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清单
    苏方无比期待地把清单递到面前,陆鸿一脸的囧样。

    他明白苏大老板是心急,着急女儿的病情,但是,他陆鸿只是刚从车子下来而已,连苏家别墅的门都还没进好不好。

    这样着急使唤人,总不是礼貌的行为,让人生不起愉悦之感呀。

    何况,虽然只是瞄了一眼,但是还是很清楚地看见苏方手中的东西有些恐怖——说是清单,其实说是一大本子也不为过!

    全是a4纸,厚厚一叠,有半个手指那么厚,看上去比一本书还要大部头,极其吓人。

    别的不说,单是翻完这一堆东西都要不少时间,陆鸿觉得脑袋都大了。

    “老苏,你别急嘛,你得让人家小陆缓一缓!”这时候李如文出面替陆鸿解围了,他上前几步,从苏方手中接过清单。

    苏方这才回过神来,连连点头:“对对对,我太着急了,着急了!陆先生,不好意思了,请原谅我着急女儿的心态。”

    陆鸿点头说没事,他倒是好奇李如文怎么会一大早就在苏家。

    好像是感应到了陆鸿疑惑的目光,李如文搓手说道:“小陆,昨晚老苏和我说你今早要过来,所以呢,我今天也起了一个大早,早早就赶过来了。你展露神奇本领的时候,我当然不能缺席!”

    陆鸿抹了抹额头,苦笑说道:“不贻笑大方我就很满足了。”

    李如文摇头说道:“老王的人品我还是信得过的,他推荐的人,绝对错不了。何况你也在我们医院证明过你确实有过人之处了。”

    陆鸿不知道李如文说这些话是不是要激他尽全力,但是却不想给人把柄,说得太绝对,最后却解决不了,尽吹牛逼,结果往往都很糟糕。遭人怪怨不说,说不定还要被人记恨。

    “我只能说尽力而为,尽力,一定尽力!”陆鸿说话给了自己回环的余地。

    李如文也说:“尽力就好,尽力就好。我也是医生,我知道很多时候,面对病人,我们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理解,理解。”陆鸿连连点头,差不多都要喊出“理解万岁”的口号了。

    不过苏方就没有李如文那么理智了,他把满腔的希望都寄托在陆鸿身上,说话自然也很动感情:“陆先生,无论如何,请你帮帮我女儿,她……还年轻啊,我不希望她就这么过一辈子了!拜托了!”

    说到最后,苏方重重握住陆鸿的手,紧得陆鸿都感觉有些疼。

    李如文再次出面帮陆鸿解围,他掰开了苏方的手,拉着说道:“老苏,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进去再说吧。”

    “哦,对对!陆先生,里边请。”苏方做出请的姿势。

    陆鸿跟着再次进入了苏家别墅,还是感觉那么宽敞,那么富丽堂皇。

    今天感觉更空旷了,也很安静。那是因为人少了,陆鸿没见苏方那个助理陈成,也不见照顾苏家别墅的张姐。

    保镖兼司机并没有随他们进别墅,他到别的地停车去了。

    等上了楼梯,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陆鸿忍不住问道:“苏总,今天就我们仨?其他人呢?”

    苏方回头,脸色严肃说道:“我把他们都支开了。毕竟你昨天出的事……唉,不说也罢。”

    “支开?”陆鸿先是疑惑,转瞬又明白过来。

    苏方故意把人都支走了,原因很简单,陆鸿从苏家回去之后就被麻烦缠身,让苏方有杯弓蛇影之感,都不敢信任身边的人了!

    “原来如此!”陆鸿想得更多,陈成被支走,保姆也被支走,倒是留下保镖兼司机苏朝龙,看来苏朝龙才深得苏方信任,是心腹中的心腹!

    虽然明白,陆鸿还是宽慰苏方说道:“苏总也不用太过紧张,不是所有人都有问题的。”

    苏方沉声说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小心无大错!”

    陆鸿点头,不在纠结这个话题。

    话说回来,无论是苏方这边出了什么问题,都是人家苏家的事,与他陆鸿并没有多大关系,甚至于陆鸿也不想参与进去。

    他唯一与苏家有关系的,那就是作为一个医生,有为人家女儿治病的职责。只不过是苏家女儿的“病”离奇一些罢了,涉及到奇怪的毒素,稍稍激起了他陆鸿的好奇心。

    反正他的任务就是治病救人,至于与苏家有关的什么阴谋,什么恩怨,又涉及到什么人,什么事,统统与他无关。

    但愿治病的过程顺利吧!

    麻烦不要再上门,这就是陆鸿最大的愿望了。

    三人进了苏方女儿的闺房——也是病房。

    病人还是那个样,病美人的模样。脸色依旧苍白,模样血色;呼吸很平稳,就是一样虚弱。

    “呼!”陆鸿明显松了一口气,说实在的,经过昨天的惊变,陆鸿还真怕病人的病情有了什么变化——道理很简单,人家可以从他陆鸿身上着手,那对病人下手更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如今看来,病人没有什么变化。

    当然,为了稳妥起见,陆鸿二话不说,再一次抓起病人手,运用内气给她查探了一次。

    变化确实不大,依然是心脉涩塞,非常隐秘的痹症而已。

    放下病人,陆鸿离开床边,走向李如文,伸手说道:“李主任,清单给我吧,我看看有什么异常的事物。”

    李如文赶紧丰上清单。

    陆鸿把清单抓在手上,入手一沉,说道:“看起来不少嘛。苏总,都齐全了?”

    苏方回答:“应该不会差了。我女儿出事之后,为了妥善照顾她,我想了很多法子,也立了很多规矩,就连采办事物,都请专人来做,基本上都有记录的。就连事物,因为涉及营养问题,我都有严格的规定,采购都是按单子去采办,有字据的。就是她吃什么,我们都是按时按点按份按量进行。”

    苏方说了很多吃的因素,想必他认为中毒应该就是饮食问题。

    不过陆鸿看问题就没那么直接简单,因为他知道下毒并不一定就要从食物入手,很多奇毒,甚至只要接触都会遭殃。

    “我先看看。”陆鸿摆手,示意两人安静,自顾翻看那一叠清单。

    房内顿时静谧,落针可闻。

    苏方与李如文大气都不敢喘,紧张兮兮,期待期望又祈祷地看着陆鸿,希望他能从中查出蛛丝马迹来。

    陆鸿翻看的速度虽快,一目十行,不过他捕捉信息的速度也是非凡的,一眼过去,所有信息都萦绕于心,一目了然,过目不忘。

    正如苏方所言,清单罗列得很详细,上到病人类似于氧气瓶的医疗器材,中到所使用的医药,下到日常用度乃至被子用的是什么牌子,事无巨细,无论大小,都一一列了出来。

    陆鸿一页页翻下去,只觉得这些都只是寻常事物,并没有能和奇毒扯得上关系的东西。

    很快,一百多页的清单翻得没剩几张了,他翻页的速度依然很快,面无表情,一点停顿的涩感都没有。

    随着陆鸿越翻越少,苏方和李如文就越紧张,也越失望,他们顶着陆鸿的脸,仔细地看他的表情,希冀能从中看出一点不同寻常之处来。

    然而他们失望了,陆鸿面色淡然,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是没什么发现,还是……”两人的心理忍不住有些阴暗了,对陆鸿的看法又有了一些偏移。

    唰!

    陆鸿手中动作一翻,清单来到了最后一页。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