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进局子
    说实在的,当来人堵在陆鸿宿舍门口前,就已经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去了,而且是带着惊惧与好奇的神色。

    只因前面的两人一身警察服饰!

    明亮而特殊的警服,简直可以亮瞎很多人的狗眼,好奇的同时,自然也就害怕了。

    两个警察来学校宿舍做什么?

    调查?还是抓人?

    不少人感觉脖子一凉,远远躲开。这里都是年轻的学生,再怎么拽,面对我们的警察叔叔,都难免忐忑。

    两个警察都是男的,一个年级稍大,四十来岁的样子;另外一个还年轻,二十出头。两人身材都很精壮,看上去是能干事的人。

    年轻的那个警察挡在门口,往103宿舍严肃问道:“你们谁叫陆鸿?”

    此时还不到下午吃饭时间,陆鸿宿舍三人都在。

    听到是找陆鸿的,钟歌立马站起来询问:“两位同志,你们……有什么事吗?”

    “你就是陆鸿?”刚才问话的警察眼一瞥,努努嘴,冷冷说道,“跟我们走一趟吧!”

    钟歌闻言脖子一缩,害怕了:“走……走一趟?怎么回事啊?”

    年轻警察不耐烦了,喝道:“问那么多做什么,跟我们回局里你就知道了!”

    钟歌冷静下来,向想要站起来的陆鸿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稍安勿躁,这才继续和警察说道:“同志,你搞错了吧,我们这边没人丢什么东西,也没有失窃报警,去警局做什么?”

    说着,钟歌充满疑惑的目光反而是看向陆鸿,感觉有些头疼,说实在的,他这个宿友真是能搞事之人,开学到现在,都不知道出多少状况了!

    现在更牛掰,连警察都找上门来了!

    钟大胖子真想膜拜陆鸿说道:“老大,你就不能消停消停吗?”

    虽然忐忑,也虽然不满,不过作为宿友,钟歌认为自己有义务为陆鸿出面,至少得问出是什么情况吧?

    他不想独自作战,不停向马文打眼色,让他出来并肩作战。

    马文给钟歌那恶心的眼神恶心到了,不得不站起来,他搓了搓手,对眼前的警察说道:“警察同志,你们出来执法,首先要出示证件吧?之后得说明事由吧?另外想要把人带走,还要出示拘捕文书吧?”

    马文是冷静的,也算是学霸,懂得一些律法,现在总算有了用武之地。

    钟歌暗暗给他竖了根大拇指,有些佩服,至少人家比他有理性条理得多呀!

    听得有人质问,年轻警察旁边的中年警察忍不住出面了,他推开同僚,笑着说道:“同学们,是这样的,我们呢,不是要来拘捕谁,只是有些事要带人回去做调查罢了。有人报案,我们把当事人带回去做调查,我们是有这个权力的。另外呢,协助调查,也是你们的义务!陆鸿同学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

    说完,他目光落在安坐椅子上的陆鸿身上。

    不得不说,老警察办案经验就是丰富,他一眼看出三人当众谁才最可能是他们要找的人。

    在他看来,胖子和瘦子出面说话,反而是有恃无恐的表现,自然就不会是当事人了。那么,安静不说话的陆鸿,恰似有嫌疑的心虚!

    面对中年警察炯亮的目光,陆鸿缓缓站了起来,他面无表情,开口问道:“你说有人报案,请问我犯了什么事?”

    中年警察忽然笑了,问:“你是陆鸿?”

    “不错,是我。”

    中年警察公事公办说道:“你好,我叫刘强,南方市医科大分局警察,这是我同事方飞。这是我们的证件,你查看一下。”

    说完,他先拿出一个证件来,之后催年轻警察也拿出来。

    两人把自己的证件打开,直直摆在三人面前。

    “上面有我们的警号,如果你们有怀疑,可以打电话去查询一下。”阅历丰富的刘强呵呵笑道,显出很娴熟的处置经验。

    钟歌与马文面面相觑,没想到人家来这么一出,他们顿时无计可施了,想插科打诨都没有办法。

    陆鸿也皱眉了,叹气道:“你们这是非要带走我的节奏了?”

    刘强正色说道:“有人报案,我们自然要仔细调查呀!”

    “什么案?”

    “殴打他人,致人身体受伤。”刘强严肃说道。

    陆鸿先是一愣,继而笑了,道:“你们是那个什么大风哥叫来的?”

    他想起中午来找麻烦的大风哥几人,对方能耐了呀,这才半边不到,竟然报警了,还反过来诬告他伤人!

    这大风哥也太怂了吧,你一个混混,搞黑社会的,找人麻烦不成,最后还报警,还有脸混黑社会吗?

    刘强摇摇头,说道:“我不认识什么大风哥,有一个叫陈大风的人来我们警局报案,说你对他进行了人身伤害,给我们验了伤,还指名道姓说是你,可谓人证物证俱在,按照规定,我们是要带你回去做调查的。陆鸿同学,方便的话,请你协助我们。”

    “陆老大,你又打人了?”陆鸿还没说什么,钟歌就叫了起来,满脸不可思议看着陆鸿。

    问题是,他为什么要说“又”字呢?

    陆鸿苦笑不已,今天中午大风哥等人找他麻烦,他制服了对方,套了话之后回到宿舍,并没有和宿友两人提及此事,就是生怕对方问来问去。

    “中午的时候有几个小混混来找我麻烦。”陆鸿叹气说道,既是向钟歌说明,又是向眼前的警察解释,“他们说是受人指使,要教训我,最后反而被我制服了。没想到……”

    没想到对方这么怂!

