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威胁,后果
    “你今天是来消遣我的吗?”

    李如文的老同学近乎咆哮,一点都不客气,丝毫不给李如文面子,更不用说在他眼中年轻得不像话可以忽略不计的陆鸿了。

    陆鸿虽然听出对方不信任的态度,依然不动声色,更不急着去辩解什么,一切有李如文这个主任顶在前头呢。

    他倒是有闲情逸致去细细打量李如文口中的老朋友苏方。

    苏大老板不愧是久坐上位之人,器宇轩昂,龙威虎势,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其实陆鸿对苏方的外貌更好奇,盖因此人虽已到中年,不过保养得当,看上去很年轻,与李如文虽是同学,但李如文看上去比他老了差不多十岁。

    另外,苏方虽是大老板,却并不富态,相反,外形很标准,身板子很硬朗,还有些精壮。而且他看上去颇帅,虽不是小鲜肉了,但作为老腊肉还是很合格的,可以说是一个中年帅哥,就算不能风靡万千少女,却也还能吸引女人的眼光。

    这就让人很嫉妒了——有钱,有颜,哪怕年纪大一点,那也是优良股啊!

    现在苏大老板一生气,别人不好说,引领陆鸿两人进来的陈助理就吓得不轻,低垂眉毛,大气也不敢喘,可见苏老板平时积威之盛。

    好在苏老板也就只能吓吓下属而已,陆鸿不怵他,老同学李如文就更不怕他了。

    只见李如文笑嘻嘻地问:“苏老板言重了吧,你是大老板,我是小医生,我哪敢消遣你呀。我嫌命长不成?”

    苏方却没有开玩笑的意思,闻言大是皱眉,道:“你敢说没有?你说有个专家可以帮我女儿治一下病,我信了你,今天特意留在家里迎接你所说的专家。可你带的是什么专家!就这个吗?”

    说到最后,他毫不客气地指向旁边站着的陆鸿!

    那意思就很明显了,他瞧不上陆鸿,根本不信他是什么专家,顺带的,他也不信李如文了。

    李如文闻言大大不悦,沉声说道:“苏方,我平时和你怎么说的?我记得我和你说过侄女的问题属于疑难杂症,需要奇人异士才能治好。什么叫奇人异士?是可以用外貌用年纪来衡量的吗?”

    苏方冷笑一声:“你说他是奇人异士?”

    他还是指着陆鸿,扭头问一帮的陈助理:“陈成,你认为他是奇人异士吗?你信吗?”

    陈助理——也就是陈成,顺着他老板的语气摇头说道:“不大信。”

    “不大信?我看你是根本不信吧?”苏方冷哼一声。

    陈成低下的头点了一下,瞄一眼面无表情的陆鸿,道:“确实是不信。苏总,刚才李主任介绍这位小兄弟就是今天的主角的时候,我都吓了一跳。”

    苏方问道:“那你觉得我应该信他吗?”

    “这个……”陈成犹豫了一下,“苏小姐是千金之躯,确实不好随便让人折腾。”

    此话一出,苏方面向李如文,道:“你也听到了,李大主任,如果你是我女儿的父亲,你会怎么做?”

    李如文却大为生气,低吼说道:“姓苏的,连你都不信我了?你怀疑我有别的目的?就算我对你有什么企图,你认为我会害景芳的女儿?你照顾不了景芳,连她女儿都照顾不了,还敢说我?”

    苏方脸色发青,反吼回去:“什么景芳的女儿,那也是我女儿好不好!天天景芳景芳挂嘴边,你当我是死人吗?”

    李如文脸色涨红起来,指着苏方说道:“姓苏的,你拽什么拽,你有钱就了不起吗?连景芳的名字都不许别人叫?如果知道景芳跟了你会那么短命,当年我说什么都不会把她让给你!”

    景芳……让……

    陆鸿与陈成相视一眼,觉得两人说话间隐藏的信息量好大,都不敢喘大气了,生怕惹怒这两个已经要暴走的雄性。

    其实不用问都知道李大主任与苏大老板之间有多么狗血的戏码在上演了,经过应该是这样:那个叫景芳的女人,也就是苏方已经去世的老婆,当年应该也是李如文的梦中女神。

    两人都拜倒在女神石榴裙下,后来是苏方抱得美人归,李如文就偃旗息鼓了。现在女人不幸去世,李如文认为苏方没有照顾好女神,让她早逝,不免心有怨气。

    加上连女神留下来的女儿都昏迷了一年,李主任心里对苏方的怨念有多深,也就可想而知了。不过也可以从侧面看出李如文心里还是有女神的位置的,不然现在也不会为她女儿上下奔波了。

    不得不说,这感情戏码在外人听来还是颇为感人的。

    不过,对于苏方这个人来说,就有些难以接受了,只见他额头青筋暴涨,咬牙切齿,怒火之盛,难以想象,特别是他那攥起来的拳头,都让人害怕他要用拳头往李如文脸上招呼几下。

    天可怜见,李大主任那瘦弱的身体扛得下精壮的苏方的一击之后,会不会就此倒下啊。

    还好苏大老板定力十足,并没有暴力解决问题,他只是上前一步,用手指顶着李如文的胸膛,恶狠狠说道:“姓李的,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让?景芳是你让给我的吗?明明是你不如我,没追到她,是你没本事,说得好像你对我有什么大恩大德似的!”

    啪!

    李如文一把打掉苏方的手,冷冷说道:“那是我自动退出,如果我坚持到底,景芳选谁还不知道呢!”

