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李主任的条件
    如果你问一个医生除了帮人看病外,还能额外做什么,那么,回答的可能性并不多,无非是走点后门让你看病更方便更容易而已。

    可如果你问一个大医院的科主任能做什么,那回答估计就五花八门了。比如,方便你看病,给你最好的床位最好的医师,还能帮你解决实习、留院、职称……等等事情!

    那么,李如文的能量如何呢?

    首先,他身在南方市第一医院。如果是一般的市级单位,第一医院自然是最强的了。但南方市因为有医科大学的存在,若论师资和医师的实力,当然是医科大附属医院最为强大,其次才是第一医院。

    第一医院虽然在这方面只能排在第二名,然而并不是说地位就差医科大附属医院多少了。它毕竟是一个市里的公立医院,论级别,论职称的名额,市里卫生部门对它的倾斜也不少。

    真论社会地位的话,市一医院也并不比医科大附属医院差的,甚至于里面的那些老资格的权力比附属医院的一些人还要大得多,能调用的资源也更自由更便利一些。

    其次就是李如文的地位问题了,作为市一医院心脑血外科的主任,他的能量自然是毋庸置疑的,而且地位也高,论影响力,也可以说很大。

    心脑血科主任的影响力大概体现在哪里呢?

    真要论起来,那就得从病人身上入手。

    得心脑血疾病的人一般是什么情况?

    老人!也就是上了年纪的人。

    南方市作为华夏南方第一大市,各方势力混杂,谁也不知道谁来头有多大,病人也不例外。而老人走过了大半生,失败者有之,成功者有之,低微者有之,权势者有之。

    但不管身份如何,进了医院,那就是病人,一切都得听医生的得,看医生脸色!

    作为心脑血方面的权威,自然有大把慕名而来的病人找上李如文,有大商人,有大官,也有大富大贵者。

    这些人在李如文这里看病,多多少少得认他的人情。几十年下来,就算李如文没有像医科大附属医院的那些专家教授医院桃李满天下,但积累的人情人脉也是一大笔财富了。

    这笔财富真运用出来,足以吓倒很多人。

    如今,他向陆鸿承诺可以帮忙解决力所能及的事情,其中代表的意义,陆鸿并不是蠢人,怎么能想不明白呢?

    别的不说,只要傍上了李如文,陆鸿在学校的学业、医院的实习,乃至医师资格,甚至于工作后的职称,那就都不是事了。

    聪明如陆鸿,也要大大心动了。

    但是,陆鸿就是因为聪明,才知道能让李如文许下如此重大的承诺,他要付出的东西也就相应大得多。

    换句话说,李如文口中的病人的肯定不是简单之人,病人的身份,要么与李如文有亲密关系,要么就是大富大贵的人家。总之是李如文非常看重的人物。

    如许人物,治好了当然是天大的人情,可以化为日后的资本。

    如果治不好呢?

    人情做不成,反而落个不好,到时候什么个人印象都败坏了。人家气急败坏之下,不找你算账就不错了,还想要人家帮忙做什么?

    做梦去吧!

    对此,陆鸿非常清醒,他也很快就平复心情,淡然说道:“李主任,我现在只是一个学生,没有什么事情要请动你帮忙的地步啊。所以,我还是老老实实做我的学生吧,按部就班,安心学习,顺利毕业,就是我最大的奢望了。”

    一听陆鸿还是拒绝,李如文顿时又气又急,嚷道:“小陆同学,难道要我求你不成?”

    陆鸿闻言吓了一跳,赶紧说道:“李主任言重了。”

    旁边的王飞见李如文是真的动了气,也赶紧劝道:“老李,你为难一个学生做什么呢?你堂堂一个主任,说什么求学生的话,岂不是要让人家小陆难做人嘛?”

    “我……”李如文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是真的急了。

    王飞严肃说道:“再说小陆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啊,他现在是一个学生而已,任务就是按部就班学习毕业,其他对他来说没有多大的意义。再说了,小陆的中医理论很娴熟,实践能力也不错,我已经下定决心培养他了。等他毕业,顺势考研,到时候留校在中医学院任教,也是很方便的事嘛,还不用请动你李主任!”

