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审讯室的斗争
    冯兰峰一言不合就动手,想要强制给陆鸿上手铐。

    他自然是志得意满的,认为理所当然,也就掉以轻心了——他从没想过陆鸿会反制!

    在他看来,年轻如陆鸿,正是好欺负的人,加上这里是警局,是他冯某人的地盘,谁来了不得看他的脸色行事?

    再强的人,到了警局也不敢放肆,更别说在警局里向警察出手了。

    是的,冯兰峰别说没见过,连听都没听说过,他也不认为有人有这个熊心豹子胆。

    所以,当陆鸿出手的时候,他除了惊讶,就是愣住了。

    他完全没有其他反应,愣愣看着陆鸿的手打在了他的手上。

    啪嗒!

    陆鸿出手很快,也很轻巧,正中冯兰峰手上拿着的手铐。手铐掉在地上,与地面发出撞击的声音,清脆而震撼。

    下一秒,陆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面对冯兰峰,面色沉静,眼神却无比犀利冷酷。

    冯兰峰被陆鸿发狠的目光吓了一跳,退了一步,叫道:“你……你要做什么?”说完才反应过来,他怕什么呀,这里是他的地盘,他才是老大,要怕也是陆鸿怕他才对!

    脸一板,冯兰峰怒道:“陆鸿,你放肆!你敢袭警不成?”

    陆鸿淡淡说道:“我还没有被人用手铐拷住的习惯。”

    “我还不信了!”冯兰峰怒吼一声,弯腰从地上捡起手铐,再上前一步,伸手又要去抓陆鸿的手,想继续拷住他,嘴上威胁着说,“你动我一下试试,看我不关你几个月!”

    他是真不信陆鸿敢向他动手的。

    但是他再一次想错了,陆鸿依然不受威胁,嗖的一下,右手一伸,紧紧握住了冯兰峰探出来的手。

    冯兰峰的手就这么被握住了,动也动不了。

    感觉到手腕一痛,冯兰峰又惊又怒,抬头怒视陆鸿,嘴唇都哆嗦了:“你……你竟敢!给我放手!”

    他感觉自己肺都要气炸了,一个年轻人,竟然敢与他动手!

    平时他要拷人,谁敢放肆,谁敢拒捕,谁不是乖乖送手自己的手让他拷住!

    今天陆鸿却一而再再而三与他作对,落他面子,冯大局长感觉尊严受到了挑战,他怒火攻心,满脸通红,头发都炸了,他决定教训教训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抽了抽,冯兰峰却没有抽出自己的手来,陆鸿那紧箍一样的手像有了磁性一样,牢牢吸住了他的手,让他无法动弹。

    再用力抽了几抽,结果都一样,陆鸿的手像磐石一样纹丝不动,无论冯兰峰皱眉使劲都无法摆脱。

    冯兰峰脸色由红变青,铁青得难看,他感觉自己出离了愤怒,杀人的心都有了。

    “混蛋!”冯兰峰咬牙切齿,憋出一个骂人的词汇之后,再也忍不住了,另一只手拎着手铐就狠狠砸向陆鸿的脑袋!

    咻!

    冯兰峰很汗出手,力度极其之大,速度也快,手铐从空中落下,发出破空的风声来。

    按照这架势,谁的脑袋被这手铐砸一下,必然要见红的。

    冯兰峰这一次出手,是不管不顾了,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非要教训陆鸿不可!

    一般人在这种近距离之下还真不好躲闪,但陆鸿是什么人啊,身为古武高手,如果被冯兰峰这种身手一般的警察得手,那他这些年的功夫就白练了。

    陆鸿禁锢冯兰峰的那一只手没动,只见另一只手以电光石火的速度从腋下窜出,大手一伸,啪嗒一下,在自己的耳朵边用手掌挡住了冯兰峰的手铐!

