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醉心奇药
    苏方的目光落在苏恋儿头下的枕头上,还是一脸的蒙圈,想不出陆鸿提及枕头的用意。

    李如文率先反应过来,问道:“小陆,你是说枕头有什么问题?”

    陆鸿耸耸肩,道:“有没有问题我不知道,但是按照清单上所列的规律,枕头是更换最频繁的。苏总,是你要求的吗,目的是为了保证卫生?”

    苏方惊醒过来,迷糊想了半天,不确定说道:“我不大记得了……我应该没有特意交代要半个月换一次枕头吧?”

    陆鸿直接把清单递给苏方,道:“苏总自己看吧。”

    苏方疑惑接过清单,李如文也附过去与他一起看。

    目标确定,两人很快找到有关枕头的信息,迅速浏览。

    “果然是半个月换一次,非常规律!”李如文惊叫,“小陆,这……”

    陆鸿双手一摊,道:“我也什么都不知道。”

    苏方脸色铁青,双手紧攥清单,把清单本子都扭得变了形,最后吼叫一声:“到底是怎么回事!”

    啪!

    他狠狠把本子摔在地上,像兔子一样蹿了出去,奔到床头,迅速抬起他女儿的脑袋,从底下抽出了枕头。

    他先拎着头巾抖了抖,什么都没有发现,扔下毛巾,继续在枕头各处搓捏揉按,入手全是丝绵的柔软,没有发现任何异状。

    无所得的苏方拎着枕头,一脸疑惑回到陆鸿身边。

    “老苏,怎么样,有发现吗?”李如文急问。

    苏方摇摇头,答道:“没有。陆先生,这……”

    苏方只是靠近自己,陆鸿鼻子又耸动了几下,断然喝道:“就是这味道!”

    “味道?”

    “什么味道?”

    苏方和李如文再一次纠结这个问题。

    他们是真的没有闻出什么味道来,但是陆鸿一再说有味道,他们又不能不怀疑。

    陆鸿目光定在苏方手中的枕头上,指着它说道:“是它吗?”

    苏方拎起枕头闻了闻,皱眉说道:“是有味道,很淡的清香,像……花的味道?对于枕头来说,这很正常吧?”

    “花……”陆鸿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清香?总不是苏总你女儿还用什么香水吧?”

    苏方脸色一变,沉声说道:“胡说!我女儿都昏迷那么久了,谁没事还给她弄什么香料!这枕头……”

    刺啦!

    撕裂的声音响起,原来苏方好像想到了什么,双手一用力,直接把枕头给撕裂了。

    猛的一抽,苏方从枕套里拉出里面的枕芯,是海绵一样的棉丝,紧接着,一些东西飘落在地上。

    “这是……”苏方愣愣看着地上,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花瓣?”

    掉在地上的是一些干枯的花瓣,褐黑色,明显是干的花瓣无疑,但是花叶有手指那么长,卷成一段,却是看不出什么花来了。

    李如文蹲下捡了一瓣,放在鼻端嗅了嗅,皱眉说道:“是花!有花香!就是这个味道吗?”

    苏方脸渐渐黑了,因为他看得出来,这些花瓣并不是枕头原有的事物,很明显是后面才加入进去的。

    那么,谁加的?为什么加?

    越想心越冷,苏方额头都冒汗了,特别是想起苏方一再纠结这个异样的味道,更是让他的内心无法平静,既害怕,又紧张。

    “如果说这花是……苏方不敢想象了,他猛地抬头,问陆鸿:“陆先生,就是这东西么?”

    陆鸿没有说话,他盯着地上的花瓣看得入神,眼皮都不眨一下,整个人陷入了沉思之中,无法察觉到身外动静。

    “老苏,让他静静,别打扰他思考问题。”李如文伸手拉住苏方,让他稍安勿躁。

    苏方看他一天,低声问道:“老李,你告诉我,这是什么?”

    李如文捏着手中的花瓣又看了几眼,苦笑说道:“如果它没干,我也许认得出来,都枯萎成这样了,我肉眼无法还原呀。”

    “你不是医生么!”苏方不满说道。

    李如文瞪他一眼,没好气说道:“我是西医,心脑血管方面的专家,不是中医,对中药没什么研究!”

    苏方无法反驳,又紧张问道:“那这花和恋儿的病情……有关?”