    苏方冷笑:“那是你觉得不如我,自惭形秽,这才退出的!”

    “你……”李如文差点气得一口老血吐出来,指着苏方的手都颤抖了,恨恨说道,“我现在无比后悔,我就不应该退出!如果景芳不嫁给你,她的命运就此改变,说不定她就不会出事,她不出事,她的女儿也不会出事,甚至于,她不一定生女儿,是儿子也说不定!”

    谁都听得出来,李大主任是在诡辩了。

    生命没有如果!

    陆鸿听了都有些佩服李大主任了,这不,把苏方这个大老板说得一愣一愣的,无法反驳。

    “李主任,话不能这样说呀。”陈成为自己老板解围,“苏太太的事我们都不想的,只是命运如此,无可奈何啊。也不能怪我们苏总。”

    李如文闻言冷哼一声:“我没怪他,我只是怪他不相信我。他关心女儿,我就不关心侄女了?她毕竟是景芳的女儿!姓苏的,你认为我会害小恋不成?”

    “小恋……”苏方浑身一抖,说不出话来了。

    李如文又说:“这一年来我比你还留意能给小恋治病的方法,现在我好不容易找到人过来了,你竟敢给我脸色看,还想让我们吃闭门羹?如果不是看在景芳和小恋的份上,我早扭头就走了,会和你废话吗?”

    苏方沉默下来,目光在陆鸿身上打量,半晌才涩声问道:“就凭他一个年轻人?”

    李如文刚想说话,助理陈成快速插话说道:“是啊,李主任,你是不是病急乱投医了?连美国的专家都说苏小姐的症状很古怪,对此束手无策,你找一个年轻人过来,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他没明说,但那一副你懂的眼神,让人不难明白他要表达什么意思。

    李如文怒了:“是不是被骗?你们是这个意思!你们当我是三岁小孩吗?”

    陈成叹道:“李主任,我是怕你关心则乱啊!”

    “放屁……”

    “李主任,消消气!”陆鸿拉住了勃然大怒的李如文,示意他稍安勿躁,轻声宽慰,“李主任,别人的质疑,怀疑,来的时候我们不是已经能预料到了吗?何必生气?生气也无济于事呀。”

    “嗯?”李如文有些不明白陆鸿的意思,疑惑看他。

    陆鸿淡笑,面对苏方说道:“苏老板,我这次过来,不是为了你,也不是为了病人,只是看在李主任的面上,才会到此。说实在的,现在的遭遇,如果不是李主任在这里,我也早扭头就走了。医者救人,只救信者。你都不信我,我凭什么给你们看病?”

    “陆兄弟,你说得倒好听!”陈成抢在苏方面前反驳,“作为父亲,担心病床上的女儿被人胡乱折腾,有什么错?”

    “是没错。”陆鸿点头,“我也可以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是,你们甚至都不给我证明自己的机会,就是对的吗?就是对病人负责的态度?”

    “不错!”李如文附和,“至少试一试!小恋的情况还能有更糟糕的吗?如果有用呢?”

    “这……”苏方犹豫了。

    陈成急了,道:“苏总,三思啊!这一年多苏总你为了苏小姐,到处求医,还承诺奖励。为了好处,多少人上门招摇撞骗,可把苏小姐折腾得不轻啊!前车之鉴,苏总都忘了吗?”

    苏方更犹豫了。

    “招摇撞骗?”李主任大怒,“我是那样的人吗?”

    陈成摇头说道:“李主任当然是可信的,但是别人呢?”

    谁是别人?

    陆鸿淡然一笑,目光炯炯看着陈成,道:“陈助理你倒是忠心为主啊。”

    陈成一挺胸膛,道:“那当然,我跟了苏总十年,与苏小姐也是多年相识,我能不为他们考虑?”

    陆鸿回头对李如文说道:“李主任,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不是你在这里,我早就掉头走了。”

    李如文听出陆鸿要撂担子的意思,不由着急,上前揪住苏方的衣领,怒吼:“姓苏的,试试能死人吗?不就把个脉检查而已吗,能有什么损失?说我关心则乱,我看你才是关心则乱!你平时果敢的决断呢?人家小陆如果走了,你连试的机会都没有了!你不信他,难道连我也没有一点信任了吗?”

    苏方一震,目光渐渐清明,驱散了眼中的犹豫。

    陈成见状也着急:“苏总……”

    “不要说了!”苏方摆手阻止了他,人也恢复了杀伐果断的气势,点头承认李如文说得有理,“是啊,什么时候我连一试的勇气都没有了?难道是因为失败太多次,怕希望变成失望?这不是为小恋着想的态度啊!”

    说完,他眼睛正视陆鸿,沉声说道:“小兄弟,让你见笑了,还请你见谅。来,请移步给小女看一看。”说着,摆出一个请的姿势,侧让让陆鸿过去。

    陈成见苏方主意已定,也就不劝了,只是盯着陆鸿凶狠说道:“我警告你,好好给苏小姐看病,如果让我们知道你没本事只是想招摇撞骗,你会知道我们的手段的!”

    苏方并没有责怪陈成威胁他的客人,沉着脸,并不说话。

    看得出来,这也是苏大老板的意思。也就是说,如果陆鸿对他女儿的病没有任何有益的帮助的话,今天这么折腾,估计就要有不好的后果了。

    聪明如陆鸿,自然听出他们的言外之意,却并不以为意,只是淡然一笑,让苏方前面带路,走进了“病人”的房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