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诬告
    “这还是大风哥吗?”

    看着眼前的人,陆鸿眼都直了,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景象——一个包裹得像粽子一样的人瘫坐在医科大警察分局(因河蟹神兽原因,以下某暴力机关一律称为警察局,请勿以现实对号入座)大厅长廊的长椅上。

    他的额头贴了纱布,眼角裂了,嘴角青了,鼻子看上去也有些歪,总之就一副被人揍得鼻青眼肿的模样。

    另外,右手好像也折了,打着石膏,吊着长带,耷拉在脖子上;此外,好像腿也有些问题,缠了厚厚的纱布,看上去走路都是问题。

    就这么一个人,简直和木乃伊差不多了,能是陆鸿今天刚刚认识的五大三粗的大风哥划上等号?

    “陈大风,陆鸿来了,你看是他吗?”在陆鸿怀疑的时候,年轻的警察方飞像木乃伊吆喝一声,彻底粉碎了陆鸿的疑惑。

    “嗬嗬!”木乃伊喘着气,扶着椅子,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稳重的刘强扭头问陆鸿:“他就是告你的人。”

    陆鸿还没说话,只听到木乃伊愤怒地说:“方警官,就是他!就是他把我打成这样的!”

    陆鸿顿时瞠目结舌了,如果说认不出对方来是因为对方被揍得脸他妈都认不出来了,可声音不会骗人,正是大风哥的声音!

    “搞什么鬼?”陆鸿满脑子疑问,大风哥找他麻烦,他并没有过多在手脚上纠缠,很快就用太极功的巧劲制服了对方,最大力的地方也就是握住他的手掌捏了一捏而已,身体的其他地方一点儿接触都没有。

    怎么会搞出一个伤兵来呢?

    “你是大风哥?”虽然已经从声音辨认出对方来,但陆鸿还是忍不住怀疑问了一句。

    大风哥咧了咧嘴,嘴角抽痛,吸了一口凉气,才满脸怒容说道:“怎么,打了我就不认了?正是我陈大风!陆鸿,别以为你武艺高强就可以随便欺负人,这年头是法制社会,我拿你没办法,自有警察叔叔来给我主持公道!”

    陆鸿目瞪口呆了,指了指自己,不信问道:“你确定你这怂样是我造成的?”

    大风哥眼神一闪,这才狠狠说道:“怎么,想不承认?两位警官,你可得为我做主啊,这家伙把我伤得那么重,我要告他!我要让他坐牢!”

    方飞朗声说道:“我们不管你们有什么恩怨,不过伤人就是伤人了,我们会按规定处理的。”

    刘强却呵呵笑道:“陆鸿同学,陈大风同志,现在呢,你们当事人双方都在这里了,我们就看怎么处理这事吧。一切都按程序来,成不?”

    大风哥嚷道:“怎么处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了解过了,打人在你们警察看来不算大案件,你们总是想协调解决纠纷,搞什么赔礼道歉就完事了。我告诉你们,这事我不要道歉,也不要赔礼,我就要打人者付出代价。我要以故意人身伤害罪告他!”

    说到激动处,大风哥伸出手指直直指着陆鸿,大有要消灭陆鸿的气势。

    陆鸿心思百转,好像明白什么了,他上下打量大风哥之后,笑道:“大风哥,你确定自己包成这模样就可以诬告我了?”

    “诬告?”大风哥冷笑,“我有人证物证!”

    “人证?物证?”陆鸿呵呵一笑。

    刘强提醒说道:“陆鸿同学,按照陈大风的说法,他说他和朋友到医科大校园去玩,不小心撞了你,发生口角,你仗着自己会武术,踢倒了他几个朋友不算,还把他狠狠揍了一番。现在呢,他几个朋友愿意做证人,众口一词,确实说你打了他们。这算是人证了吧?”

    陆鸿闻言,笑着反问:“一面之词,也能当证据?那我反过来说他们想人多欺负人少,我只是正当防卫而已,行不?”

    “正当防卫?那还有个防卫过当的说法呢!”一旁的方飞忍不住高声喝道,“你说正当防卫,不也是一面之词?我们了解过了,你这个人仗着自己会武术,动辄与人动手,已经打伤过好几个人了,连你们军训的教官都被你打晕过!你是有前科的人!”

    陆鸿一愣,问:“这你也知道?”

