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解毒之法
    “陆先生……”

    苏方的叫声真是凄切,像杜鹃悲啼一样,充满了哀伤,又有爱莫能助的无奈,还有深入骨髓的渴盼。

    他是全部希望都寄托在陆鸿身上了,只求能从陆鸿口中听到一个肯定而美好的答案。

    陆鸿当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无非是问有没有办法治好他女儿。

    “解毒么……”陆鸿摸了摸下巴,沉吟良久,这才缓缓抬头说道:“苏总,你女儿中毒日久,都快两年了,一般的方法比较难凑效,这个解毒之事,我看还是要慢慢计议。”

    “慢慢?”苏方不满意这个答复,暴躁起来,问道:“我是想知道能不能治!”

    李如文怕陆鸿不高兴,赶紧解释说道:“小陆,老苏的意思是说恋儿有没有恢复的可能,也就是能不能醒过来。”

    陆鸿说道:“如果把毒解了,她心脉不再阻塞,恢复神经知觉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那你……能解吗?”李如文紧张地问。

    陆鸿微微抬头,道:“既然已经知道是醉心药在作祟,明了主要药引,对症下药,那是一个高明医者应有的能力。”

    李如文先是一愣,继而狂喜,喊道:“对对对!小陆你当然是医术高超的高人!什么醉心毒对你来说肯定都是小儿科的玩意,对不对?”

    陆鸿笑了,不好意思说道:“李主任你给我戴那么大的帽子,我想说不是也不行了,不是吗?”

    苏方慢慢反应过来,浑身都发抖了,声音也颤起来:“这么说……我女儿……有救了?”紧着,他一把扑到陆鸿身上,双手紧紧抓住陆鸿的小胳膊,喃喃说道:“陆先生,还请你救救我女儿!只要能救她,你要我怎么做都可以!你想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答应你!”

    陆鸿不满推开他,看向李如文说道:“苏总,你大可不必这样。我随李主任来你家,那就是我已经和他谈妥条件了。我需要的东西,李主任自然会满足我的。”

    “对对!满足,一定满足!”李如文连连答应,满脸红光,也一把把苏方推到自己身后。他觉得陆鸿是给他面子,让他满足了在老友面前大出风头的愿望。

    苏方现在才不管面子不面子的问题,他一心只关心女儿的病情。

    陆鸿算是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苏大老板早就激动得恨不得吼叫连连了,无法计较其他。他都快要热泪盈眶了,一年多了,几百个煎熬的日子,他终于迎来了曙光!

    他的女儿终于有苏醒的希望!

    希望就在陆鸿身上,苏方迫不及待又跳到陆鸿面前,激动说道:“陆先生,治疗的话,你要准备什么,你说,我都给你准备!”

    陆鸿摸了摸下巴,沉思了一阵。

    话说当看到曼陀罗花的时候,一直纠结在心头的问题终于迎刃而解,陆鸿总算对苏恋儿昏迷不醒的原因恍然大悟。

    他想起了自己所学的《药王典》,其中有不少致人昏迷的事例,其中提到一副“醉心药”的方子,描绘的境况,正和苏恋儿的症状相似。

    《药王典》也提到过一些解药的方子,不过用药的话需要一个过程,苏恋儿又中毒日久,更需要一个比较漫长的疗程了。

    另外,醉心药的主药虽然摸清是曼陀罗花,不过这副奇毒方子却不是固定的,配毒之人肯定还混杂了其他能致人昏迷的药物,这就不是那么容易查探出来了。

    解除这些药物的药性,更要一步步来了。好在已经知道主药是醉心药,先把它给克制了,其他就相对容易许多。

    想到这里,陆鸿猛然说道:“李主任,苏总,我有两个法子,你们可以参考一下。一个是吃药,我给你们开方子,你们按方抓药,让病人服下,可以慢慢解开她体内的毒性。毒性一无,人也可以慢慢醒过来。”

    “中药?”李如文闻言追问。

    陆鸿点头,道:“你让我开西药我还不敢呢!”

    苏方却更关心时间问题,问道:“陆先生,慢慢是什么意思,要多长时间?”

    他自然是希望女儿能越快醒过来越好。

    陆鸿看他一眼,淡淡说道:“中药讲究调理,你女儿昏迷了那么久,我也不好一下子下猛药,不然对她身体没好处。”

    言下之意也很明显,慢慢真是一个过程,快不了。

    李如文认可说道:“不错,是药三分毒,不能下猛药。都说病去如抽丝,老苏,我们不能冒险。”

    苏方不甘心继续问道:“那……到底要多久呢?”

