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元气的诊断
    当陆鸿的右手三根手指搭到病人脉门上时,整个房间都安静下来了。

    李如文是出于对医生的了解,知道中医在某些时刻需要精心体悟,特别是把脉,不单要摸出心脉跳动的次数,还要用心去“听”病人的脉是涩是滑,是沉是溜,从而清楚辨证。

    在这一刻,需要一个非常安静的环境。

    所以,李如文只是安静地等待陆鸿的诊断结果。

    苏方就显得紧张多了,病床上躺的是他的爱女,虽然心里大半是不信任陆鸿的,但内心深处又生出一丝渴望来。

    他渴望能从陆鸿这里得到好消息,最好是能告诉他有办法让他女儿清醒过来。

    当然,做到苏方这个层次的人,强大的理智又告诉他希望不大,但总归还是有一丝奢望的。

    因此,苏大老板全副心神都倾注在陆鸿身上了,目光紧紧盯着陆鸿的脸,想从中看出一丝丝喜怒哀乐来。

    哪怕是一丁点轻松的神情,都足以让苏方心生希望!

    然而,他失望了,他无法从陆鸿脸上看出一点点头绪来,因为此事的陆鸿平静如没有一丝波纹的平湖,没有情绪波动,也没有任何反馈。

    好在苏方也知道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的道理,在陆鸿没有结束诊断之前,他并不敢出声打扰,也只能和李如文一样,安静等待结果,只不过是内心纠结罢了,一个劲地祈祷能有好事发生。

    再说陆鸿,一开始他是颇为平静的,自从练成了养生经第二层境界之后,对于看病这个事,他愈发自信了。

    这份自信使他拥有无法阻挡的底气,也是他一上来就调动元气给床上的病美人诊断的原因。

    当一丝丝的元气从他的手指游透出去,渗入病美人的手腕,陆鸿就感觉对方的身体都要与他融为一体了——

    此刻,他不是病人,但病人也是他了。

    可以这么说,病美人身体的一切情况,在他元气的操持下,全都展露在他的法眼之前!

    他能感受到元气从病美人的手腕上钻了进去,进入脉门,之后顺着经脉游了上去,从肩膀深入她的躯体,之后从血肉里渗透进去。

    只要有经脉的地方,元气都可以无所不在,无所不至。

    元气就像侦查的使者,为操纵者侦探敌情,一如侦察兵,使操纵者得以清楚对方的情况。

    病美人昏迷不醒,像植物人又不是植物人,陆鸿一上来更关注她的脑部情况,因此大量的元气率先涌入病美人的脑部经脉。

    “咦?”陆鸿暗自狐疑了一下,他自认很用心,检查得很仔细了,但是真没有发现病人脑部经脉有淤积的情况。

    按照西医的一般情况,脑部积血,或者脑部震荡,会造成脑部神经受损,从而影响身体的行动,比如说植物人,还有中风,都可以纳入这个范畴。

    这类病情比较容易判断,一个脑部ct,拍片结果一出来,只要看到有阴影面积就可以断定了;或者来个脑电波观察,也能辨别的出来。

    放到中医的一般理论来说,脑部的情况就比较复杂了,有的叫什么马上风,有的叫什么癔症,有的叫中风,或者又叫什么风邪入脑。

    中医讲究阴阳,也就是气的阴阳之分,气又和风有关联,所以中医的很多病都能与“风”车上关系。别的不说,一个感冒,就有风寒和风热之分。

    中风,称之为风邪入脑,自然也是应有之义了。入脑的后果,有的是偏头疼,有的是癔症,有的就是中风。

    植物人症状吗,自然也可以说是风邪入脑。

    陆鸿就是根据这一点重点关注病人的脑部经脉,可大量的元气把病人脑部的血脉里里外外都渗透了,就是没找出风邪淤塞的地方来。

    病人昏迷不醒,似植物人又不是植物人,以致让西医也觉得古怪无法定论。

    陆鸿本来以为病症会隐藏着对方大脑的某一个难以探测的地方,乃至常规手段无法查清楚,那么他无所不至无影无形的元气去了,肯定能从细微的地方发现不同寻常之处。

    没想到啊,他一点发现都没有!

    病人的脑部神经,有一部分确实沉寂,其他的活跃度都很正常!而那沉寂,就算是病人昏迷的征兆,那也不是昏迷的原因!

    这就很古怪了。

    脑部没问题,为什么会昏迷呢?

    陆鸿想不明白这问题,当日他诊断赵非是潜意识作怪,是癔症居多,可那也更多是脑部神经的问题。

    当时他还没练出元气呢,就敢凭所学知识判断出赵非的病因,现在倒好,都有元气可用了,本以为会无所不能,没想到第一次运用就要铩羽而归。

    要无功而返?

    陆鸿虽然不愿意,他还是把渗入病美人脑部的元气收回了体内,他的手也就相应离开了病人的手腕。

    眼见他手部动作一收,旁观的两人以为陆鸿诊断完了,异口同声急问:“怎么样,什么问题?”

    “这个么……”

    一见陆鸿为难,李如文心有些凉了,却不死心问道:“小陆,你也没办法吗?”

    陆鸿没有答话,拿眼去看苏方,只见苏大老板紧抿嘴唇,沉着脸,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深吸一口气,陆鸿从容说道:“稍安勿躁,我还没看完呢!”说完,转到床的另一边,拉出病美人的另外一只手,继续把脉。

    也许是久躺不运动,病美人一切都是病态的,手指修长纤细优美没话说,触手却极其冰凉,不是正常人的体温。

    陆鸿顾不上理会这些,微微蹙眉,元气再一次从手指透出来,进入病人的身体。

    这一次,他把元气扩散成无数细小的气流,从四面八方侦查病情,里里外外,没有一处落下。

    脑部,脖子,四肢,躯体……

    各处经脉,只要元气能去的地方,陆鸿都没有放过。

    这是一个很吃力的工作,陆鸿毕竟刚修成元气不久,虽能运用,却也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东西。

    有了元气,可以让陆鸿借用天地阴阳元气的力量,纯化他的精元,纯粹他的能量,一旦使出来,比常人更强,更快,更厉害。

    但是,运用元气,调动天地灵气,本身就是以身体做载体,那么,所有的压力都会以身体来承受,特别是当陆鸿把元气化整为零的时候,一心多用,一气多元,那就不是轻松的活儿了。

    这不,元气还没有游荡一圈呢,陆鸿的额头就渗出了细汗,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本以为很轻松就能搞定的,没想到会到这一步……”陆鸿暗地里苦笑不已。

    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也没有退缩放弃的理由了,只能继续驱使元气探查病人身体。

    元气游过躯体,没有发现问题后,就来到了五脏六腑。

    肾脏,脾脏,肺脏,肝脏……

    一一渗透,一一排查。

    当大量的元气进入病人的心脏,随着她的心脏跳动而波动时,隐约的,陆鸿察觉到一丝丝涩感。

    很微小,不易察觉,也不影响心脏的跳动,可这一丝阻塞的涩感,还是在无形的元气之下被捕捉到了。

    “嗯?”

    这一丝异常传递到陆鸿身上,他忍不住愈加仔细查探,调动更多的元气进入病人的心脏。

    这是难以言说的异常,如果是平常的把脉,再好的医术,也察觉不出来;仪器的检查,也无法明了,除非把心脏剖开来……

    等陆鸿以元气细细体悟病人心脏的变化后,他整个人都震惊了!

    “这是……怎么会……怎么可能?”刹那间,陆鸿蓦地后悔来给这么一个病人看病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