    方飞正色说道:“对于涉案之人,我们当然会事先调查一番。”

    陆鸿瞥了一眼大风哥,耸肩说道:“这才半天不到而已,你们能调查到什么呢?我看是大风哥说的吧。你们就不想想,他一个随便到校园游荡的人,怎么会当我的情况如此了解呢?”

    方飞一愣,与刘强对视一眼,目光再转移到大风哥身上,有了怀疑的神色。

    大风哥急道:“警官,这家伙打了我们之后扬长而去,我是向他们学校的同学了解这人的。他们都说他武艺高强,还在擂台上把人打昏迷了好几天!你说,如此暴力之人,一言不合打人不是正常吗?”

    方飞慢慢点头。

    刘强目光转到陆鸿身上,继续说道:“陆鸿同学,说完人证,我们再说物证吧。物证就是陈大风身上的伤,脸上的伤不用说你也看到了,他的手臂呢,骨折了,还有脚踝,也扭了。这伤不轻呀!”

    纳尼?

    陆鸿懵了,半晌才问:“骨折了?”

    他还以为大风哥包成粽子一样的木乃伊是装的呢,是想骗人而已,从没想到石膏和骨折有关。

    刘强点头说道:“是骨折了,有医院的验伤证明,另外呢,我们也检查过了,确实如证明所说。”

    陆鸿再次蒙圈,盯着大风哥说道:“大哥,你牛啊,为了现在这一出,你是下了很大的血本呀!佩服!佩服!”

    大风哥颤抖着手指指着陆鸿,悲愤说道:“你打了人还消遣我?你信不信我……两位警官,你也看到了,这人态度嚣张,一点认错的心思都没有啊。你们一定要严惩他!”

    方飞面无表情说道:“你们放心,我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的!”

    刘强呵呵笑道:“两位请放心,我们会按章办事的。”

    陆鸿脸色淡然,看向大风哥,说道:“大风哥,我们明人不说暗话,这次你想做什么?”

    大风哥恨恨说道:“我想做什么?我要告到你坐牢!”

    陆鸿精光一闪,道:“让我进局子,不能做其他事,就是你们的目的?威胁不成就诬告,这就是你们的策略?不得不说,你这苦肉计连我都有些佩服了。”

    “什么苦肉计?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大风哥目光闪烁,连忙摇头否认。

    陆鸿笑笑,不再与他分辨了。

    他心里很清楚,他没有揍大风哥,如今对方却如此模样来警察局告他,自然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联系之前大风哥警告他莫要多管闲事,再联想到昨天的苏家之行,陆鸿如果还不往深层次的地方去想,那他就真是太蠢了。

    既然对方是铁了心要诬告他,那说什么都没用了。

    大风哥有幕后指使人,那他陆鸿也只能依靠背后的苏方了。苏方承诺帮忙,那就安心等待即可。

    然而有人却不让陆鸿如愿,在他沉默的当儿,一个穿了一身警服的中年男子从过道走了过来,远远就吆喝:“刘强,方飞,我让你们去带人回来办案,人带回来了吗?”

    声音很洪亮,却意有所指,他快步走过来,刘强与方飞很恭敬地叫了一声“冯局”。

    “这是我们的一位副局长冯兰峰。”刘强低声在陆鸿耳边快速说了一句话。

    陆鸿哦了一声,反问:“就是他让你们去带我过来的?”

    刘强却不说话了,只因他们的副局长已经来到身边。

    冯兰峰慢慢走到陆鸿身边,扫了他一眼,像是不经意地问:“你就是那个陆鸿?”

    “哪个陆鸿?”陆鸿直视他的眼睛,没有露怯。

    冯兰峰眉头一皱,冷冷说道:“看来我们抓来了一个滑头啊!”

    陆鸿扭头去问刘强:“刘警官,不是说我只是过来协助调查的吗,怎么就成被抓来的犯人了?哪怕是犯了事,那也只是嫌疑人,不至于一上来就被当是罪犯吧?”

    “这个……”刘强尴尬一笑。

    “小子,看来你不知道这里谁话事啊!”冯兰峰冷笑不已。

    “冯局……”刘强好像想说什么。

    “他不认罪?”冯兰峰又问。

    大风哥大声让道:“冯局长,这家伙嚣张得很,不单不认罪,还说我们诬告他!你可得为我做主啊!”

    冯兰峰点点头说道:“到了我们局,我们会让犯人无所遁形的!我们有的是法子……刘强方飞,把这小子带到审讯室去,我要亲自审他!”

    “审讯室?”刘强脸色一变,吃惊不已。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