    说到最后,王飞也是有些不满,表明了自己对陆鸿维护的态度。

    而且特意点名说要栽培陆鸿留校,那也算是一种打包票,是一种许诺,还是非常实际具有可操作性的承诺,并不比李如文刚才许下的空头支票差多少!

    总之一句话,陆鸿是他王飞罩的人,既然陆鸿已经摆明态度不想趟他李如文的浑水,那王大主任只有一力维护陆鸿到底!

    李如文能拥有如今的地位,人情世故自然也非常娴熟,一听王飞的语气,就知道自己操之过急了,赶忙赔笑解释:“王主任说的对,是我的不对,还请原谅我急于救人治病的心情。”

    王主任这才不说话,看着陆鸿,等他决定。

    “小陆同学,我是真的想请你帮忙的,真的!”李如文很诚恳地请求,“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争取。那病人的情况是真的和赵非有些相似,而你唤醒了赵非,就是给了我希望,我不能不来啊!”

    陆鸿很为难,苦笑说道:“李主任,你是这方面的专家,你都没有办法,我更不敢揽这活了。你就当赵非的事情是我瞎猫遇上死耗子吧。”

    李如文正色说道:“不管是什么猫,只要能抓住老鼠,那就是好猫!所以……还请小陆同学帮帮忙!”

    陆鸿挠头了,这李大主任是不屈不挠啊。

    李如文瞄了一眼王飞之后,说道:“小陆同学,王主任虽然为你规划了留校任教之路,不过时间太过长久了,等你硕士毕业,都是七年之后了。那时是什么情况?你都二十五岁咯!”

    王飞闻言大为不悦,怒道:“老李,你什么意思?你这是唆使人家子弟不求规划前景,不求上进吗?”

    李如文摇头说道:“我没这个意思,相反,我觉得小陆同学不应该埋没自己在医学上的天赋。我记得王主任你和我说过,小陆同学中医理论非常娴熟,而且记忆力不错,能脱口就说出一些病症理论的出处,比你们学校很多老师都要强,加上一手高明的针灸之术,这简直是理论和实际相结合的高手啊。都说高手在民间,我现在是相信了的。”

    陆鸿闻言,瞠目结舌,被夸得都不好意思了。

    王飞倒是皱眉,问道:“老李,你到底想说什么?”

    李如文给了陆鸿一个鼓励的眼神,笑道:“我的意思是说,王主任你的规划时间太长了,不能发挥出小陆同学现在的特长啊。别的不说,这个行医资格证的事就要小陆同学做事情很不方便啊!”

    行医资格?

    陆鸿眼睛一亮,这确实是他的短板,不然刚才也就不用担心李如文上门追责了,就是因为他属于无证行医!

    王飞眉头皱得更紧:“资格证等小陆学完本科课程,到时候考取证书是水道渠成之事。”

    李如文大摇其头,道:“时间还是太长了,本科是五年的期限啊。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王飞差点忍不住给李大主任那笑得古怪的脸上来一顿老拳,忍住怒气说道:“老李,你是消遣我不成?”

    李如文笑道:“不敢不敢。在行医资格方面,我是想要提供一个更快捷更方便的途径给小陆同学而已。”

    王飞一听好像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道:“你……”

    李如文转头面向陆鸿,非常认真地说:“小陆同学,只要你能帮我治好病人,我答应你,帮你找一个中医专家做老师,再安排你到我们医院中医门诊去实习,很快你就可以去考取助理医师了。”

    陆鸿惊了一下:“李主任的意思是……”

    “师承考试!”李如文缓缓说出四个字。

    果然!