    李如文无法回答,只好指了指陆鸿,说道:“等他回答。”

    苏方也只能把希望放在陆鸿身上了,紧张地看着他。

    陆鸿却是一直在沉思,他们也不敢打扰。

    过了三四分钟,蓦地,陆鸿一拍大腿,恍然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醉心花……醉心引……醉心药!不错不错,就是这个!”

    陆鸿脸上的表情很丰富,一下子恍然,一下子喜悦,一下子又纠结。

    见他回过神,苏方按捺不住了,上前拉住陆鸿的胳膊,急道:“陆先生,你知道什么了?快说,快说!”

    陆鸿渐渐镇定下来,不动声色掰开苏方的手,目光在两人之间扫视,在他们期盼的目光下,缓缓说道:“你们听我慢慢说来。我是有眉目了……”

    苏方闻言更急了,连连说道:“你快说,快说呀!”

    “小陆,你就不要卖关子了,快说!”李如文也急不可耐。

    陆鸿指着地上的花瓣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病人的情况确实和这些花有关系。”

    “什么关系?”苏方无比急切。

    陆鸿叹了一口气,道:“这是醉心花,有很多用途。”

    “醉心花?醉心花是什么?竟然能让人长期昏迷?”李如文身为医生也大为懵圈。

    陆鸿哦了一声,道:“李主任,说醉心花你也许陌生,但是如果说它的学名,你可能就有些了解了。它又叫曼陀罗花。”

    “曼陀罗花……”李如文先是愕然,继而脸色大变,声音都颤抖了,“竟然是曼陀罗花?那种有毒的曼陀罗花?”

    陆鸿点点头,道:“正是它。”

    苏方不大了解曼陀罗花的底细,但是他听到李如文说“有毒”,他整个脸都黑了,浑身散发一股冷冷的杀意,恨恨说道:“我女儿真是中毒的?”

    李如文见陆鸿不说话,连忙解释说道:“老苏,曼陀罗花可谓全身是毒,虽然可以入药,但是一旦用量不妥,轻则让人致幻,重则致人死亡。恋儿她……”

    李如文不敢说肖恋儿的病情是与这花有关系,但是他也极度怀疑了。

    陆鸿接话说道:“醉心花作用很广,华佗的麻沸散你们应该听过,主药正是醉心花。能使人全身无知觉从而让人在身体上开刀动手术的一种植物,你们说毒还是不毒?”

    苏方颤声说道:“这东西藏与枕头下,恋儿就是长期接触它才昏迷不醒的?”

    “这倒不然。”陆鸿否定了苏方的说法。

    苏方愕然,问:“不是?”

    陆鸿说道:“我只能说和醉心花有关,但是病人最开始昏迷的原因不会是因为这些枕头。”

    “那是和什么有关?”李如文追问。

    陆鸿看了他们一眼,道:“我之前和你们说过,我们这一行很复杂,有治病救人的医者,也有害人不浅的毒医。是正是邪,只在一念之间。曼陀罗有毒,但也可以用来治病,当然,害人更不在话下了。”

    “陆先生,你到底想表达什么?”苏方忍住脾气说道。

    陆鸿呵了一声,道:“这么说吧,据我所了解的情况,醉心花可以作为一种奇药的药引,经过与其他药物比例配药,可以生成一种毒药。这种毒药,无色无味,可以让人在不知不觉之中着了道儿。一旦中招,使人长期昏迷不醒,像活死人一样,一觉不起。而且让人无法轻易查探出来,它只作用于心脉,通过慢慢渗透,进入灵枢,也就是影响大脑神经。人中了这种毒,针状像是喝醉了一样,瘫软如泥,所以它又叫醉心药!”

    “醉心……药?”李如文艰难吐出几个字,感觉像听天书一般。身为西医专家,他是不大愿意陆鸿把医药神奇化的,但是他面对陆鸿所经历的遭遇,又让他不得不信。

    “醉心花……醉心药……”苏方一边念叨,一边发狠,“这就是让我女儿遭罪的罪魁祸首?是谁下的毒,谁这么狠心!让我查出来,我非杀了他不可!”

    “老苏!”李如文拍了苏方一巴掌,叫醒了他,严肃说道,“现在不是追究是谁的时候,而是能不能治恋儿……”

    说着,他目光转移到陆鸿身上。

    唰!

    苏方也立刻扭头看向陆鸿,眼神中充满了哀求与渴盼。

    “陆先生……”

    随着苏方一声哀叫,所有的压力都转到了陆鸿身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