    王飞也不计较,只是似笑非笑看着陆鸿,这才指着李如文说道:“我找你没什么事,打你电话,也是因为李主任的吩咐。”

    “啊?”陆鸿又是惊呼一声。

    这就有点假了,和演戏差不多,说回来还是怕与李如文当面,总有头皮一硬的感觉啊。

    但是王飞都指名道姓了,陆鸿又只好转头面对李如文,直到看见李主任满脸笑容,这才稍微放心,小心地问:“李主任,是你有事找我?”

    李如文脸上的皱纹忽然皱得更紧,搓了搓手,叹气说道:“小陆同学,早些天我就请你们王主任找你,好让我们交流交流。可惜的是他说联系不上你,我有点不相信,今天只好自己找上门来了。冒昧的地方,还请见谅啊!”

    “哪里哪里,李主任客气了。”陆鸿嘴上客气,心里却猛然一紧。

    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李大主任虽然没有献殷勤,然而话却说得无比客气,这就相当于把他陆鸿捧得高高的。

    站得高,摔得疼!

    陆鸿生怕一不小心给摔死了,也只能客气回了,特别是李如文说“交流交流”,更是让他胆战心惊。

    交流什么,又是怎么交流?

    这都让陆鸿提心吊胆的,毕竟他是理亏在先,加上李如文又是长者,而且人家一上来又没有硬来,陆鸿也不好硬怼回去啊。

    一时紧张,陆鸿只好拿眼去看王飞,想让他赶紧说出个所以然来,也好早死早超生,免得受罪。

    然而王飞却好似没看到陆鸿的眼色一样,专心去伺候他桌面上的茶具,还悠然地泡了一小壶茶水,倒了两小杯,推倒李如文和陆鸿当面年轻,伸手示意他们品尝。

    陆鸿看得那个心痒痒啊,恨不得一杯茶水兜王飞脑袋上,有这样玩人的么!

    把他骗来此处,扔给李如文,就不理了!

    一边,李如文却好像没发觉陆鸿的尴尬,继续说道:“小陆同学,你的事迹我都听王主任说过了,对你呢也算是有了一点点的了解。这也是促使我今天来这里的最主要的原因。”

    “嗯……事迹?”陆鸿狐疑看了两人一眼,不明白指的是哪一出。

    话说他的光辉事迹太多了,比如一进学校就在军训的时候打晕了教官,又比如几次答应了空手道社团的人的比武要求,还把我们的赵非同学打得昏迷了好几天……这些事迹,是好是坏,那就要看个人理解了。

    陆鸿不知道李如文指的是什么,只能继续装傻,直听到李如文说“我今天来是想请小陆同学解惑和帮助的”,他才彻底放下心来。

    “解惑?帮助?”陆鸿松一口气的同时,好奇心也上来了,“李主任,您是主任,我只是学生,这两个词您说反了吧?由我这个年轻人来说还差不多。”

    李如文笑笑,感叹说道:“我们不兴客套的东西,作为医生,我们靠的是医术,既是术,那就和技艺的级别有关。技艺高超,那就是学习的对象。学有先后,术有专攻,达者为师,如是而已。”

    陆鸿闻言顿时一震,赶紧说道:“李主任过奖了,我不敢承受你的这些赞誉啊。”

    李如文瞄了一眼王飞,又对陆鸿说道:“小陆啊,你也甭客气,王主任对你的医术可是非常推崇的。如果说赵非的事你是蒙的,那么,王主任的神经衰弱呢,总不是蒙的吧?”

    “这事你也知道?”陆鸿大为惊奇,转头去看王飞,只见王大主任耸耸肩,表示他一切都如实交代了。

    陆鸿这才是明白李如文所说的“事迹”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说他治病救人之事。

    “小陆啊,如果不把你的能力说出来,那么我就不好解释为什么会主动带你去医院给赵非看诊的原因了。”王飞插了一句话。

    陆鸿眼一翻,得,他明白了,当日他把王飞丢医院解释,人家转头也把他给卖了,把他的底细都抖了出来,这才平息李如文主任的怒火。

    明白是怎么回事,陆鸿对李如文上门的原因就更好奇,也不打算绕下去了,直接问道:“李主任,你今天找的是目的是为了什么呢?赵非的事王主任不是已经解释清楚了吗?虽然程序有些不符合规定,但是赵非毕竟醒过来了,结果是好的,不是吗?”

    李如文呵呵一笑,安抚说道:“小陆同学,你放心,我今天不是来追究你什么责任的。我刚才说了,是请你解惑和帮助。”

    陆鸿叹息一声,道:“如果你是来追究的,我反而放心。但是你把话说得那么客气,我就有点害怕了。”

    李如文愣住了,问道:“为什么?”

    陆鸿说道:“你要追究,我只能说我还是学生,什么都不懂,不懂规矩,也不懂门道,完全是因为冲动才这样做的。”

    李如文先是一愣,继而失笑,他算是明白了,如果他是来追究赵非的事情,他眼前的这同学就会光脚不怕穿鞋的,就杵那里,你想咋地就咋地,总之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但是不追究,反而是来求帮助……呵呵,他陆鸿就反而担心了。

    想明白这一点,李如文扭头对王飞说道:“王主任,现在的学生都这么老奸巨猾不能好好谈话了吗?”

    王飞一本正经说道:“你现在找到我这个政务处主任有多么难做了吧?都不是人干的呀!现在做学生工作,比通宵做几台手术还要麻烦!”

    李如文笑道:“那我有点同情你了。”

    王飞拱拱手说道:“谢谢理解。”

    陆鸿一脸狂汗,这两人如此指桑骂槐暗地里讽刺人,又如此光明正大打情骂俏,把他当死人了,可以随便开刷?

    好在李如文不为己甚,很快就转换了话题:“小陆同学,我说的解惑,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你为什么确定赵非是选择性昏迷?”

    “选择性昏迷?”

    陆鸿还是第一次听说这名词,一时反应不过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