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幕后指使者
    又是一日正午。

    十月中旬不到,烈日虽猛,却不像往常那般闷热了。天高气爽,时不时吹来的风夹着凉意,天地总不至于再是烤炉,人也不被烤得那么厉害了。

    秋天快来了。

    陆鸿从学校食堂出来,一个人慢悠悠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此时正是午饭时间,水足饭饱的陆鸿一脸的惬意,边走边剔牙,优哉游哉,并不像其他同学那样行色匆匆。

    也是,虽然秋意渐渐抵达,不过南国的秋天从来都可以忽略不计,烈日当头,站在太阳底下总不是舒服之事,无论是刚来吃饭还是已经吃过的,都想快步离开阳光能照射的地方。

    也就只有陆鸿才有这个闲心在散步,实在是因为体有内气,他的身体可以和天地同步,随时调节体温来使用外部的气候。

    冬天冷,他的身体就暖和;夏天热,他的身体也凉爽。

    这就是养生经第二层境界的妙用,对身体最基本的保护。

    别人没有陆鸿这个本领,自然还在苦恼头顶的烈日,以致连他的舍友都抛弃了他,让他一个人在饭堂吃饭。

    别说钟歌这个大胖子,就连马文那么瘦都无法忍受正午饭堂的热度,两人根本不敢在人满为患又很多热菜的饭堂用餐,而是用饭盆打回宿舍,一边吹着风,一边享受饭菜。

    这也是很多学生的选择。

    陆鸿不一样,他是学中医的,对于用餐很讲究,现在还年轻,不用考虑量多量少的问题,但对于养生之道他还是颇为重视的,因此,细嚼慢咽,给肠胃一个缓冲接受的时间,是陆鸿的用餐习惯。

    一个男人吃得那么斯文,在众多狼吞虎咽的环境下,是很难交到朋友的。

    这不,离开了钟歌几个熟人,陆鸿也只能一个人孤独地在饭堂用餐,吃完之后,再孤独的一个人走回宿舍,与其他三三两两结伴谈笑风生的学生大相径庭。

    好在他也颇为享受这种境况,不过很快他悠闲的心境就被打破了,心情变得很糟糕。

    穿过校园小道,转过一个人工湖,眼看就到宿舍了,在宿舍楼转角的地方,四个男子堵住了陆鸿的去路。

    四人横成一线,在两米外拦住陆鸿,最右边一个手中拿着一张相片之类的东西,举在面前,看了几眼,又再对着陆鸿看了几眼,最后大声说道:“大风哥,就是这小子!”

    这四人年纪都不大,看上去没有一个超过三十岁的,打扮看上去绝对不是正经人,穿得花花绿绿,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

    为首的一个人高大强壮,身高一米八以上,露出的两条臂膀肌肉结实,魁梧,威武,乍看之下就颇为吓人。

    “你就是那个什么陆鸿?”被叫做大风哥的强壮男向前走了两步,面对陆鸿,饶有兴趣地打量陆鸿。

    慢慢的,其他三人绕着陆鸿围了起来,既挡住他的去路,也截断了他的退路。

    这架势,怎么都不像是能好好说话的样子。

    一般人看到这阵仗,就是不腿软也心里打鼓不停了,陆鸿却好整以暇,神色淡然,头也不动,眼角一瞥,扫了四人一眼,很冷静地说:“我好像不认识几位。”

    大风歌嘿嘿笑道:“认不认识都不要紧,反正我们也不认识你。我们只要确定你是陆鸿就行了。”

    陆鸿很好奇地问:“我就是陆鸿,有什么事呢?”

    “中医学院的陆鸿?”大风歌又问。

    陆鸿还没回答,那个手中持有相片的小弟又大叫一声:“大风哥,绝对是这小子没错,有相片呢,不会认错人的!”

    大风哥对陆鸿说道:“你听到了,我们找的就是你。”

    陆鸿也说:“我知道,而且看你们是来者不善的样子。我们就开门见山吧,说,找我什么事?”

    大风哥指了指小弟三人,哈哈笑道:“有人叫我们来教训你!”

    “谁?”陆鸿问道。

    大风哥看傻子一样说道:“你觉得我会告诉你?我们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还没有告密的先例!”

    陆鸿依然面色不改,缓缓说道:“是赵非叫你们来的?”

    “赵非是哪根葱?”大风哥非常不屑。

    “那就是李钰?”陆鸿又问。

    “这又是何方神圣?”大风哥还是不屑。

    陆鸿再问:“难道你们是要为空手道社团出头?”

    大风哥无比讶异,道:“行啊,没想到你这小白脸那么牛掰,竟然得罪了那么多人?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没空理会你们这些学生过家家的玩意!”

    陆鸿叹道:“这么说来不是学校的人?那校外的话,我是真想不出得罪过谁了。”

    “你……竟敢套我的话?!”大风哥大怒。

    陆鸿说道:“校外的人……不知道人家是要你们怎么教训我呢?只是揍我一顿,没有别的吩咐?”

