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不简单之人
    医科大分局内。

    太阳已然西斜,大楼内的光线有些昏暗了。

    昏暗的光线内,年轻的警察方飞脸色明灭不定,他在走廊里走来走去,显得焦虑不安,神思不定。

    自从副局长冯兰峰让他离开审讯室,方飞再不懂事,也明白今天的事情不简单了。

    正是明白过来,他才显得不安,心里不舒服,过意不去。

    特别是一想到陆鸿被他关在了审讯室内与冯兰峰在一起,方飞心里就像有一个刺似的,怎么都无法安心。

    这算什么呢,把一头小羊与老虎关在了一起?

    方飞认为自己做了一件很不道德的事,在他眼中,陆鸿是小羊,冯兰峰是老虎,羊入虎口,是他一手造成的,让他怎么心安呢?

    因此,自出来后,方飞也无心干别的事了,虽然答应去帮刘强做文档,但他只是靠近大厅而已,只看着刘强拉着陈大风在做记录,他却是没有心思上去帮忙的。

    他的心思都被牵绊在审讯室内了,远远的,眼神也不时往那边瞄,他很想冲进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但又没有那个胆子。

    里面怎么样了?

    方飞焦虑地猜想,那年轻的陆鸿被冯局长……

    方飞不敢想象下去了,审讯室是特别制作的特殊地方,在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的情形,也听不到里面的声音,只能干巴巴等着想着。

    如是十几分钟之后,走来走去的方飞瞄到坐在刘强对面的陈大风一本正经大声嚷嚷要求严惩陆鸿的话后,他再也忍不住了,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滔滔不绝的大风哥身边,狠狠用力,一巴掌拍在对方的肩膀上。

    啪!

    “啊!”

    大风哥被这一巴掌拍得痛叫一声,整个人弹跳起来,本想骂娘,扭头看到方飞严肃的脸容后,顿时歇菜了,只能咧嘴吸气,忍痛说道:“警官,我是伤兵啊,您轻点!”

    方飞上下打量大风哥木乃伊的装扮,冷哼说道:“陈大风,你老实说,你这一身伤是怎么得来的?”

    大风哥楞了一下,这才讪笑说道:“方警官,您不是知道了吗,是刚才那陆鸿造成的呀。”

    “造成的?”方飞咬牙说道,“你确定是他打的?”

    大风哥更是赔笑说道:“是他打的我!”

    “别跟我玩字眼游戏!”方飞怒了,“他打了你,那这身伤也是他打的么?你敢说没有别的猫腻了?”

    “猫腻?”大风哥忽然挺直了胸膛,盯着方飞,很不满意,“方警官,你什么意思?我是来报案的,陆鸿才是嫌疑人,你审我做什么?难道你怀疑我?你要知道,怀疑也是要讲究证据的!”

    “你……”

    “小方!”一直沉默的刘强叫住了快要暴走的方飞,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把方飞拉到一边,半指责半维护说道,“小方,没事你别乱说话,我们说话办事都要走程序的。”

    “强哥,他……”

    刘强按住有些委屈的方飞,连连点头说道:“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稍安勿躁吧。还有你,陈大风,你说的情况我是第二次记录了,也核对过了。现在没你什么事,你一边待着去!”

    “完事了?”陈大风有些意外。

    刘强收拾桌面山的纸笔,漫不经心说道:“你都说好几遍了,我熟得不行,记录个情况而已嘛,能用多少时间。行了,没事你别耽误我们办公,一边去!”

    他挥手的动作怎么看都像在赶苍蝇。

    大风哥敢怒不敢言,只能讪讪低头走到走廊,在过道的长椅上坐下。

    目送大风哥出去,这边刘强瞄了一眼愤愤不平的方飞,忽然叹道:“小方,你都看出来了?”

    “强哥,我……”

    刘强悠悠说道:“看得透,心里明白就好,该干什么还是要干什么。不是吗?”

    方飞不忍心说道:“但是……陆鸿他……”

    刘强叹气说道:“那你能怎么办,人家是领导,你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领导的话你能不听吗?”

    “强哥,你怎么能……”

    “小方啊,你还是太年轻了!”刘强拍着方飞的肩膀,语重心长,“慢慢来,你会看开的。再说了,你以为那陆鸿是简单之人?”

