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求助
    选择性昏迷?

    当李如文说出这个词汇时,陆鸿表示懵逼了。

    “选择性昏迷?”他是第一次听这样的说辞,不由大为奇怪,“李主任,还有这样的说法?”

    李如文讪笑了一下,道:“神经学上有选择性失忆的说法,而赵非同学的情况太过特殊,一开始我们检查不出病因,后来经过你的举动唤醒了他,我们研究了一下,如果情况确实如此的话,暂时就以选择性昏迷来形容。当然,如果我们做学术论文非要用这个名词的话,我们会提及小陆同学你的,毕竟你也是首创者。”

    “不不不!”陆鸿摆手说道,“我没说过这个名词,中医也没这个说法。我当时说他是心病而已,和失心疯差不多,只不过一个是癫狂,一个是陷入昏迷。若要套用现代词汇,那也是潜意识机制方面的问题。你们要怎么命名就怎么命名吧,,写论文没问题,做学术也行,不用扯上我。”

    李如文正色说道:“那怎么行!我们做医生的,就得要求实事求是!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我们的,也不该我们拥有。”

    陆鸿苦笑说道:“那随你们吧。”心里到时对李如文大生好感,这年头,这么讲原则的人很少见了。

    李如文认真问道:“小陆同学,这下可以说你为什么怎么确诊了吧?”

    “这个么……”陆鸿沉吟了一下,“其实我很想说我是蒙的,但你肯定会觉得我是在敷衍你。但是你要我说出个所以然来,我也扯不出很充分的道理。我只能说,我排除了赵非所有其他的原因,加上验证了我所了解的中医事例,以及我特有的直觉,这才下了论断。”

    王飞听了为李如文不满,喝道:“小陆,你都说直觉了,还不是敷衍?”

    陆鸿苦笑不已:“王主任,那我真不知道知道该说什么了。李主任,信不信由你。”

    李如文脸上表情很精彩,想不信,但是看陆鸿说得认真,又不好不信,沉吟了半晌,叹息说道:“结果你是对的,我还能说什么呢?直觉这东西,看似没科学道理,但有时候却很准,硬要说出个道理来,那也可以说这是结合自身的经验与学识综合出来的一种判断。在临床医学上,特别是手术台上,有时候直觉可以帮助你果断下判断,可以驱使你进行下一步的动作,这往往也是可以救人命的。”

    陆鸿笑了:“李主任理解就好,理解就好。”

    李如文点点头,又问:“那唤醒治病的方式,可以成为常例吗,可以是常规方法吗?有什么依据吗?”

    “依据嘛……”陆鸿沉吟起来。

    “小陆同学,还请你不吝赐教!”李如文一脸紧张,满心期盼。

    陆鸿奇怪他的态度,不好问什么,直接搭道:“依据就是中医的一些心症理论,也和癔症有关,所谓心病还需心药医,就是这个道理。”

    “那这个刺激方法要怎么判断?”李如文又问。

    陆鸿淡淡说道:“那就要结合多方面的因素了,一要看病人昏迷的原因,二要看与病人有关的事和人,三要看时间、地点、事情的综合情况……总之是要靠推断。”

    “推断?”李如文有些失望,“这么说也有推断不准确的地方?”

    陆鸿答非所问:“据说一些植物人,躺床上好几年之后能被人唤醒。”

    李如文愣愣看着陆鸿,半晌唉的一声叹气,道:“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有被唤醒的,也有不管亲人朋友怎么诉说都不醒的。这要看概率,对不?”

    陆鸿笑笑不说话,如果是几天之前,他“唤醒”赵非要看运气,是概率问题,那么,现在的他,就完全不用那么费事了!

    只要他调动元气,聚气在手,过去往赵飞脑袋一拍,元气罐脑,纾解经脉郁结,再复杂的问题也会在元气的疏通下解决!

    一个人只要不是绝症,不是身体机能出了重大问题,他都可以用手顷刻间解决。

    这就是元气的妙用!也是元气的神奇之处!

