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第二种毒药
    是被人下毒的吗?

    李如文李大主任第一个问题就非常震动人心。

    苏方闻言整个人胸膛笔直一挺,双目放光,凶狠异常,就像一头想要吃人的狮子,只要有个目标就要扑上去撕裂对方。

    陆鸿听了却是苦笑连连,这个问题并不好回答。

    无论说是还是不是,眼前的两人只怕都不会答应。

    说是吧,人家会追问原因,更会追究是谁下的毒。陆鸿只能判断病情,却无法推断病人一开始的造成的原因,更无法推测是怎么下的毒。

    说不是,那苏方两人更是不依了,扯了那么多,制造了那么大的悬疑,最后说不是,岂不是把两人当猴耍吗?

    “唉!”长长叹气,陆鸿又深吸一口气,慢慢说道,“苏总,李主任,我只能说病人中了一种很奇特的毒。这种毒,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毒素,仪器不大可能从血液里检查出来。而这种毒,不是天然产生的,一般人不会误食误用。”

    不是天然,不会误食误用……

    听上去很玄,但意思却很明朗了——

    “该死!”苏方咬牙切齿憋出两个字来,眼中放出的光芒更骇人了,他目光幽幽盯着陆鸿,满脸阴沉,继续追问,“陆先生,请你说说是什么毒,是怎么下的,又要怎么治!”

    “你这是三个问题。”陆鸿面无表情说道。

    “你……”

    “行了行了,说好是我来问的!”李如文阻止老朋友的怒火,示意他稍安勿躁。

    说完,不待苏方同意,李主任转头就问陆鸿一个经过思虑的问题:“小陆,你说毒不是天然的,那就是合成的了?什么东西合成之后能让人昏迷如植物人,还无法检测出来?”

    陆鸿答道:“类似的东西很多,化合物方面有乙醚什么的,别说昏迷,过量的话死人都有可能。很多植物也有这样的作用,就是最常见的夜来香,燃烧起来,一样致人昏迷。”

    李如文不满说道:“我问的是导致恋儿昏迷的东西,你觉得会是什么事物?”

    陆鸿双手一摊,道:“我刚才说了,能有这个作用的东西太多,我无法告诉你是什么东西。”

    苏方急了,大声说道:“扯了那么多,你和我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老苏!”李如文非常不满瞪了苏方一眼,直到苏方表示退缩,他才继续问陆鸿,“小陆,我知道你们中医有一套判断病因的系统,以你的学识和经验来说,你觉得最有可能是什么事物导致恋儿成这样的?”

    陆鸿笑了,说道:“李主任是明白人啊。你既然那么有耐心地询问,那我就只能给你详细说一说病情了。”

    “请不吝赐教。”李如文难得一笑。

    陆鸿组织了一下语言,凝神说道:“病人的脉象乍听之下除了虚弱,并无异样,但仔细甄别的话,可以诊断出她的心脉颇涩,也就是有心脉受阻的迹象。心脉受阻在西医诊断来说,最大的可能是心脏综合征,也许是心肌梗塞,也许是冠心病之类的。”

    “我女儿心脏没有病!”苏方忍不住说了一句。

    陆鸿点头说道:“这我知道,因为这类病很容易诊断出来,如果她是这类病发作,你们肯定早就发现了。我给她切脉的时候,那异样非常微小,我都几乎忽略过去,如果不是……”

    陆鸿停了下来,他想说的是如果他没有练成内气,也无法察觉病人心脏有痹症。

    但这话不能宣之于口,只能换个说话说道:“如果不是我足够细心,足够仔细,也无法给出判断。总之,经过我的切脉,以及观察,我得出病人有痹症的结论。”

    “痹症?”李如文大大皱眉,一副老司机口吻问道,“小陆,你确定是痹症?痹症不是发生在肢体吗,怎么会在心脏,又怎么会导致昏迷不醒?”

    陆鸿耐心说道:“痹症在中医上是一个笼统的概念,是一个统称,就像癔症一样,可以是老年痴呆,也可以是精神分裂。这痹症也一样,手脚麻痹是痹,心肺麻痹也是痹。内经有云,心痹,则血脉不畅,心塞血僵,神蒙。意思就是说,心脏的痹症会导致神识不清。”

    李如文苦笑说道:“小陆你说得很玄乎,我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如果是站在我的角度,心脏的病就是心脏的病,怎能作用于脑呢?”

    陆鸿悠悠说道:“所以你们一向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而我们中医,你头痛我们可能反而会医脚,把人体当做一个系统,不使之断裂,从而综合医治,达到标本兼治的目的。”

    “好吧。”李如文点头说道,“就算你说得有理,是心脏的问题导致昏迷,那么,你怎么能断定是中毒呢?”

    陆鸿笑道:“这很简单,因为我从医书上看过类似的记载。”

    李如文一拍额头,无奈说道:“又是你的祖传医书?”

    “不可外传。”陆鸿笑着附和。

    李如文沉默了。

    陆鸿又说:“至少我确实凭医书的记载治好过赵非,不是吗?”

    李如文点头说道:“不错,这正是我今天请你来此的最大原因,也是我仅存的希望。”

    陆鸿瞥了一眼病床上昏迷的病美人,同情说道:“虽然我不知道是谁给病人下的毒,不过我能断定是中了毒。这类毒,以我的见识,不外乎三五样罢了,只要用心,也不难查出是什么毒来。”

    “真的?”苏方惊喜得跳起来,一把抓住陆鸿的手,无比焦急,“陆先生,你能确定是什么毒?那你能治吗?”

