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异常的东西
    “唰!”

    翻到清单最后一页的时候,陆鸿的眉头终于微微一皱。

    他不是发现了什么,而是不满意自己的发现——确切地说,他在清单上没有发现什么确切的东西。

    整个清单看下来,没有察觉到能引起中毒反应的事物!

    这出乎陆鸿的意料,让他有些发懵,按理说,不应该这样呀!

    “我的推论不应该出错的……”陆鸿内心有一个不放心的声音在响起。

    唰!

    陆鸿的速度还是很快,当他把最后一页清单也看完后,整个清单捧在他的左手。

    他不得不苦笑了,到了最后,还是没有确切的发现!

    “怎么样?”苏方忍不住发问,声音都有些颤抖,内心极其不平静。

    “小陆,有发现吗?”李如文也追问。

    两人都很紧张,忐忑不安,那既害怕又期待的眼神,都灼伤了陆鸿的目光,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长吸一口气,陆鸿一副抱歉的口吻说道:“苏总,李主任,我在清单里……并没有发现能做毒药的东西。”

    陆鸿说得很轻,但在两人听来,却极其响亮,都炸裂了他们的精神。

    特别是苏方,身体一抖,不敢相信地看着陆鸿,粗着嗓子说道:“怎么会没有发现呢?你不是说是中毒吗,你不是说肯定是平时接触到的东西吗?我现在把我女儿平时吃什么用什么都给你列出来了,最后你却给我说你没发现?”

    苏方眼珠子都红了,一副要拼命的样子。

    李如文见状暗叫不好,拉住苏方急道:“老苏,你冷静,冷静一点!”

    “去特么的冷静!”苏方彻底爆发了,“我冷静不了!我一点都冷静不了!小子,是你,你给了我希望,最后又要让我失望,你……我饶不了你!”

    苏方越说越激动,脸色涨红,指着陆鸿,一点都不客气了!

    陆鸿苦笑不已,道:“苏总,我只是说毒源可能来自哪里,没说一定就是哪些东西呀。现在不过是排除了名单上的东西而已,又没说没有其他可能。”

    “其他可能?”苏方冷笑了,指着房子转了一圈,脸色很冷,沉声说道,“你看,用到的东西我都列了出来,还有什么可能?我特么连我女儿用的是什么床单都给你整了出来,你说,还有什么可能!”

    “总之名单上没有什么发现。”陆鸿叹息说道,“说实在的,清单列出来后,我不信你们没排查过,但是你们有什么发现吗?李主任是行家,这点应该难不倒你,是不?”

    李如文苦笑说道:“小陆,清单我是看过,但我和你一样,看不出什么来。不过我是西医,对你所擅长的疑难杂症没什么了解,我是希望你能有所发现的……”

    陆鸿点头说道:“这点我知道,不过清单确实看不出异样来。换一个角度来看的话,这也是好事啊,至少我们排除了清单上这些东西,再去寻找不一样的东西,那范围就小许多了。苏总,这才一天多功夫而已,你百分百肯定所有东西都能列上去了?”

    苏方一时说不出话来。

    李如文连忙说道:“却也是这个道理。老苏,小陆说得没错,排除了那么多东西,这是好事啊,你应该高兴才对。”

    苏方渐渐冷静下来,看向陆鸿有些歉意,讪讪说道:“陆先生,请原谅我的的急脾性。”

    陆鸿嗯了一声,道:“医者父母心,可以理解的。”

    “那……”苏方搓了搓手,想说什么,又不好意思问了。

    李如文察言观色很厉害,察觉到苏方的尴尬,连忙开口问道:“小陆,那下一步我们要怎么做?”

    陆鸿一时沉吟,他看了看四周,房内的布置依旧温馨,除了他们仨,就只有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病美人。

    慢慢的,陆鸿目光落在病人身上,一动不动,若有所思。

    李如文见状,不由问道:“小陆,你说恋儿是中毒,那你说有办法从血液里检验得出来吗?要不我们再仔细检查检查?”