    钟歌一听,不管三七二十一,扭头对刘强说道:“刘警官,人家陆鸿这算是正当防卫吧?他们人多欺负陆鸿一个,我们不报案就不错了,他还敢诬告?怎么的,要讹诈吗?”

    刘强笑呵呵说道:“是诬告,还是讹诈,等我们调查清楚就知道了嘛。所以说,陆鸿同学你还要积极配合呀。”

    “你们是非要带我回警局了?”陆鸿皱眉问道。

    刘强和颜悦色说道:“把事情调查清楚,大家都有好处嘛。”

    陆鸿盯着刘强,一字一顿问道:“你们是局里有人叫你们来,一定要带我回警局?”

    刘强脸色一变,不悦说道:“陆鸿同学,你什么意思?”

    陆鸿说道:“我的意思很简单,做事情最好不要出头,免得最后难以收场。陈大风是谁,不过是一个混混罢了。他不要脸面把事情闹到警察局去,你以为他愿意吗?而让你们来学校抓我,你以为是件美差吗?”

    刘强脸色愈发难看了,眼神闪烁,不知道在想什么。

    “强哥,和他啰嗦什么,反正我们是按规章办事,他如果不跟我们走,就拷他回去!”那个叫方飞的警察毕竟年轻气盛,非常不满陆鸿的态度,他也跟着强硬起来了。

    刘强瞥了方飞一眼,转而对陆鸿说道:“小兄弟,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而已,还请你配合,不要为难我们呀。当然,如果你需要和谁联系,想要做什么准备,我们绝对不会阻拦,等你办妥了再去吧。实在是那个陈大风就呆在我们局里,一直在闹,说不给个说法他就不走了,所以说,你不去不行呀。”

    陆鸿闻言讶然:“那家伙竟然苦苦追着不放了?”

    刘强苦笑说道:“是啊,我也头疼,所以还请小兄弟配合配合。”

    “强哥!”方飞听刘强说得愈发客气,都有些讨好陆鸿的意味了,顿时大为不满,双眉竖立,扭头等着陆鸿,气呼呼说道,“姓陆的,你到底走还是不走!”

    刘强并没有阻止方飞的耍横,他静立一边,双手垂着,就好像在看戏。

    陆鸿瞄他一眼,顿时明白对方是想通过方飞这个年轻人在试探他了,略一沉吟,说道:“跟你们去一趟也行,不过我要先打个电话。”

    “怎么,求救吗?就你事多!”方飞冷哼不已。

    “小方,人家还不是犯人,打电话什么的是他的自由,我们没权利阻止嘛。”刘强笑起来说道,“陆鸿同学,你尽管打吧。打完就跟我们走?”

    “我不会为难你们,只希望你们也别为难我。”陆鸿淡淡说道。

    一听陆鸿真要跟着走,钟歌急了,连忙说道:“陆老大,你不能贸然去什么警察局。这事我看还是通知学校领导吧,先通知班主任,不然通知王主任也行,让他们出面来处理。”

    马文也劝道:“是啊,我们只是学生,最好还是由学校出面处理这种事情。”

    方飞听了冷笑不已,道:“学校领导出面就没事了?我告诉你们,犯了事,再大的领导来都没用!该怎么做就得这么做!”

    陆鸿直视这个年轻的警察,呵呵笑道:“你倒是很有原则的样子,希望你不是嘴上一套心里一套。这年头,套路太多啊!”

    方飞怒了:“你……”

    “小方!”刘强再一次阻止方飞用强,转头笑嘻嘻对钟歌说道,“这位同学,你以为叫学校领导出面就是保护你的朋友吗?打架嘛,本来事情不大,说不定道个歉陪个礼就解决了。你把学校领导叫出来,事情就大条许多了,他们一生气,给你朋友一个处分,岂不是更糟糕?”

    “这……”钟歌说不出话来了。

    “钟歌,你放心,我有分寸。”陆鸿笑着宽慰钟歌。

    钟歌猛翻白眼,陆鸿自有分寸的话是最不可信的,每次都这样说,但每次都把事情闹大。

    这次还不知道如何收场呢!

    陆鸿倒是专心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当陆鸿接通,称呼对方“苏总”的时候,刘强眼皮一跳,心儿一紧,有些忐忑,整个人也紧张起来。

    没错,陆鸿直接打给了苏方。

    这事本身就是苏方惹出来的麻烦,自然要让他解决。

    “苏总,你又给我惹麻烦了……”陆鸿上来就是这一句,直接把苏方吓得不轻。

    当陆鸿把眼前的情况说完,苏方没有别的保证,直接问了一句:“你说对方是什么分局的?”

    “医科大分局。”陆鸿似笑非笑盯着紧张的刘强看,报了他们的家门。

    “陆先生,你放心跟去,很快他们就会礼送你出来了。”苏方终于给了一个保证。

    陆鸿叹气说道:“苏总,希望你能重视啊,别大意。”

    “你的意思是……”苏方听出了陆鸿的深意,一时怀疑。

    陆鸿叹道:“我说过你家的事非常麻烦啊。”

    苏方沉吟了一下,道:“这事我亲自出面,陆先生放心吧。”

    陆鸿放了一半的心,挂了电话,与钟歌、马文交代几声,转而跟两位警察到了警察局。

    等他再一次见到大风哥,看到对方的模样,陆鸿才明白他刚才为什么只放心一半,另一半却提了起来。

    事情,好像有些大条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