    医武不分家,或者说两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在练出元气的那一天,才能真正体现出来!

    陆鸿虽然没有明说,不过他嘴角的笑意还是被紧盯着他的李如文捕捉到了,这让本来大为失望的李大主任如获至宝,激动追问:“小陆同学,别人讲究概率,但是你有这方面的直觉,可以让你下判断,也有办法治愈这种病患,是吗?”

    陆鸿不大明白李如文激动的原因,赶紧说道:“这个我不敢打包票啊。”

    李如文还是很激动,道:“虽然不打包票,却还是有很大的把握,不是吗?”

    “这个我不敢说。”陆鸿更不敢拍胸脯保证了。

    啪!

    李如文一拍手掌,整个人跳起来,蹦到陆鸿跟前,用力一把揪住他的胳膊,整个人都不淡定了,激动说道:“小陆同学,来来来,我们好生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陆鸿被吓得不轻,暗劲在手,不动声色很轻松就掰开了李如文的手,慢慢从自己手上拿开,安抚说道:“李主任,有话好好说嘛!”

    “是啊,老李,有话好好说,你别吓坏人家小陆!”王飞也赶紧站起来帮腔安抚李大主任。

    李如文好不容易按捺下情绪,很不好意思地说道:“小陆同学,我过于激动了,还请你见谅。”

    陆鸿最怕这种客气了,直接说道:“李主任,有什么要求你就直说吧,我听着呢。”

    李如文尴尬一笑,扭头去看王飞。

    王飞说道:“小陆啊,是这样的,李主任刚才说今天过来是请你帮忙,并不是客套话。他呢,有一个和赵非情况很相似的病人,也是昏迷不醒,但是原因不大明朗,想叫你帮忙看看。”

    陆鸿沉默了,他就知道李如文今天过来不是唠嗑的,肯定没好事!

    给赵非看诊,是迫不得已,是为了自救。去的时候,他就知道这是一件麻烦事了,当日的情形确实也很纠结,先是陶晚晴的阻拦,后来是赵非父母的发难……无一不表明他的预感是正确的!

    还有今天李如文找上门来,不也是当日的后遗症么?

    所以说,陆鸿实在是不想再一次招惹麻烦了,李如文亲自来请,他的病人情况还不知道有多棘手呢,未知的麻烦更是不知道来自何处!

    不是陆鸿没有治病救人的医德,学医之后,华老头就时长教导他要有一颗仁心。

    然而仁心不等于傻帽,他陆鸿连行医资格证书都没有的人,虽然有高超的医术,形势所逼也就罢了,或者说偷偷地打几炮还行,光明正大被请上门去医治别人,一口答应下来,那就有点不知所谓了。

    想到这里,陆鸿长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李主任,说实在的,你刚才说唤醒赵非我是蒙的,并没有错,其实我还真是蒙的。如果他没有醒过来,我就完全无计可施了。我就是一个学生,你叫我去帮你看病,这太为难我了。”

    言下之意就是婉拒了李如文的请求。

    李如文急了,道:“你就不先听听我口中的病人的情况吗?”

    陆鸿摊手说道:“我是真的爱莫能助啊。”

    李如文只能向王飞求救,王飞心里却很赞同陆鸿的决定,如果不是碍于情面,他都不想让两人见面。

    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天王飞说“联系”不上陆鸿的原因,就在一个学校,而且陆鸿假期留在学校,真要找,一个主任还怕找不到一个学生?

    如果今天不是李如文自己找上门来,王飞还真打算让陆鸿一直处于“失联”状态。

    所以,李如文向他求救,王飞也学陆鸿摊手,示意自己无可奈何。

    王飞不帮忙,李如文只能继续努力了,他稍微一沉吟,咬牙说道:“小陆同学,只要你答应帮这个忙,把人救醒,你要什么,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我都可以帮你做到!”

    “啥?”陆鸿整个人震动了一下。

    李大主任这许诺,实在大得令人心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