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中毒
    “好奇心害死猫啊!”

    当陆鸿第二次运用元气给苏方的女儿检查身体有所发现后,他就无比后悔了,恨不得自打嘴巴。

    他这次来苏家,除了和李如文有所交易,有获利的目的外,更多还是好奇心在驱使这种行为。

    为什么好奇?

    只因李如文把病人说成是赵非第二,而且还是长时间都没有苏醒的病人,要请他陆鸿来看,就激起了陆鸿内心深处的那点好奇。

    一是想看看病人到底是什么病情,二是想验证他炼气成功后治病的能力到底有多少提升。

    抱着这两个目的,他来了,如今却后悔了!

    后悔的原因很简单,病人的情况出乎他的意料,昏迷不醒的原因,竟然不在脑部,而是在心!

    这个心,并不是他之前说赵非的那种“潜意识”,而是实实在在的心脏。

    就是心脏!

    心脏到底什么问题,竟然能使人昏迷不醒?

    陆鸿有些头疼了,不敢深入下去,他都想转身就走,最好别人就当他今天没有来过苏家,也没有见过病人,更没有给病人检查过身体!

    “贪心也害死人啊!”陆鸿几乎有给自己剁手的念头,早知道就不应该贪图李如文许下的好处,那就可以不用像现在这么纠结,这么烦心了。

    心再怎么乱,把了两三分钟脉的陆鸿只能慢慢收回元气,从病人身上撒手了。

    微微退了一步,长吁一口气,陆鸿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他可以肯定,这汗虽然是元气多用的疲累,但更多是紧张所致。

    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病人,如何面对李如文,如何面对苏方。

    “小陆,怎么样?”果然,陆鸿才收手,李如文再一次上前紧张询问。

    陆鸿缓缓转身,目光扫过李如文忐忑的脸,再落到脸色绷紧的苏方身上。

    可以看得出来,苏方虽然强自镇定,但那双锐利的双眼却包含希冀、渴望、紧张、无奈的神色,可见他内心有多么的翻涌不定。

    一切裁决,都系于陆鸿身上了!

    陆鸿的目光再次从苏方身上转移到李如文身上,苦笑说道:“李主任,这次你可能给我招惹麻烦了。”

    “啥?”李如文以为听错了。

    陆鸿自顾说道:“我真希望李主任你今天没有来找我,而我也没有到这里来过。这样的话,眼不见心不烦。我很想见死不救,但这又有违我的医德良知,着实让我为难。”

    李如文更懵了,愣愣说道:“小陆,你到底想说什么?”

    陆鸿看了看他,再次苦笑说道:“我多么希望我们没有达成交易的条件啊,早知道我就不贪图你那些好处了。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宁愿我们没有见过面。”

    李如文真是傻眼了,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苏方依稀听出陆鸿的一些意思来,沉声插话:“陆先生,只要你能把我女儿救醒,你想要什么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满足你!”

    陆鸿闻言脸冷了下来,瞥着苏方说道:“你以为我是在向你要好处吗?”

    苏方还是说道:“陆先生,我苏某人在南方市这个一亩三分地上还是能说得上话的,我说话算话,只要你能让我女儿苏醒过来,要钱,还是要物,我都给你!”

    陆鸿冷笑了,声音也很冰冷:“苏先生,有些东西不是钱和物可以买得到的!我虽然没有视钱财如粪土的心胸,但我自信可以凭自己的医术拿到我想要的东西。当一个人病危,医生有救人的手段,你说是钱重要还是命重要?”

    “我……”

    “苏方!”李如文打断了还要说话是老同学,生怕继续说下去激怒了陆鸿,所以他转而呵斥自己同学,“我说老同学,不是谁都像你一样拿钱来说事的。天下奇人异士何其多,人家大把不为钱财所动!是吧,小陆同学?”

    说到最后李如文笑脸如花询问陆鸿,大有赔笑的意思。

    看苏方不说话,陆鸿才叹息说道:“我不高尚,但我也不大愿意让自己随便卷入麻烦之中啊,可惜我心没有那么硬,无法做到当作什么都不知道转身离去。”

    李如文终于听出陆鸿的意思深意,紧张问道:“小陆同学,你的意思是……小恋的病让你很棘手?”

    “何止棘手!”陆鸿声音低沉,“简直是为难!”

    “怎么会为难?”苏方不满了,再一次出声,“你能治就治,不能治就直说,我也不会怪你,何来的为难!”

    陆鸿看了两人一眼,沉默了一会,才道:“我刚才检查过了,病人的大脑神经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不是昏迷的主要原因。”

    苏方说道:“这个不用你说我都知道,医院都检查过了,不是脑震荡造成植物人状态。李如文,你们好像是这样说的吧?”

    “这才是我请小陆同学你来的原因呀。”李如文点头承认,“按理说小恋的情况不至于昏迷那么长时间的,查不出原因,又束手无策,这才一直拖到现在。自从那日听到小陆你诊断赵非为潜意识昏迷,我发现小恋的情况与他非常相似。你能治好赵非,应该也能治好小恋。是不是?”

    苏方闻言动怒了,大声说道:“不是大脑!不是脑震荡!不是植物人!但你们就是查不出来是不是!李如文,你们天天说这没问题,那个没问题,那为什么我女儿就是不醒!”

    李如文尴尬说道:“医学上有些疑难杂症是科学无法解释的。”

    “那要怎么解释?”苏方彻底爆发了,他受够了毫无希望的日子。

    李如文不说话,看向陆鸿,希望这年轻人能给出一个答案,他潜意识觉得陆鸿好像发现了什么。

    苏方顺着李如文的目光落到陆鸿身上,安静下来,现在,他也只能对这个年轻人报最后一丝希望了。

    “唉!”陆鸿长长叹息一声,看着两人的眼睛愈发明亮,酝酿了许久,最后才说道,“我如果和你们说什么心脉堵塞、痹症发作、心神皆失,你们肯定对这些中医理论一头雾水,难以理解。”

    “那就长话短说,直接说能不能治,要怎么治!”苏方急不可耐。

    李如文也说:“小陆同学,我中医理论也不过关,你还是通俗点说吧。”

    “要怎么通俗?”陆鸿问。

    李如文看了苏方一眼,道:“让外行人也能听懂。”

    陆鸿又是一声叹息,摊手说道:“那如果我说病人是中毒导致昏迷,一直无法苏醒,你们信吗?”

    “你说什么?”

    “中毒?!”

    苏方和李如文惊呼出声,人都跳了起来,不敢置信。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