    大风哥又讶异了:“你怎么知道人家还有别的说辞?”

    陆鸿悠悠说道:“无缘无故教训人,肯定达不到目的呀,我想除了揍我一顿,肯定还要教我如何做人,电视上都是这样演的,不是吗?”

    “电视……”大风哥嘴角抽搐,一脸黑线。

    陆鸿正色说道:“按照电视上的套路,你们这些混混,最后肯定都只是被虐的打酱油的配角而已。”

    被虐?

    大风哥彻底怒了,吼道:“竟敢消遣我,我看你是找死!兄弟们,别废话了,给他点颜色瞧瞧!”

    带头大哥一声吩咐,他手下的三个弟兄早就摁捺不住心中澎湃的狂躁基因,纷纷狞笑冲向陆鸿。

    人未到,拳脚都先出来了,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先乱拳打倒陆鸿,之后再上去一阵狂踢猛踹,然后彻底结束战斗。

    这是他们惯用的招数,配合默契,很多人都倒在他们的脚下。

    然而很不幸,他们碰上的是陆鸿!

    一个古武高手!

    说实在的,这三人完全是街头斗殴的混混,身手是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比观赏性质的武术还要大大不如。

    面对这样的对手,陆鸿那是一点兴致都提不起来,他甚至连与对方周旋的兴趣都没有。

    因此,陆鸿出手毫不拖沓,脚步轻易,唰唰唰,已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连出三拳。

    砰!砰!砰!

    三拳一一结实地打在三人肚子上。

    “啊……”

    连续三声惨叫,三个身影倒在了地上,捂着肚子,翻滚哀嚎,却是连站都站不起来了,更别说继续战斗。

    “纳尼?”

    大风哥看得傻了眼,他还没明白怎么一回事,他的三个兄弟就躺地上像死狗一样了。

    “咕噜!”大风哥好不容易咽了一口口水,看向陆鸿的目光充满了惊疑。

    陆鸿向大风哥灿烂一笑,道:“电视看多了,我觉得这样的戏码很无聊无味,所以我想改一下剧本,来一点不一样的东西。你们说,把你们打倒了,再拷问谁派你们来的,有没有大片电影的风格呢?”

    “你……”大风哥忍不住退了一步,内心有点恐惧,说话也不利索了,“你想怎么样……”

    陆鸿笑道:“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是你想怎么收场。说出你的目的,以及幕后指使者,你可以安然离去,不然的话……嘿嘿!”

    “别以为我是吓大的!”大风哥胸膛一停,双手握拳,嚯嚯挥舞两下,完全是拳击的架势,“我告诉你,我也是练过的!你以为我这身肌肉是白来的吗?”

    “拳击?”陆鸿笑了笑,他还没有与拳击手过过招呢,现在领教一下也无妨。

    这么一想,陆鸿脚不停留,一步步逼向大风哥。

    “看我的厉害!”大风哥没有坐以待毙,他主动出击,先摆出拳击防守的架势,继而右拳直出,捣向陆鸿的面门。

    呼!

    拳出如风,彰显大风哥这一拳力量颇大。

    陆鸿直摇头,大风哥也就是业余拳击的能力罢了,真不够他看的。

    面对直扑面门的拳头,陆鸿不闪不避,一掌推出,噗的一声,不偏不倚挡住了大风哥的拳头,紧接着,变掌为拳,紧紧握住了大风哥的拳头,使他进不得,退不了。

    “啊……”大风哥只觉得陆鸿的拳头力量大得没边,抓得他手都要碎了一样,痛得两眼昏花。

    “放手,放手……”大风哥哀求不已。

    陆鸿却没有依他所想,手一抖,把大风哥整个人晃了一下半跪在地上,就像跪在陆鸿面前求饶似的。

    识货的人能看出陆鸿彻底用太极功中的巧劲与狠劲,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就这样制服了大风哥。

    大风哥一手被抓,身子又跪在地上,浑身还痛得没有了力气,别说反击,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了。

    他算是彻底明白过来,他们上门找人麻烦,却踢到了铁板上!

    眼前的年轻人,身手高明不说,还不是好相与的,说打就打,出手还不容情!

    “兄弟,兄弟,我们又话好好说,好好说……”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旁边三个兄弟倒在地上半天都爬不起来,大风哥就亡魂大冒,冷汗流个不停。

    陆鸿冷冷看着他,声音也很冰冷:“其实就算你不说,我也大概猜到谁要你们对付我。只不过我还是想听听你们的目的,以及到底是谁指使你们的。”

    大风哥沉默以对。

    “不说吗?”陆鸿冷笑。

    大风哥苦笑说道:“兄弟,我们出来混,得讲义气……哎哟!疼疼疼!松手,松手……饶命啊饶命,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见对付屈服,陆鸿才微微一笑:“多点配合,少点套路,我们还能好好说话,如果你有不实之言,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大风哥连说不敢,紧接着一五一十交代了实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