    手铐一入手,感觉到冯兰峰又想继续动作,陆鸿反应更快,手掌一曲,变挡位缠,嗖的一下从冯兰峰的手背转到了他的手腕,紧接着,手一握,微微用力,彻底握住了冯兰峰的手腕。

    “啊!”冯兰峰吃痛,惨叫一声,感觉手中无力,不由得张开了手掌,任由手铐滑落。

    啪嗒!

    再一次,手铐又落在了地上。这一次发出的声响却是被冯兰峰的痛叫遮盖了,但是不知为什么,依然震撼了冯兰峰的心神。

    他彻底懵住了,双手被陆鸿的双手握住,动弹不得,他整个人也像被制服了一样,弯曲着腰半蹲在陆鸿面前。

    这姿势,怎么看怎么侮辱!

    冯兰峰无法忍受这样的羞辱,连连吼叫:“你完了,陆鸿,你完了!你竟然敢打我……你袭警!你完蛋了,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陆鸿眼神冷酷,冷笑说道:“你觉得有人信吗?我说你严刑逼供我只是正当防卫,估计相信我的人更多吧?”

    “这是我的警局,谁信你!”冯兰峰面红耳赤。

    陆鸿悠悠说道:“冯局长好像为了,你违规操作在先,并没有打开摄像录下室内的情况。这里是审讯室,你是警察,而我是你们带回来的人。如果我说你故意支开别的警察,想暗中对我严刑拷打,你说,别人是信我呢,还是信你?”

    “你……”冯兰峰第一次后悔支走方飞了,他依稀感觉自己落进了陆鸿的陷阱里,对方说不定是故意激怒他,好动手反击。

    陆鸿这样做的目的?

    冯兰峰不清楚,他也不愿意去多想,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让陆鸿放手,于是他怒道:“你给我放手!”

    “你保证不在动手先。”陆鸿说道。

    冯兰峰自然不愿意被要挟,不由激怒说道:“你到底放不放?”

    “你先保证。”陆鸿还是这句话。

    “你找死!”冯兰峰彻底被激怒,心下反狠,也不招呼了,右腿一台,狠狠往陆鸿的胯下踢上去。

    这是一记撩阴腿非常狠毒,迅猛有力,大有让人断子绝孙的意思!

    陆鸿也被吓了一跳,真被踢中,那就不是蛋蛋的忧伤那么简单了,说不定还是鸟飞蛋打,让人做新世纪的太监。

    冯兰峰这一记简直是奔着废人而去了,并不考虑其他,也不给人任何余地。

    陆鸿被激怒了,脚下不动,在冯兰峰的退快要踢中他的时候,双手用力,紧握冯兰峰的手臂,倏地由下往上一掀,再往侧一扭!

    呼的一下,冯兰峰整个人倏地腾空而起,整个人漂移出去,紧接着砰的一下,他人落在地上,砸了个结实。

    这一下,却是陆鸿凭空把冯兰峰掀翻在地,为自己的蛋蛋解了围,也把冯兰峰摔得七晕八素的。

    冯兰峰彻底懵逼,脑袋一片空白,陆鸿却没有再放过他,上前一步,单手把冯兰峰从地上拎起来,狠狠掼在了椅子上。

    砰!

    冯兰峰跌坐椅上,浑身痛得都要散架似的,没有任何力气,站不起来,连骂人的劲都没了。

    他算是被陆鸿彻底制服了。

    不过,武力无法解决问题,何况这里是警局,而他陆鸿是嫌疑犯——在人家的地盘上把一个副局长揍成这样,只怕善后之事要费些手脚了。

    “该怎么做呢?”痛快是痛快了,陆鸿却知道麻烦愈发大了。

    摸着下巴,看着只剩半条命的冯兰峰,陆鸿目光闪烁,一阵之后咬咬牙,下了很大的决心,心狠了下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看见陆鸿一步步靠近,而且还发现对方眼露凶光,一点仁和的气息都没有,瘫坐椅上的冯兰峰忽然惊恐起来,无比害怕:“你……你要做什么……”

    “对不住了,冯局长……”陆鸿的声音非常平静,平静中却充满了诡异的味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