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是被人下毒吗
    中了什么毒?

    面对苏方的质问,陆鸿没有立刻回答,他回头看了看半闭着的房门,沉吟了一下,才说:“苏总,我们能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说话吗?”

    苏方脸色彻底变了,比刚才还要阴沉,他直直看着陆鸿的目光也愈发阴冷,恶狠狠说道:“你要借一步说话?你什么意思?”

    陆鸿悠悠说道:“还能是什么意思,避免人多口杂呗。我不想麻烦上身。”

    苏方大为不忿说道:“什么人多口杂,外面只有陈成,他是我助理,跟了我十年,嘴一直很严,今天的事我不让他说,他绝对不敢说什么!”

    “你确定?”

    “那当然!”苏方无比傲然,信心十足。

    陆鸿叹道:“可惜我这人胆小,怕担上事。苏总,如果你想了解病情的话,还是按我所说的做吧。”

    苏方皱眉了,沉声说道:“小陆,你到底在怕什么?”

    陆鸿顿了顿,凝眉说道:“苏总,我说令爱是中毒,那可不是说她不小心吃到不卫生的东西导致食物中毒,那是让人连续昏迷一年多的毒素。你觉得这是很寻常的事吗?”

    这话一出,相当于挑明了中毒的原因,别说苏方勃然变色,就连李如文也无法安定了。

    “小陆,你的意思是……”李如文感觉说话都艰难了,吃惊地看着陆鸿,半天才把话接下去,“你是说有人向小恋下毒?”

    陆鸿笑了笑,不说话。

    三人沉默下来,陆鸿神色当然,房内只有苏方与李如文粗重的呼吸声,显示两人内心波动极其之大,无法平静。

    半晌,苏方抬头说话:“陆先生,这事你非要搞得这么神秘吗?”

    他直接称呼陆鸿为先生,既有疏离的味道,又有郑重的意思。

    看得出来,他的心被陆鸿搅得很乱了。

    陆鸿答非所问:“苏总,我只能说,你女儿的病情不是一朝一夕造成的,而是长期维持的结果。”

    “长期维持?”苏方闻言先是吓一跳,继而额头青筋暴涨,“怎么维持,用什么维持?”

    陆鸿又不说话了,只是拿眼看门。

    苏方顿时明白他的意思,看来不满足陆鸿的条件,他是不会开口的了。

    想了想,苏方说道:“就在这里说吧,我让陈助理先下楼。”

    “这里没有什么窃听器之类的吧?”陆鸿又问。

    苏方怒了,跳起来喝道:“这是我家,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这里装什么窃听器!你丫是不是来消遣我的?”

    陆鸿很无辜地说道:“电视上都是这样演的,你是老总,和别人有商业竞争,关系恶劣的话,不都这样窃听商业机密么?”

    苏方怒极反笑:“就算要窃听,那也是在办公室或者书房,谁特么蠢到窃听一个病人的房间!你觉得我会把什么商业机密和一个昏迷的病人说吗?”

    陆鸿又说:“那我听说有些人为了监督保姆,会在受照顾人的房间安装摄像头,是不是查看病人的状态。”

    “姓陆的,你有完没完!”苏方双手紧握,差点忍不住给陆鸿的脸来一个拳头。

    见苏方怒不可遏,李如文赶紧揪住还要说话的陆鸿,解释说道:“小陆,是这样的,苏方担心电子设备会影响到女儿的脑电波,禁止没必要的电子产品进入这个房间。因此,他监管得非常严格,还定时检查,除了医疗设备,能够确定没有多余的电子器物。”

    “那我就放心了。”陆鸿松了一口气。

    李如文见状哭笑不得,陆鸿这是什么意思,被吓得连话都不敢说了吗?

    苏方恨恨瞪了陆鸿一眼,警告了一下,这才转身走向房门。

    “等等。”陆鸿叫住了他。

    “你又想干嘛?”苏方脸色不好回头。

    陆鸿指了指门外,道:“除了陈助理,那个在走廊楼梯附近的家政阿姨你也让她先下去吧。”

    “啥?”苏方闻言愣住了。

    陆鸿说道:“那个你称呼她为张姐的人,让她也下去,她好像在拖地。”

    说完,陆鸿转身,面对病人,不再理会苏方的反应。

    苏方带着疑问走到门口,刚打开门,助理陈成就站在面前了。

    “苏总,有什么吩咐?”陈成恭敬地问。

    苏方摆摆手让他不要说话,走出门外,往右一看,果然,一个人在楼梯附近干着活。

    正是刚才的张姐,拿着拖把在拖地。

    苏方彻底懵住了,他家很大,走廊也很长,张姐所在的位置离他所在有二十多米。别说只是在拖地,就算张姐在那里干出更大的动静来,身在房内都听不到动静。

    看不到,听不到,那么,陆鸿怎么就那么笃定张姐在那里呢?

    苏方被震住了,直到陈成叫唤了几声才回过神来。

    看着陈成关切的神色,苏方没有来一阵愧疚,想了想说道:“小陈,你和张姐到楼下厨房准备一下,做一顿大餐,等一下我要招呼朋友。”

    “啊?”陈成吃惊指着自己,“我也去?”

    “对,你也去帮忙。”苏方点头说道,“我怕张姐来不及,你去做个帮手,顺便帮忙协调一下她的要求,如果家里没食材什么的,你去买一些。”

    “那你这里……”

    “今天我没什么事了。”苏方挥手。

    “那我现在就去。”陈成点头告辞,不怀疑什么,转身穿过走廊,在楼梯口附近顺便叫了一下张姐,说了几句话。

    张姐抬头看了一眼苏方,点点头跟着陈成下了楼。

    苏方站在门外,看着两人下了楼,又呆了半分钟,这才转身进房,顺手把房门关了,来到陆鸿面前,低声说道:“陆先生,他们都走了,你现在可以说了。”

    语气里有一丝道不明的意外,似害怕,又似恭敬。

    看来他是真被陆鸿指出张姐就在拖地的话震住了,毕竟拖地制造的声音非常轻微,离得进都听不出动静来,更别说身在二十多米外的房间之内了。

    陆鸿却一语点出来,实在太惊奇了有木有!

    陆鸿见状内心轻笑,他知道自己在苏方的内心种下了一颗神秘而强大的种子,至少,对方不敢随便怀疑他了。

    练成养生经第二层之后,身有内气,气与天合,别说只是察觉二三十米内的动静而已,连苏方整个别墅范围的动静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元气调动,神识一扫,方圆半里的情况他都可以感应得到。别说人那么大的事物了,就是一只小鸟落在别墅顶上,只要扑腾一下翅膀,他都能捕捉到大概的动静与方位。

    元气在手,天下我有,并不是空口白话。

    刚才牛刀小试,震慑住苏方,就是他想要的效果。

    现在看来,效果不错,苏方连说话的姿态都低了许多,不像刚才那样直呼“姓陆”的了。

    看看苏方,又看看李如文,再看看床上的病人,一个凝重,一个好奇,还有一个安静躺着,陆鸿一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了。

    “这样吧,病人的情况很复杂,我不知道该从哪一点开始说起,你们问吧,想问什么就问什么,我为你们解答。”陆鸿最后把选择权交到了两人手中。

    苏方与李如文相视一眼。

    最后,苏方说道:“老李,你是医生,你专业一点,知道要问什么,你帮我问清楚病因。”

    李如文点点头,缓缓转身面向陆鸿,神情忽然严肃起来。

    “小陆,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小恋是被人下毒的吗?”李如文一上来的问题就很劲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