    陆鸿闻言摇头说道:“这种毒不是一般物质上的毒,它可能是某种东西引起的连锁反应,从而导致神经沉寂。”

    “神经毒素?”李如文有些吃惊。

    陆鸿又摇头说道:“不算是,怎么说呢……中医上有一门用毒的学问,很复杂,也很精深,一下子说不明白。”

    李如文怀疑问道:“小陆你还懂毒?”

    陆鸿笑了,说道:“我懂解毒。而想要解毒,了解毒是必须的程序。所以我现在才要给你们的病人检查出毒源,我才好对症下药。哦对了,病人怎么称呼,恋儿?”

    李如文没有回答,看向苏方。

    苏方并没有忌讳,连忙说道:“小女名叫苏恋儿。”

    “苏恋儿??”陆鸿笑了一下,“名字很可爱嘛,不过感觉气质不大符合呀。”

    苏恋儿的名字确实有一股清新可爱的味道,但是苏恋儿此人的气质有些冷清,虽然连眼都没有睁开,脸色也很苍白,但是陆鸿就是能从中感受到一股冷淡的意味。

    “那是她妈给她取的名字,没出生前就定了……”苏方说到后面语气萧索,感伤的味道溢于言表。

    陆鸿想起李如文提过苏恋儿病倒是因为思念亡母过于悲伤的事来,顿时不敢深入这个话题。

    “苏总,我想再给你女儿检查一遍。”陆鸿盯着苏恋儿看了一阵,忽然说道。

    苏方愣了一下,继而点头说道:“可以,可以。”

    陆鸿慢慢走到床边,靠近昏迷不醒的苏恋儿。

    苏方和李如文顿时又紧张起来,眼也不敢眨,盯着陆鸿看,再一次希望他能查出一些东西来。

    陆鸿这一次并没有去检查苏恋儿的身体,之前检查过一次,刚才有检查过一次,他很确定自己的诊断。

    她肯定是中了毒。现在唯一要查明的是,毒是从哪来的,是什么毒。

    “清单……清单……”陆鸿喃喃念叨,脑海不停闪过清单上罗列的事物,一一排查,看看有没有吻合的东西。

    他的目光从苏恋儿的身上转移到别的地方去,席子,被单,蚊帐,枕头……

    陆鸿观察的时候,绕着大床走了几圈,有时候走的很快,有时候又很慢,有时候还停下来;有时候沉思,有时候疑惑,有时候喃喃念叨着什么。

    他走了几分钟,苏方与李如文也紧张了几分钟,但两人却感觉像过了好几年一样,无比难受,无比煎熬。

    倏地,陆鸿停下,抬起头来,耸了耸鼻子,蓦然就问:“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什么味道?”

    “啥?味道?”苏方与李如文愣住了。

    “没什么味道呀!”苏方讶然说道。

    李如文用鼻子吸了一阵长气,也摇头说道:“小陆,消毒水的味道我倒是闻出来了。”

    陆鸿摇头,断然说道:“不是消毒水,一种很淡,又很奇特的味道。”

    苏方紧张起来,扫视四周,还是没有什么发现,关切说道:“这房子通风很好的,而且为了我女儿的健康,我们经常更换东西,不会有异味的。”

    “经常……更换……”陆鸿忽然浑身一震,眼中精光一闪,脑子里又一遍遍浮现清单上的事物。

    最后,他的目光定在了苏恋儿的头部,直视她脑袋下的东西——

    枕头!

    枕头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就是一只常见的枕头,上面铺了一条枕巾,白色,干净,整洁。

    陆鸿慢慢转头,看向苏方,低沉着声音问道:“苏总,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清单上所列的床上用品,大多是一个月一换,但是,为什么这枕头半个月换一次呢?”

    枕头?

    半个月换一次?

    苏方有些发懵,一时没有感受到陆鸿话语之中的那股深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