    陆鸿耸耸肩,道:“半个月一疗程,怎么也要一两个疗程。”

    “啊?”苏方大为失望,满眼郁闷,“差不多要一个月?”

    陆鸿不说话了,用药的疗效,谁都无法保证时间的,毕竟每个病人的身体状况都不一样,无法一概而论。

    李如文想起陆鸿刚才话中有话,连忙问道:“小陆,你刚才说两个方法,吃药是其中一种,那另外一个呢?”

    苏方闻言顿时有振奋起来,眼巴巴看着陆鸿。

    陆鸿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们中医之法,无非是药物与针石之道。”

    “针石?针灸吗?”李如文追问。

    陆鸿点头说道:“没错,病人是心脉痹症,可用针灸之法疏通经脉,排泄毒素,再辅以药物,可以事半功倍,加快疗效。”

    “那……针灸副作用大吗?”苏方问道。

    陆鸿淡笑道:“庸医下针,扎错了穴位,当然贻害无穷。方法得当,下针精准,就没那么多问题了。”

    苏方不大懂医学原理,转头去看李如文。

    李如文沉吟说道:“针灸么……副作用倒是没听过有多大。当然,王主任说小陆是针石高手,针灸技术高超,想必是手到擒来的。是吧,小陆?”

    陆鸿笑笑不说话,让他们自己判断。

    苏方咬了咬牙,这才问道:“陆先生,如果针灸,多快可以凑效?”

    “你说的凑效是什么意思?”陆鸿反问。

    苏方说道:“就是我女儿可以醒过来。”

    陆鸿笑了,傲然说道:“快则半天功夫,慢则两三天!”

    “啥?”苏方以为自己听错了。

    “什么?”李如文也以为自己幻听了。

    陆鸿又重复了一遍,神情淡定而坚毅。

    “怎么会?”李如文不大相信。

    陆鸿刚才说吃药要半个月以上病人才能苏醒,现在却说针灸之术最快半天有效果。这不是蒙人么?

    “你不懂!”陆鸿瞥他一眼,摇头不解释。

    他有这个资本自傲,盖因他有底气——也就是内气。

    不知道苏恋儿中的是什么毒,他不敢贸然下针,了解后他就大致知道药物作用于什么经脉了。

    从《五行阴阳针》上分解一套可以克制曼陀罗花的选穴之法,以气御针,对症下穴,用气逼迫毒素排出来,无往而不利。

    如果没有练成养生经第二层境界,体无内气,陆鸿是不敢说如许大话的。

    他不想解释内气的原理,把选择权交到两人手中。

    当然,主要选择权是在苏方手中,毕竟病人是他女儿。

    苏方犹豫不已,神情挣扎,一下子是不敢置信,一下子又蠢蠢欲动。

    最后,苏方又问了一句:“陆先生,针灸真的稳妥吗?”

    很明显,他怕夜长梦多,更倾向于让女儿快速醒过来。

    陆鸿哼了一声,不悦说道:“如果你们信不过我,可以找其他杏林国手过来治,反正你们已经知道是曼陀罗花的原因了,不是吗?”

    “不用了,我信得过陆先生!”苏方断然说道。

    陆鸿满意点头,苏大老板不愧是做大事之人,这果断的决断力,非常人可比,想不佩服都难。

    其实苏方是走投无路了,以他的能量,什么中医西医的专家早就找过了,但是哪怕是那些杏林国手,都无法查探出他女儿的病情。

    偏偏陆鸿查出来了,现在地上那些干枯的曼陀罗花就是不可否认的证明!

    连病情都查不出来,他苏方又怎么敢信任了呢?与其得罪陆鸿,还不如就信任下去吧!

    “就赌这么一把!”苏方内心大喊。

    “行!”陆鸿点头说道,“既然苏总你信任我,那我就尽力而为,不让你失望。不过有一点我要事先声明,针灸之术施展起来,有些不大方便,这也是我把它列为第二种方案的原因。”

    “不方便?怎么不方便?”苏方大为不解。

    李如文闻言若有所悟,看着陆鸿不说话。

    陆鸿尴尬挠了一下耳朵,缓缓说道:“病人是心脉痹症,而涉及心脉的穴位有不少在人体的隐秘部位。我是年轻男人,而病人是年轻女子,我又不可能隔着衣服下针,所以……”

    陆鸿没说下去了,以一个“你懂的”眼神看着苏方。

    苏大老板懵逼了,脸色一阵红,一阵紫,说不出的妖异!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