    陆鸿慢慢拽下苏方的手,淡然说道:“不是我能确定是什么毒,而是要你们自己去排查。”

    “我们查?”苏方不敢置信,又恼又无奈,“我们哪有这个本事!”

    李如文也说道:“是啊,小陆,你这不是为难我们吗?”

    陆鸿正色说道:“解毒么,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最基本的前提就是确定毒源,只有明确是什么毒,才能有针对地下药解毒。如果你们直接问我能不能治,我说可以,但是我要在病人身上一一试药,一一排除,你们愿意这样折腾吗?”

    苏方与李如文顿时无言以对,以身试药,不是谁都有这个勇气这个决心的!

    “陆先生……”苏方以哀求的语气说道,“请你帮帮我的女儿吧!”

    这次苏大老板学乖了,以情动人,不敢再拿利益来诱惑,生怕再一次惹恼陆鸿。

    经过陆鸿这一番长篇大论,他就算再不信任陆鸿,内心也绝对动摇了,对陆鸿不说是言听计从,也打心底希望陆鸿能施之援手。

    他现在只能依靠陆鸿了,除此别无他法!

    哪怕陆鸿是来招摇撞骗的,就刚才那番话,也足够把人给忽悠瘸了!

    陆鸿看看病人,又看看两个一脸期待神色的中年人,无奈叹了一口气,道:“罢了,虽然明知道这可能是一个大麻烦,但我还是忍不住指点你们。”

    “请说!”

    “请说!”

    苏方和李如文异口同声恭敬请求。

    陆鸿悠悠说道:“我刚才是不是说过病人的中毒症状不是一蹴而就,而是要长期维持的结果?”

    “长期……维持?”

    听者两人先是一愣,继而惊悚起来。

    “小陆你是这样说过,你的意思是……”李如文率先问了出来。

    陆鸿说道:“不管是治病的药,还是毒人的药,都有一个时效的问题。也就是说,随之时间的推移,药效会慢慢减弱,直至消失,毒药也不例外。”

    “这很好理解。”李如文点头附和。

    陆鸿接着说道:“毒药的药效又可以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极毒,一下子就把人毒翻,药效猛,时间快,这种毒药往往副作用很大,可以说是用药过量。现在病人血液找不到毒素,脑电波也没有太大的异常,可见并没有太大的副作用。那么,自然就排除极毒的情况了。”

    “那只有第二种情况了?”李如文问。

    陆鸿点头说道:“想必你们也能想到第二种毒药的情况了,确实,它是一种经过精心调制的合成药物,用量极其精当,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完全按照制药人想要达到的目的而制定。要你昏迷你就昏迷,要你死你就死,要你生不如死你就生不如死。”

    “真有这样的药?”苏方愈发惊悚了,喉咙都干了,话都有些说不出来,扭头看床上的女儿,脸色既怜悯同情,又极其难看,蕴含着潜藏的愤怒。

    陆鸿面无表情说道:“我们行业内,医者又有两种,一种是正医,就是治病救人的大夫。另外一种叫毒医,也叫邪医,他们专门研究毒物的作用,有的是想通过以毒攻毒来治病,有的却彻底走上邪路,以毒物害人。当然,其中的详细情况,就不是你们可以理解的了,我也不好多说。”

    “真……真的?”李如文也吓了一跳,不敢相信。

    陆鸿笑笑不语,是不是真的他也无法确定,华老头却和他提过这样的事情,还嘱咐他说一旦碰上这类毒医,一定要小心谨慎,免得中了招。

    当然,现在时代不同了,这类毒医见不得光,已经很稀少了,还有没有都不一定。

    不过今天,陆鸿倒是怀疑被他碰上了这类的情况?

    床上的病美人症状无一不在告诉他,她是真的中了精心制造的可以麻痹心脏的毒药!

    这类毒药,非常人可以制造,需要潜心研究,还要有相对的传承,无法凭空生成。

    那么,怀疑是毒医所为,又有什么稀奇的呢?

    见两人吓坏的样子,陆鸿不敢多说了,对苏方说道:“苏总,现在想知道令爱是中了什么毒,唯一的办法就是你排查这一两年来令爱所有吃到的东西用到的东西,列出一个清单来,看看什么是经常出现的,哪些是常见的,又有哪些是偶尔或者必然出现的。”

    苏方冷声说道:“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

    “我知道。”陆鸿点头说道,“甚至我还要求你事无巨细,都不要放过,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要忽略。不过你不专业,你不知道哪些东西会导致昏迷。所以,我要求你最后给我一个常用清单,由我来查找那个不同寻常的事物,如何?”

    苏方沉声说道:“给我两天时间,我一定给你一个详细的清单,无所遗漏!”

    陆鸿笑道:“很好,你现在的心态我很满意。”

    他确实很满意,病人已经昏迷一年多了,也不在乎这排查的两天。苏方却没有关心则乱,没有急着让他治,真不愧是做大事业之人!

    苏方紧握拳头说道:“别让我查出是谁干的,不然我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陆鸿笑笑,摇摇头,其实要查是谁并不是难事,只要想想谁是病人昏迷不醒的最大受益人,那嫌疑人就出来了——就看苏方要怎么查下去了。

    “那我现在就回去,看看这两天麻烦会不会上门吧。”

    陆鸿说了一句让人莫名其妙的话,挥挥手就走了,留下一脸懵逼的两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