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审讯室
    听到冯兰峰说要把陆鸿带进审讯室给他亲自审问,在场的人心态不一。

    “是该好好审审这家伙!”年轻的警官方飞附和,赞同冯兰峰的主张,他不满意陆鸿一副拽拽的样子,好像警察局是他家一样可以自由出入。

    大风哥咧嘴嚷道:“对对对!冯局长,是要审这家伙,一定要他承认对我进行了人身伤害!我有人证和物证,他还不承认,这不是当我们是傻子吗?不过我相信有冯局长你出马,他想不承认都不行!”

    “闭嘴!”冯兰峰本来严肃的脸浮现恼怒之色,狠狠瞪了大风哥一眼,认为他话太多了。嘴不严,话不实,就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刘强年纪稍大,感觉冯兰峰的决定有些不妥,犹豫说道:“冯局,要直接进审讯室了?”

    “怎么,你有异议?”冯兰峰不满说道。

    “这个……”刘强瞄了一眼陆鸿,见他沉默不说话,心里就更打鼓了,硬着头皮说下去,“冯局,只是很普通的打架而已,何必审讯呢?”

    没有人比他更懂审讯室里的猫腻了,现在随着时代的进步,办案程序的规范,不至于说还有明目张胆的拳脚逼供,但是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真想整人,他们有的是办法!

    都说一进警局深似海,那些自以为嘴严可以打死不开口的人,那是因为没有真正领教过他们的手段!

    审讯室就是一个花样百出手段无穷的地方,铁了心整犯人的话,进去之后再出来,不死也脱层皮。

    就算不动手,别的不说,关你小黑屋,给你心理造成无穷大的压力,搞不好你精神都得崩溃了,更别说那专业的审讯,更是一步步蚕食你的心灵,让你连躲的地方都没有,慢慢精神崩溃。

    这年头,都不兴**折磨了,而主张精神摧残,这才是最要命的地方。

    刘强很清楚,冯兰峰就是想在陆鸿身上耍他们的花样,从而折磨对方。

    如果是一般的事,一般的人,刘强绝对识相,不会反对,也不会为嫌疑人辩解,自然更不会质疑他的顶头上司了。

    然而,刘强知道陆鸿不是一般人,不能以常理来推断。一般的人,进了警局,面对他们警察,早就诚惶诚恐了,就连那些经常犯事的老油条都难免心慌,何况年轻如陆鸿!

    但是刘强无法从陆鸿脸上、眼中捕捉到一丝的恐慌,只看到一张平静的脸,淡定的表情,以及从容的姿态。

    一般人能有这样的表现?

    特别是联想到陆鸿来警局之前打了一个电话,那一声“苏总”,更是让刘强心惊胆战,彻底不敢为难对方了。

    他现在反而怕对方为难他,毕竟是他把对方从学校带回警局的,就怕心眼小的人给他小鞋穿呀。

    现在听到自己的领导要为难对方,刘强就更担心了,生怕这个“为难”变为灾难,最后彻底难以收拾,届时,还不是要他这种小人物背黑锅?

    做了将近二十年警察的刘强比所有人都小心,懂得保护自己,见多了事的他,不想因为任何事把自己赔进去。

    所以,他虽然不敢反驳冯兰峰,却可以尽量拖延对方,为陆鸿争取时间——

    “冯局,你要审讯的话,自然是可以的,毕竟你是领导。不过人是我带回来的,那……我们先把程序走完?”刘强说得很冠冕堂皇。

    他虽然是小兵,但打着规矩和程序的名义,哪怕冯兰峰是领导,那不能随便置之不理吧?

    这里可不是只有两个人而已,四五个人看着呢!

    如果冯兰峰敢无视规矩的存在,那刘强也就有顶撞的理由了,他地位虽低,却也不是随便为人背黑锅的。

    冯兰峰也不敢随便让同事背黑锅,不然他在局里就很难混下去了。

    果然,冯兰峰目光转到一脸严肃的刘强身上,深深看了他一眼,大手一挥,说:“行,你该走什么程序就做什么程序!不过你抓紧时间,我忙着呢,没空等你磨蹭!”

