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神秘的病人
    轿车上。

    李如文开着自家小车,走在车水马龙的路上,开得并不稳妥。

    陆鸿坐在副驾驶,一脸的无奈。

    他没想到李大主任都不给他分说的机会,直接拉上车就把人载走了,而且车子开得比较冲,一路狂飙,状态就好似车主的心情,动感十足啊。

    好在李大主任车技比较了得,超车无数,却一路安全。

    等开了二十分钟,陆鸿发现外头的楼房越来越矮,车和人的踪迹越来越少,他才察觉到不对头——这是往城外而去的方向!

    “李主任,你是不是迷路了?这不是去医院的路啊!”陆鸿忍不住提醒李如文。

    他虽然是刚来南方市没多久,对南方市的路况也还不熟悉,但大致的方向感还是有的。

    市一医院带个“一”字,可见在南方市是老资格,而老资格所在的地方,一般都是老城区,房子也许破旧一些,不过周边肯定是繁华地带,也就是市中心的所在。

    现在李如文却往城外走,这可就与他所在的医院背道而驰、南辕北辙了。

    李如文嗯了一声,回应说道:“谁说我们要去医院?”

    陆鸿奇怪了:“你的病人不在医院?”

    “生病了就得在医院?”李如文反问。

    “呃……”陆鸿无法辩驳,对方说得好有道理,他都无言以对了。

    李如文看陆鸿吃瘪,笑着解释说道:“我那个病人的家人见我们医院束手无策,就把病人带回家去照顾了。我们现在是去病人家。”

    陆鸿不爽了,道:“李主任,我可没有说要上门服务啊!”

    李如文瞥他一眼,悠悠说道:“那你前些天在赵非身上鼓捣是怎么回事,只是来我们医院串门吗?”

    陆鸿再一次无言以对,最后,他忍不住问了:“李主任,你就确定我能帮助你的病人恢复过来?”

    “我不确定。我甚至对你不抱多少信心。”

    “那你……”

    “死马当活马医呗!”李如文长叹一声,“我刚才和你说了,只要有一分希望,我都会争取。”

    “好吧,你这个理由很强大。”陆鸿无奈而笑。

    李如文看陆鸿有些泄气,赶紧鼓劲安慰说道:“陆鸿,你别失望,更不要妄自菲薄。王主任不是那种随便推崇别人的人,以他对你的信任以及赞誉,加上你在赵非身上的神奇表现,我相信你肯定有过人之处。我就是因为这一点,今天才过来找你的呀,也是现在你坐在我车上的原因。”

    陆鸿淡笑,道:“李主任,我有什么本事,我再清楚不过。这点还真不需要你来鼓励我。”

    李如文一愣,扭头看了陆鸿一眼,心想这年轻人好大的自信啊!这话说得,简直是霸气侧漏!

    “年轻真好!”李如文笑了笑,摇摇头。

    陆鸿一看,就知道对方不大相信他了,不过他也想解释说明,是骡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

    其实陆鸿没有意识到,如果是前阵子,他是不会主动说这些话的,至少不会从他口中说出来。

    如今却不同了,炼气成功的他,哪怕想低调,也不会再委曲求全,无论是语气,还是姿态,乃至言语,都表露出十足的自信来。

    这就是陆鸿,身有元气的自信!

    两人一阵沉默,车子越开越开,窗外的景物也越来越清晰可见了。

    与城区高楼大厦不同,城外视野更开阔,绿色更多,空间更广,看起来都舒服很多,心情自然也就随之更好。难怪现在更多城里人往外跑,退休的老家伙更是想回农村里住,不无养生的原因。

    估计车开了差不多半个小时,陆鸿见还没到达,又忍不住问到:“李主任,这个患病的人……我看你非常关注非常关心的样子,超出了一般医生和病人感情呀。”

    “你直接问病人和我是什么关系就行了,何必绕圈子?”李如文哭笑不得,“年轻人心思那么重,怎么得了!”

    陆鸿大囧,连连点头说道:“对对,还是李主任干脆。那……是什么关系呢?”

    “是我同学的女儿。”李如文诚实回答,“我和这同学关系很铁,几十年的交情了,她女儿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感情能不深厚吗?”

    “纳尼?”陆鸿目瞪口呆,“是女的?”

    李如文倒是很奇怪:“怎么了?病人还分男女?”

    “我……”陆鸿能说他此前因为童子功的关系,尽量避免与女性接触,对女人有一种天生的敬畏么?

    所以,他现在一听到是女病人,就大为惊讶。

    “小陆同学,你没问题吧?”李如文关心地问。

    陆鸿想点头,最后却摇头,沉吟了一下说道:“李主任,是你同学女儿的话,那年纪应该不是很大吧?”

    李如文更奇怪:“你问这个做什么?”

    陆鸿解释说道:“如果是年轻女孩,只怕我这里不大方便啊!”

    “这话怎么说?”

    “李主任,你是知道的,和你们西医用仪器检查不同,我们诊断病况,理清病情,更多是要望闻问切,大部分需要进行身体上的接触。如果病人是年轻女性,我又不是老中医,只怕不大妥当吧?”

