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年轻的专家
    李如文一声“到了”,彻底引起了陆鸿的注意,抬头中看到的景象,才映入眼帘,就大大吃惊了一下:

    眼前的建筑占地面积非常宽广,足足有好几亩之多,在南方市这种大城市来说,绝对属于罕见的了。

    这是一栋别墅!

    而且还是独栋的别墅,周围环境清幽,不是小湖就是小山,浓郁的林木镶嵌其中,把此处装点得既清静,又生机勃勃。

    前面是一条柏油车道,拐个弯之后进入别墅大门前面鹅卵石铺就的小道上,小道两边种了梧桐树,既能遮阴,又像执勤的卫士一样,分列两边,守护着这一方水土。

    门是铁栏大门,黝黑的颜色看上去颇为神秘,显得高档,门后面是一片宽阔的草地,之后才是别墅楼。

    门的两边延伸开去是长龙一般的围墙,把内外隔绝开来,形成了独立而自由的空间。

    里面的别墅楼远观就很是壮观了,中间是主体,两边是副楼,像双龙拱珠一样,把主楼推了出来,乍一看气势就出来了。

    别墅楼外观的颜色以黄色为主,铺以黑白,看上去金碧辉煌,堂皇富丽,高端当期上档次。

    虽是郊外,不过能在南方市周边占地如此宽广,而且还把别墅楼建得如此豪华,别墅主人的家境可见一斑!

    陆鸿在车上靠着车窗多看了两眼,回头对李如文说道:“李主任,没想到你同学中还有这种实力惊人的人,简直就是藏龙卧虎啊!”

    李如文面无表情,说道:“他是他,我是我,他再富贵,再有权势,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医生而已!”

    陆鸿撇撇嘴,觉得李大主任太矫情了,再说如果真不屑对方,又怎么会热心地为他女儿奔波呢?

    李如文忽然说了一句:“其实看上去越有钱的人就越少快乐,总有些事是力不从心的。别的不说,他女儿的状况,有钱又怎么样,还不是要希望我们可以救治,甚至对有本事的人说是求上门也不为过!”

    陆鸿忽然察觉李如文对他口中的同学颇多怨气,原由是什么就无法得知了。

    不想自找麻烦的陆鸿很是识相地闭口不谈这个话题。

    李如文不说话了,开着车子到了大门前,用手机拨了一个电话,说他到了,让对方开门。

    嘎!

    铁栏大门有遥控开闭的功能,李如文电话才挂,门栏就向两边伸开了。

    当李如文把车子往里开的时候,陆鸿扭头看到大门两边的墙上挂满了摄像头,摄像工具会跟着他们车子的移动而转动,像是一路追踪一样。

    显然,这里的监护措施很多,守护严格,不知道是防贼呢,还是为了宽心。

    “呵!”暗地里一笑,陆鸿忽然有些明白李如文为什么说越有钱就越不开心了,别墅虽大,安全方面却不敢有丝毫松懈,住在里面不是担心这个,就是害怕那个,又何来愉悦之感!

    以心境的富足快乐来说,他们还不如升斗小民呢!

    李如文才不管陆鸿如何感慨,他很快就把车子开到了别墅旁边的车库内,停好之后,招呼陆鸿下车。

    刚下车,一个人就从别墅内跑了出来,直奔到两人面前。

    “李主任……”远远的,来人就开始打招呼了。

    这是一个年轻人,年纪应该不超过三十,白面,帅气,戴眼镜,斯斯文文,说是二十多岁也不为过。

    李如文眉头直皱,等年轻人到他面前之后,不爽地说:“陈助理,是你?苏方呢?”

    年轻的陈助理一脸赔笑说道:“不好意思,李主任,苏总刚好有个电话,是生意上的事要处理,他让我来接你……”

    对方一副“你懂的”的表情,着实让李如文满心不悦,他冷哼一声:“果然不愧是苏总,架子越来越大了,连我都敢晾着了!”

    陈助理低头赔笑说道:“李主任言重了,苏总对您一向都是很尊敬的,一直说您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叫我们见了你就像见了他一样,不能怠慢,也不能不敬。”

    李如文还是冷哼一声说道:“你以为我信吗?”

    陈助理讪笑了,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

    李如文也不过分为难他,说道:“行,既然苏方不出来,那我就只能进去了。”

    陈助理连忙说请请请,侧身想让李如文先过去,目光扫到陆鸿的时候,他不禁愕然,又看了看四周,不由问道:“李主任,不是说你要带专家过来给苏小姐看病吗?那个……专家呢?”

    李如文闻言转身,看着陆鸿笑道:“小陆同学,人家问你呢,不打声招呼吗?”

    陆鸿暗地叹了一口气,向陈助理伸出右手,一边说道:“你好,我叫陆鸿。”

    “什么?”陈助理一时没发应过来,愣愣看着陆鸿伸到他面前的手,也忘了回应。

    李如文哈哈笑道:“陈助理,你不是要找专家吗,人家已经和你打招呼了。”

    陈助理目瞪口呆,指着陆鸿结巴说道:“李主任,你是说,他……他……专家?”

    “如假包换!”李如文好像做了一件很得意之事,笑得非常灿烂。

    陈助理看着比他还年轻的陆鸿,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陆鸿耸耸肩,对方这副模样,他早就有所预料,能够理解。

    一个助理听到他陆鸿就是上门来看病的专家,都如此震惊的表情,那病人家属见了会是什么表现呢?

    “唉!”陆鸿忍不住叹气。

    年轻是他最大的资本,但年轻也是他的软肋。

    特别是对于医疗事业来说,年轻就意味着没有经验,是技术不过关的代表。

    何况他还是学中医的——中医没有仪器可以依靠,诊断病情完全靠眼力和手上的功夫,这往往意外着需要充足而丰富的经验——年轻人哪来的经验?

    所以去看中医的人,大多相信上了年纪的老家伙,“老中医”的说法就是这么来的。

    虽然有李如文作保,不过陆鸿还是担心病人家属见了他年轻的脸蛋后再生事端。

    果然不出他所料,当李如文的老同学听说今日来的专家就是陆鸿时,那气急败坏的表情,那是相当的精彩!

    “老李,你今天是来消遣我的吗?”苏方恼羞成怒地低吼,几乎要喷李大主任一个狗血淋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