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美女病人
    苏方把陆鸿几人带上了别墅的二楼。

    穿过富丽堂皇的走廊,来到一个半开着门的房前。

    “我女儿一直在这。”苏方回头对陆鸿说了一句,“进去吧。”

    陆鸿微微点头,示意苏方先进去安排。

    苏方并没有特别的安排,直接推开了门,还没有动作,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

    这是一个中年妇女,相貌普通,打扮朴素,一见苏方,她微微低头恭声招呼:“苏先生,您来看苏小姐?我刚给她换了衣服。”

    苏方颔首点头,道:“张姐,麻烦你了。”

    张姐慌张摇头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

    苏方叹道:“还是要请你继续尽心呀。”

    张姐重重点头,显得非常感动和激动。

    这时候李如文凑到陆鸿耳边低声解释:“这陈姐是苏方请来照顾她女儿的家政保姆,据说很厚道,细心周到。”

    陆鸿点头的同时,佩服的却是苏方的手腕,明明对方只是佣人,堂堂苏大老板却一点架子都没有,相反还一副有求于人的样子,这样的委托,这样的低姿态,想让人不尽力都不行啊!

    看来苏方为了让人好好照顾他女儿,是不惜纡尊降贵,比三顾茅庐的刘备还能收买人心。

    苏方鼓舞完陈姐,他才吩咐对方去做别的事,之后再请陆鸿与李如文进门。

    等到最后他的助理陈成也要迈腿跟进去的时候,他伸手拦了一下,道:“小陈啊,你暂时就先别进去了。”

    “啊?”陈成出乎意料,大为惊讶。

    苏方解释说道:“他们是来诊断的,难免要检查小恋的身体,虽然她昏迷不醒,但怎么也是女孩子,你进去看着不大方便。”

    陈成明白过来,连连点头,刚想说方总英明,可抬头看见陆鸿那年轻的脸,他顿时担心起来,忍不住说道:“方总,那小年轻也是男的,你放心让他接触苏小姐的身体?”

    苏方脸色难看,他自然是不大愿意的,以往给她女儿做检查的医生,无论是西医还是中医,都是专家级的人物,混到这个级别的,大多是中老年人。

    中老年嘛,哪怕是男的,检查病人也让人觉得理所当然,非常放心,不会有其他想法。

    但今天的陆鸿是例外,他年轻的不像话!

    一想到这个男人要接触他毫无知觉的冰清玉洁的女儿,苏方心里就大大不舒服。

    最后,苏方盯着陈成的眼睛,缓缓说道:“那还能有什么办法?总不能因为这个可笑的原因讳疾忌医吧?”

    道理都懂,陈成还是非常不忿,叮嘱说道:“那方总你看着那家伙,别让他做出离谱的动作来。我就在门口等,有什么事情你就叫我,我会立刻进去处理的。”

    苏方笑了,拍着陈成的肩膀说道:“小陈,还是你会为我着想。你跟了我十年,我们一直配合得很好,我也很看好你。其实……你对小恋的心思我都看在眼里。”

    “啊?”陈成吓得不轻,脸都有些白了。

    苏方笑道:“你怕什么!我明知道你对我女儿有想法还留你在身边,可见我对你也是非常满意的。我只有一个女儿,也很开明,不会强制干涉女儿的婚姻大事。我会尊重她的选择。只不过她现在变成了这样,你……”

    “苏总,我相信苏小姐一定会苏醒过来的!”陈成一脸坚定,赌誓说道。

    “但愿吧。”苏方无奈一笑,再次拍拍陈成的肩膀,转身进了房间,顺带把房门关了起来。

    房内,在李如文的带领下,陆鸿已经准备观察病人了。

    一进门,陆鸿咋舌的是房间的布置,不愧是有钱人家,只是一个卧室而已,就大得没边,怎么也有上百平米大小。

    卧室整体是调装潢,淡黄色的墙纸有很多粉红色的点缀,淡雅中有些可爱的景色。

    房子设施齐全,除了基本的生活用品外,连医疗设施都准备妥当了。陆鸿甚至看到了氧气瓶的存在。

    卧室中间是一张大圆床,床单干净洁白,连被子也洁白如新,一尘不染。

    病人就安静地躺在床上,盖着薄薄的床单,只露出脖子以上的部位。

    只是靠近而已,陆鸿就被床上病人的那张脸蛋惊到了。

    脸很漂亮,,脸,鼻子高挺,眉毛如画,嘴唇弧度优美,十足一个美人的外貌。

    但是,脸色白得吓人!如雪一样洁白,几乎可以和那些白色床单相融合了。

    白得没有丝毫血色!

    这白也是透明的,几乎可以让人看清她脸下的血管和青筋,看上去有些恐怖。

    “可惜了……”陆鸿心里暗暗叹气,知道这就是苏方的女儿了——一个昏迷了一年多的女人。

    “这就是我女儿苏恋。”这时候苏方来到陆鸿身边,指着床上的病人介绍,语气充满了悲伤,眼中充满了柔情,还有淡淡的无奈,“她母亲去世后,精神恍惚,从楼梯上摔下去,就此昏迷不醒,已经一年零七个月了。”

    “昏迷一年半以上了?”陆鸿皱眉,“那她在这房间呆了多久了”

    苏方说道:“我们在外面求医一年,大家都束手无策,为了方便照顾她,我就把她接回家里来。”

    陆鸿问道:“你们就让她一直这样躺着吗?”

    “啊?”苏方不明所以。

    陆鸿指着病人说道:“她脸色苍白没有血色,虽然是昏迷导致神经与血液受到不好影响所致,但只怕和你们不注意阴阳调和也有关系。”

    “阴阳调和?”

    陆鸿继续说道:“进来的时候我观察了一下,你家别墅坐西向东,整体光线是很好的。但是你女儿这房子的窗户阳台却是在北边,阳光进不来,本身阴气就重了,你们还让她整天躺床上,也不晒点太阳什么的,那阴气就重得离谱咯!阴阳不均衡,人自然更为虚弱。”

    苏方蒙圈了。

    这又是阴气,又是阳气,搞啥幺蛾子啊,他要的是治病,不是看风水!

    “难道真是来招摇撞骗的?”苏方脑海不由想起陈成说过的话,念头一起,他就愈发怀疑了,顺带连李如文也怀疑起来。

    李如文察觉到苏方眼中的疑惑,赶紧解释:“小陆是学中医的,擅长的是中医的那一套。中医嘛,不就是讲究阴阳调和么。他们认为人体是阴阳的合集,阴阳平衡,身体就健康;阴阳失衡,身体就出毛病。”

    苏方这才恍然,稍稍释疑,对陆鸿说道:“小陆兄弟,你要怎么给我女儿看病呢?”

    说完,心下惴惴,生怕陆鸿提出非分的要求,比如给他女儿来个全身大检查,那他就大大为难了。

    陆鸿略一沉吟,道:“我先给她把脉吧,诊断一下经脉的情况。”

    “把脉?”苏方回过神来,连连点头,“把脉好!把脉好啊!来来来,请!”

    苏大老板松了一口气,连忙给陆鸿让出位置,甚至还帮陆鸿把盖着他女儿身上的被子稍稍掀开,露出病人左边的小半截手臂来。

    手臂也没有血色,白得可怜,倒是她那修长纤细的手指颇为漂亮。

    定了定心神,陆鸿吸一口气,伸手缓缓搭在她的手腕上,开始诊脉。

    这一次,陆鸿直接调动了“元气”来运用,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用元气来给人看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