    陆鸿与王飞相视一眼,他们没有猜错,李如文果然是想通过这方法让人快速考取资格证。

    陆鸿是中医学生,王飞是医科大主任,对于中医方面的一些规定并不陌生。

    中医与西医不同之处就在于传承,很多没上过医学院的人也能做中医,就是因为有师承关系一说。

    按照相关规定,一个官方认可的老中医,可以通过收徒的方式,以师承关系推荐其学生去考医师资格证,而这学生就不一定需要是医学院的科班出身。

    这规定是华夏所特有,特意为中医设立的,就是为了保护一些秘而不传的中医之术。

    当然,其中的规定还有很多要求,也不是谁都可以推荐,更不是谁都可以随便去考取。

    但陆鸿知道有这么一条规定,这确实是快速解决他无证行医难题的方法。

    这一刻,陆鸿更为心动了。

    就算没有练气成功,他自认自己的医术也比很多中医要高明,但没有资格证确实是他的一大软肋。

    教他医术的华老头也面临这一难题——华老头医术就算再高超,也是一个隐居山村数十年的老头,平时为村民开些草药什么的,在山村里倒也没有人为难他。

    可他离开俗世数十年,自然是没有心情去考取官方证书的了,没有这个证书,陆鸿就算跟了他多年,他也没资格推荐。

    对此,华老头也不以为意,他要的是自己的技艺不失传就行,至于陆鸿怎么行医,能不能出名,他也不强求。

    后来陆鸿考取了医学院,华老头与王飞的心思差不多:等陆鸿毕业。

    一毕业,什么都水到渠成了。

    对此陆鸿就焦急多了,他忍不住问李如文:“李主任,你真的可以帮我解决行医资格的事?”

    李如文拍胸脯说道:“你要相信我有这个能力!不信你可以问你们的王主任。”

    陆鸿果然看向王飞。

    王飞看出了陆鸿严重的渴望,苦笑说道:“李主任是能人,这对他来说确实不是难事。其实真要走这一步,我们学校也能操作的。但是我们本身就是医学院,如果还走捷径帮你获取行医资格,只怕对小陆你日后的名声不好啊。”

    “所以说,由我出面,在外面找关系做这事,就方便许多了!”李如文得意说道,他看出陆鸿心动,趁热打铁,“小陆同学,我刚才说了,除了行医资格,医院实习都是容易的事,甚至你想来我们医院工作都可以,只要你把病人治好,有了这种资历,再有我的推荐,谁都说不了什么闲话!”

    陆鸿不说话了。

    三人一时沉默下来,室内鸦雀无声。

    王飞看着陆鸿,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开口。

    李如文热切盯着陆鸿,希望他能答应下来。

    沉吟了一会,陆鸿缓缓抬头,问道:“李主任,如果按照你的方法,我多久能拿到行医资格?”

    “两年!”李如文想都不想,说出考虑了多时的时间期限。

    “两年?”陆鸿有些失望,大有深意看了李如文一眼,叹息一声,“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啊!”

    李如文一阵无语,原来人家小陆同学是觉得两年还太长了呀!

    大大苦笑,李如文为难说道:“小陆同学,师承是有时间限制的,两年不能再短了!”

    陆鸿悠悠说道:“李主任是大能人,我想你是肯定有办法的。”

    李如文很无辜看着陆鸿,王主任在旁边忍不住扑哧笑了一下,直到李大主任瞪他才停下来。

    李如文盯着陆鸿年轻的脸看了一阵,最后咬牙说道:“一年!不能再短了!就明年!”

    “今年不行吗?”陆鸿又问。

    李如文叫道:“你杀了我我也做不到,今年的医师资格考试已经结束了。每年七八月考的,现在都十月了!我帮你找师承,再安排医院实习,明年七八月给你报名考试。那时候你才读完大一,你还想怎么样?”

    陆鸿小心问道:“那这期间,我要是行医的话……”

    李如文咬牙切齿说道:“我想办法给你安排社会实践,大概是具有医学顾问的意味,行医的话,你不开药给病人,或者说你不要公开给人开药,一般问题不大。小陆同学,我够诚意了吧?”

    确实诚意满满,陆鸿也很满意。

    “那……你给我说说你那病人的情况?”陆鸿缓缓说道。

    李如文大喜过望,生怕夜长梦多,也不多说,拉起陆鸿,撇下王飞,就往外面跑,嘴上说着:“说还没有亲眼所见来的实在。我们直接去看病人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