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截血断脉
    陆鸿是真的元气损耗得比较严重了,上了的士,远离杨天望等人之后,他一把瘫坐在后座上,额头冒汗,气息微喘,显得很疲累的样子。

    当然,怎么也没有刚才的冯兰峰那种疲累的。

    不过陆鸿得承认,“炮制”冯兰峰的过程,他也不轻松,好在结果理想,达到了他的目的。

    君不见冯兰峰最后面对陆鸿像老鼠见了猫一样么,简直就是诚惶诚恐,提心吊胆,连多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只能说,陆鸿把他炮制得够可以的了。

    怎么炮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

    想到这里,陆鸿微微一笑,说实在的,效果也出乎他的意料,他不过是完全按照从华老头那里学到的一种“截血断脉”的方法施展在冯兰峰身上罢了。

    截血断脉,一看就知道是与血脉相关了,顾名思义,就是说截住血流,断掉脉流。

    听起来很恐怖,其实就是利用特殊手法,通过穴位,利用力量的技巧,截住了人的血脉,和所谓的点穴差不多。

    但是真要做起来,又极有难度,除了认穴要准之外,力度还要掌握得极其精巧,不能轻,否则起不到效果;也不能重,毕竟人体很多穴位都受不了很大的刺激,否则有性命之危。所谓死穴,就是这个道理。

    认穴准,劲力巧,力道足,三者缺一不可,非长期练习无法熟练掌握。

    陆鸿有一手巧妙的针灸之术,认穴方面自然是不成问题的,以前他是万万不敢赤手空拳在人体身上进行截血断脉的,不是胆小,反而是不想胆大害死人。

    他曾经见华老头施展过这个功夫,只是用手指在人的身上戳一下,就让人无法动弹,或者不省人事。

    华老头用这方法,更多是治病救人,比如有的人血流不止,通过截血断脉,可以轻易就止住了血,不让他流血过多造成不可逆的身体损害。

    另外一个功效就是有麻醉的作用,特别是需要局部麻醉的外伤,通过截血断脉,更是无比轻巧,只是戳几个穴位而已,就让人的身体一部分毫无知觉,任你施为。

    总的来说,截血断脉的原理应该是通过穴位刺激,从而控制人体的知觉,大部分是有“断电”的功用。

    陆鸿此前能做的就是用这个办法帮人麻醉,不过他得借助银针这类工具,毕竟他对于力道的运用没有华老头纯熟,不敢轻易用手戳人,免得不小心戳重了,把人给戳死或者戳成痴呆,那就罪过了。

    他通过银针,扎在穴位上,串联成一片,从而控制人的神经,看上去虽然也很厉害了,但陆鸿非常不满意,他觉得还是太麻烦了。

    好在如今他有了内气,气如游丝,操控自如,他可以把内气从手指上透出去,以气当针,无形之中就控制了人的身体。

    截血断脉,有了内气,更是运用得出神入化。

    他今天就用冯兰峰来做了一个实验,他当然不是要给冯兰峰做麻醉,更不是让人昏迷而已,他是在折磨冯兰峰!

    是的,截血断脉,还有折磨的功效。

    当内气进入身体,这里戳戳,那里震震,刺激的是神经,感受的是**,那感觉,简直无比酸爽。

    比如腋下,比如肚皮,又比如脚底,各处穴位一早刺激,简直痒得不行,像有无数羽毛在刮刷,又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过,痒得你恨不得哈哈大笑,但绝对笑不出声来,哭都没有眼泪,让人恨不得在地上打滚。

    但是,身体又被控制了,动都动不了,只能睁着眼忍受这无比难受的麻痒。

    麻痒过后,就是一种不堪忍受的疼痛,比如手尖脚尖,像是被针扎了,都说十指连心,那肯定是痛入骨髓啊。想喊出来,又出不了声,只能把痛苦咽回去,眼泪还是流不出来,眼眶欲裂。

    另外还有就是五脏六腑都被刺激了,肠胃像翻腾了一样,搅在一起,疼得你胆汁都要吐出来,偏偏又吐不出来;肺像堵住了一样,无法呼吸,有窒息欲死的感觉;还有小心脏,扑的一下,好像被人扎了一针,痛得你全身皮毛都要竖起来,感觉牙齿都要咬碎了。