    冯大局长不满了。

    刘强闻言松了一口气,领导的些许不满他也暂时忽略了吧,总之对于陆鸿,他算是仁至义尽了,再有什么事,就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

    “现在是有人报案,当事人双方都来了,大家各执一词,无法协调,那……我们就先登记情况吧,最后处罚啊规定啊,由领导说了算!”刘强谨慎说道,当是解释。

    大风哥不满说道:“登记情况?情况我不都说完了吗,还登记什么?”

    刘强正色说道:“请配合我们走程序!小方,来,把本子和笔拿来,我们记录好,等下让他们双方签字,不要留下法律方面的漏洞。等他们签完字,怎么处理,就看领导的了。”

    说着,他给陆鸿打了一个眼色,特别把“签完字”三个字咬得很重。

    陆鸿顿时明白过来,刘强是示意他不要签字,那就可以拖延时间了。

    不得不说,刘强这些话都是费了心思的,但还是不敌领导的一句话——

    “不用那么麻烦了!”冯兰峰忽然说道,“登记什么的程序当然不能少,但我们也不能不作为嘛。现在是人证物证都在,走程序的结果,都是处罚罢了。以这事的性质,受害者不肯和解,那我们就只能拘留施暴者了呗。拘留嘛,哪还有让他舒服的地方?而施暴者又嘴硬不认罪,我们当然要审审他,所以……先把他带到审讯室吧。小方,你带他过去!”

    陆鸿忍不住瞥了冯兰峰一眼,对方还是忍不住出手了,然而多说无益,这是人家的地盘,是龙也得盘着!

    方飞听到吩咐,刚想行动,忽然想到冯兰峰的口误,问道:“冯局,拘留的话,不是去拘留室吗?”

    “你……拘留室满人了,暂时把他带审讯室!”冯兰峰被气得快要吐血,老脸都青了,低喝起来,“让你去哪就去哪,那么多废话!”

    理由很强大,让人无法反驳。

    “哦。”方飞不吭声了。

    刘强同情看了他一眼,暗暗摇头,小方还是太年轻了,心肠直,到现在都还没反应过来今天是怎么一回事呢!

    一想到是冯兰峰吩咐他们去抓陆鸿的事情,刘强又暗自叹气,知道今天好像要多事了。

    冯兰峰瞄了一眼不说话的刘强,道:“刘强,登记的事情你来做吧,把事情记录好,留档,不要出什么错。我们要走程序,不是吗?”

    “是。”刘强应了一声,给了陆鸿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他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本以为可以在登记情况的时候磨蹭一阵,没想到冯兰峰忽然反应过来,又改了主意。

    陆鸿也只有苦笑以对。

    冯兰峰走过来推了一把陆鸿,道:“还愣着做什么,走,我们好好谈谈!”

    人被推,陆鸿脚下却纹丝不动,不过他却恼火了,愣愣扫了冯兰峰一眼,道:“我奉劝你,不要和我动手动脚。”

    “哟呵!”冯兰峰气极反笑,“小子,在我的地盘,你要造反不成?”

    陆鸿冷冷说道:“你想出头,就不怕出头的椽子先烂吗?”

    冯兰峰一愣,最后怒道:“你还敢威胁我?”

    陆鸿深深看了他一眼,道:“希望你不要后悔。”如果对方是南方市警察局的领导,他还有点头疼,可对方只是地方分局的人,想必苏方应该可以搞得定吧?

    是的,陆鸿现在貌似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苏大老板身上了,别的不说,苏总的那一套大别墅,就不是一般老板可以弄得到的,想来应该很有来头。

    既然有来头,对方又有求于他陆鸿,那尽心为他解决麻烦,不也是应有之义么?

    当陆鸿被方飞监视着押进了审讯室,冯兰峰又一脸不善跟进来的时候,他唯一要担心的是,苏方的手脚够不够快。

    当下,他们貌似要在审讯室发生一些不可告人之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