    李如文一听,先是愣住,继而大为不满,开始教训陆鸿了:“小陆同学,你是医学生,日后也会是医生,医生面对病人就是治病,哪来那么多顾忌,又哪来那么多心思!”

    陆鸿苦笑说道:“只怕人家病人家属不愿意啊。如果你是家属,你会随便让我在你年轻的女儿身上动手动脚吗?”

    “这……”李如文语塞,之后又呵斥起来,“什么叫动手动脚,你还能把自己说得更猥琐吗?我们是治病,又不是耍流氓!”

    陆鸿双手一摊,道:“你这话和我说没用,反正病人家属那边由你负责解释。”

    “我肯定解释!”李如文坚定说道,“我想他们会让你试一试的。因为你是我带来的,他们相信我,自然也就愿意相信你!只希望你不要让我和他们失望……唉!”

    陆鸿淡笑说道:“我不敢打包票,我只能说我会尽力。说得难听一点,我们是互利的交易。唯有办成了,我才能拿到好处,不是吗?”

    李如文点头说道:“天下熙攘,为利来往。我们现在的病人不是在医院,而我也不是以医生的身份参与进来,只是为老朋友的女儿病情奔波而已。那么,我也不介意和你清楚地谈利益。小陆同学,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真的能治好这个病人,不单我的承诺能兑现,而且你还会得到其他很大的好处!”

    陆鸿是聪明人,顿时明白过来,道:“李主任的意思是说病人家里很有权势?”

    李如文笑了笑,道:“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陆鸿倒是不以为意,朗声说道:“权啊势啊利啊,以我的本事,我自问可以凭自己的实力去获取,不需要别人额外的赠予。该是我的,就是我的。不该是我的,我也不稀罕!”

    李如文再次语塞了,半晌才说:“那你还要我交易?”

    陆鸿断然说道:“那个不同。行医资格的软肋,对我的定义就是:我有本事,却为俗世规矩所羁绊。我和你交易,只不过是为了更方便自己发挥自己的本事罢了,是为了打破束缚。本来就是我应得的,我问心无愧!”

    李如文又忍不住看了陆鸿一眼,这次是高看了许多,之后才笑道:“你这年轻人的心思我是真不懂了,不过只要你真有本事,我们医学界肯定有你出头的余地!那就从这次看病开始吧。”

    陆鸿淡笑点头,道:“如果李主任能给我仔细说一下病人的情况,让我心里有数,有所准备,那就再好不过了。”

    “这个可以有。”李如文应下,一边开车,一边解说病人的情况。

    原来,病人的情况说复杂也简单:一年多前,她因为母亲去世伤心过度,精神恍惚,小楼的时候,一不小心从阶梯上甩下来,昏迷了过去,之后就没醒过了,一直至今。

    “昏迷了一年?”陆鸿听完之后大吃一惊,病人的情况出乎他的意料,“李主任,昏迷一年多,你确定和赵非的情况类似,而不是脑震荡植物人什么的?”

    李如文不满瞪了陆鸿一眼,道:“你以为我们都是死人吗,连植物人的情况都无法判断?如果说我同学的女儿摔伤的时候有些轻微脑震荡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后面各种检查,都证明她的大脑是没有什么损伤的。无伤害却昏迷不醒,还一直无法查明原因,这不是之前赵非的状况吗?再说了,你以为我同学只找我们看了而已嘛?别说国内的,他甚至连国外的脑科专家都请来会诊过了,还是找不出具体的病因来!”

    陆鸿呵的一笑:“看来李主任身边都是成功人士啊,连国外专家都请得起。”

    李如文轻轻扫了陆鸿一眼,淡淡说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等一下你就清楚他们家的情况了。”

    陆鸿耸耸肩,道:“他们家是做什么的,我没有兴趣。我是和李主任你交易,是办你委托的事情罢了。”

    “哟!小陆同学你真会说话!”李如文笑了起来,陆鸿这么说,是在向他表明,哪怕只好了病人,他李主任也是有一份功劳的,因为陆鸿是他请来的。

    陆鸿毕竟没有溜须拍马的本领,很快转移话题问道:“李主任你说病人与赵非的情况相似,那你认为她也是受了别的刺激,不愿意醒过来,是你所说的选择性昏迷?”

    李如文沉默了一会,之后“唉”的一声长长叹息,说:“她母亲过世,是为了救她,在街上被车给撞了,没抢救过来。她一直觉得愧疚,这才导致精神恍惚。”

    “哦。”陆鸿应了一声,“这情况倒是有些类似啊。”

    他是聪明人,并不打算过问别人事故的具体情况,想必李如文也不愿意细说。

    “就是相似,我才请你出手。”李如文希冀地说,“小陆同学,还请你尽力而为。”

    陆鸿笃定说道:“别的我不敢说,疑难杂症什么的,我最有兴趣了。不出手则已,一旦我决定去做,肯定全心尽力。”

    “希望有效吧。”李如文叹气说道,脸上既是渴望的神色,又有不大抱希望的萧索。

    说话间,车子突然放慢了许多,陆鸿才抬头,就听到李如文低声说道:“到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