    是的,如今的陆鸿,可以通过内气使人遭受无比难受痛苦的折磨。

    陆鸿本以为冯兰峰是警察出身,应该比较硬气,要好生折磨才能使对方屈服,哪想到只撑了两下而已。

    痒,冯兰峰还能扛一下,到了痛,才两分钟不到,冯兰峰就满头大汗,浑身瘫软了,一点都不想撑下去了,立刻向陆鸿举手投降,要他怎么样就怎么样。

    陆鸿折磨冯兰峰的目的有两个,一是彻底制服他,使他不在敢捣乱——结果很理想,冯兰峰再见陆鸿就像老鼠见了猫,哪怕有别人在场,也不敢吱一声,反而说是冤枉了陆鸿。

    当然,冯兰峰如此怂样,其实最主要原因是他有了把柄被陆鸿抓在手上——这就是陆鸿折磨对方的第二个原因:逼供!

    冯兰峰忍受不了折磨,最后简直就是陆鸿问什么,他就招什么。

    陆鸿很快就知道冯兰峰与大风哥是什么关系了,原来是那个风云俱乐部的高层向他打了招呼,让他把陆鸿抓进局里,尽量关上一阵,能关多久是多久。

    至于冯兰峰一个副局长为什么要听风云俱乐部高层的话,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冯兰峰堕落了。

    几年前冯兰峰被人叫去风云俱乐部玩,和一个女人上了床,事后才知道被人拍了录像。风云俱乐部的人从此就拿录像来要挟他做事,他不敢不做,否则就是身败名裂,甚至锒铛入狱。

    好在风云俱乐部也没叫他做什么大事,只是在能帮的地方帮一下,大致相当于给对方方便,罩一下对方而已。

    就当陆鸿想问风云俱乐部幕后都是些什么人的时候,刘强来前门了,逼供中断。

    不过陆鸿也放心了,冯兰峰招了这些供,也相当于有把柄在陆鸿身上了,再说通过截血断脉这种恐怖的技艺,冯兰峰完全做到陆鸿不是常人,不能招惹,只能老实替陆鸿圆了一个谎,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这个折磨和逼供的过程虽然只有十多分钟,冯兰峰像过了半个世纪那么漫长,陆鸿也不轻松,毕竟要把内气控制得那么精细,他也是损害了很多的元气。

    这一番下来,元气没有三五天是无法恢复的了。

    好在他陆鸿出来了,一切都解决了。

    想到这里,陆鸿微微坐直,掏出手机给苏方打了个电话,只是感谢一番,报个平安而已,也不提那什么杨局长的事。

    苏方在电话那头松了一口气,有很大的歉意:“陆先生,为了我的事,让你受苦了。你放心,我会补偿你的。”

    陆鸿连忙说没事,也不要补充,从今天的事情可以看出来,苏方能量很大,能让他欠一个人情,那才是最赚的事。

    苏方最后不大放心,说道:“陆先生,我现在感觉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力量在窥视我们,为了你的安全,不如这几天你搬来我家,在我家住下。我家有保镖,这样安全一点。”

    陆鸿不好明着拒绝,沉吟了一下,道:“苏总,之前你说检查家里采购的事,我看也差不多出结果了。这样吧,明天一早我再去你家一趟,看看有好消息没。”

    “明天?你确定?”苏方一万个不放心。

    陆鸿看看渐黑的天色,说道:“一个晚上而已,我又在学校,能出什么事?”

    “这个……”苏方犹豫了一下才继续说,“那好,明天一早我叫人去你学校接你。”

    陆鸿同意,两人挂了电话。

    陆鸿摸了一下下巴,自言自语:“我怕去你家住才最不安全呀……”

    如今的形势很明显,有人不想他给苏方的女儿治病,想要对方一直昏迷下去,为此千方百计阻扰他。

    他昨天才从苏家出来,今天就那么多麻烦事找上门来了,可见苏家也和个漏勺差不多,没有任何安全可言。

    不过现在上了贼船,骑虎难下,他陆鸿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有这个本事下那种奇毒……”陆鸿喃喃自语,眼中却放出难以言说的光芒。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