    方飞愣住了,问道:“不简单?”

    刘强向陈大风待着的地方努努嘴,道:“你新来不久,不认识这陈大风,他这人……也不简单呐!虽是混混,却有些来头,能量不小。连他都亲自出面告这陆鸿,为了真实,还把自己搞出一身伤来。你说,他要对付的人,能简单得了吗?”

    方飞惊了,叫道:“强哥,你早就知道了?那你还带着我去医科大抓陆鸿?”

    刘强正色说道:“我们没抓人,只是把涉案人员带回来协助调查。这一点,小方你要明白,也要和我统一口径!懂不懂?”

    方飞默默点头,表示懂了。

    刘强又说:“再说这是冯副局长下的命令,我们能违背上级命令吗?”

    方飞又慢慢摇头。

    “那不就得了!”刘强呵的一笑,“你拒绝不了,那就照章办事呗。我们听从领导的吩咐,去带了个学生回来,我们没什么错呀!至于冯副局长要做什么,我们哪里知道,又哪里阻止得了,是吧?”

    方飞很想点头说是,但还是犹豫说道:“强哥,话是这样说,但我们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冯局把人家那个呀……”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低了许多,显然是想到了不好的东西。

    刘强倒是笑道:“把人家哪个?我看你是瞎操心,刚说你明白了,原来你还是不明白!”

    方飞表示不懂了。

    刘强解释说道:“首先,冯局不敢太明目张胆的,那陆鸿毕竟是医科大学生,一旦人家学校领导找来,发现他缺胳膊少腿的,怎么交代得了?这一点,冯局比你聪明多了,当然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他们毕竟在审讯室呀!”方飞不服辩解。

    刘强笑了:“所以我说你还是不明白。我刚才说了,那陆鸿不是简单之人。”

    “和这个有什么关系?”方飞不解。

    刘强眼神迷离,悠悠说道:“说实在的,我从没有见过这么淡定的年轻人。平和地跟我们回局里,平和地跟人进审讯室,你说他傻,但他明明什么都明白。可他就是顺着你的意思来了,就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在眼里一样,又好像没有什么能入他法眼一样。你说,这样的人,会被冯局拿捏得到吗?”

    刘强语气缥缈,眼神空虚,心里浮现陆鸿那若即若离的形象,却是觉得怎么都无法言喻出来。

    陆鸿在他眼中愈发神秘了!

    “强哥,你夸张了吧?”方飞明显不信他的说辞,“他再厉害,也是个学生,难道还敢向冯局动手不成,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烦了!”——审讯室内的陆鸿这个时候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想不出是谁诅咒他。

    刘强呵呵笑道:“这就是你眼力不如我的地方了。说实在的,我现在反而担心冯局踢到了一块铁板,那年轻人不好惹啊,总感觉让人害怕!”——审讯室内的陆鸿再一次打喷嚏。

    说这话的时候,刘强瞄了瞄桌面上的一台手机,那是冯兰峰从陆鸿手中夺过来的。

    他又想起陆鸿来警局之前打的那通电话,那一个“苏总”的叫法,总让他心生牵绊,都快要魂牵梦萦了。

    忽然,刘强心中一动:“要不要帮他打电话给那个苏总,拿这个人情呢?”

    念头一起,刘强心中更是蠢蠢欲动,都有些摁不住那疯长的野望了。

    “要不要做呢?”刘强陷入了天人交战之中。

    蓦地,迷惘中的刘强被晃醒了,回神一看,方飞正摇着他的手臂,不由问道:“怎么了?”

    方飞指着他的裤兜说道:“强哥,你手机响。”

    刘强这才听到熟悉的旋律,还有感觉到裤兜的震动,他掏出手机,只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顿时一个激灵,心下震动,不敢怠慢就接通了。

    只因屏幕上显示五个字:杨天望局长。

    正是他们分局局长,正的!

    “刘强,听说你带人去医科大抓了一个学生?你怎么回事,大学生是可以随便抓的吗,这事我怎么不知道?你眼中还有我这个局长吗!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电话才接通,杨天望局长的吼声就几乎震裂了刘强的耳膜。

    局长那怒气十足的声音传入耳里,刘强心里咯噔一声,只有一个念头:“来了!肉戏来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