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算计
    当陆鸿说出“不能隔着衣服下针”时,苏方经过心理的挣扎之后,整张脸都黑了下来。

    不能隔着衣服,那意思就是脱了衣服呗——脱的是他女儿,一个二十多岁的大闺女,你说他能高兴得了?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苏方艰难问道。

    陆鸿有些不好意思地挠头,如果只是随便刺穴,他倒是可以隔着衣服认出穴位的部位,但是,他还要把内气从银针上透过去进入病人的身体,隔着衣服那就有太多阻碍了。

    御气于心脉,这不是开玩笑的事,能少点阻碍当然是最好不过了。

    所以陆鸿只能一个劲告诉自己:“我没有别的心思,只是治病救人而已,我是医者,有自己的原则和医德……”

    陆鸿不好意思,苏方为难,倒是李如文干脆许多,他不满说道:“老苏,你想那么多做什么,人家小陆是医生,真到下针的时候,心里无比紧张,大气都不敢喘,眼中只有病人,哪里会想其他!你要相信我们医生的职业道德!”

    苏方叹气说道:“我就算不相信也只能相信了!”

    李如文哼了一声:“没衣服怎么了,没衣服一样是病人,是等着医生救治的病人!这样的病人我见多了,还不是一样给我在她们身上动刀子,我还割来割去呢!”

    陆鸿闻言眼珠子都瞪大了,差点要噗嗤笑出声来,看着李如文不忿的样子,忍不住想说大哥你牛,用刀子动手术和针灸能一样么?

    当然,李如文帮他说话,陆鸿不会反驳,只当是默认了。

    苏方看了两人一眼,咬咬牙说道:“那行,陆先生你是医生,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们两个大老粗估计是帮不上什么忙的,不过之前我们和一家医院合作,与他们有医务劳务方面的工作协议,其中有护士护理的业务往来。等陆先生针灸的时候,我叫一个护士过来帮你打下手吧,让她分担一些琐事。”

    “那就再好不过了。”陆鸿笑了一下,并没有拆穿苏方的用意。

    其实针灸哪里用什么打下手,无非是给银针消毒,之后扯开衣服就扎针而已,简单得很。

    苏方说叫一个护士过来,不过是想让护士在旁边看着陆鸿罢了,免得他女儿遭受什么咸猪手!

    好吧,说来说去,苏方还是不放心陆鸿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和他如花似玉的女儿独处一室,何况陆鸿还要脱他女儿的衣服!

    陆鸿明白这点,为了证明问心无愧,当然不会否定苏方的提议。

    苏方见陆鸿答应得干脆,松了一口气,连忙掏出手机说道:“我这就叫人来吧。”

    “现在?”陆鸿愣住了,比较意外,“苏总的意思是……今天就开始治疗?”

    苏方反而更愕然,道:“难道今天不行?陆先生还要准备什么吗?”

    陆鸿摇头说道:“我倒是无须做什么准备了,我惯用的一套银针都带在身上,随时可以开始。”

    “那就立刻开始啊!”苏方没有二话。

    陆鸿瞥了他一眼,犹豫说道:“苏总不打算缓一缓,进行其他布置?”

    “布置?什么布置?”苏方没有多想,很是不解。

    陆鸿瞄了一眼床上的病人,若有所指说道:“苏总,我这两天的遭遇很明显是有人不想我给你女儿治疗,今天我如果从你这里回去,你再放出风声,说我已经找到治疗你女儿的办法,你说,是不是有人更急呢?一旦着急,会不会狗急跳墙,更是加大阻挠的力度?只要你让人跟着我……”

    “你不用说了!”苏方断然中断了陆鸿的话,大手一挥,霸气侧漏,“陆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无非是想让我利用这个机会揪出幕后黑手。但是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现在只想让我女儿醒过来,其他的事,以后再说!况且,我苏某人想要办事查人,自有我的办法,还不至于要利用我女儿的地步!”

    陆鸿顿时对苏方肃然起敬,对方虽然是一个商人,说话做事很多时候都从商业利益的角度出发,不过看得出来,他对他女儿的感情很深厚,是一个好父亲!

    李如文一拍大腿,大声说道:“老苏,你终于说句人话了!如果你刚才考虑利用恋儿,我非与你拼命不可!”

    “他是我女儿!”苏方强调说道。

    李如文点点头,又说:“不过你一定要严惩向恋儿下毒手的人,我也恨不得杀了那家伙!”

    苏方眼光一闪,阴森森说道:“我当然不会放过毒害我女儿的人,我会让他……你放心,我已经有安排计划了,估计不用多久就有消息。”

    李如文不再纠缠这个问题,转而想陆鸿说道:“小陆,那你准备准备吧,今天就开始治疗。”

    陆鸿看了一下时间,悠悠说道:“苏总,等我施完针,说不定还能赶上午饭时间。你这里包午餐吗?”

    苏方一愣,继而欢喜,连连说道:“好好好,我会让人安排的。”

    陆鸿有信心,他再高兴不过了,他要的就是陆鸿这份睥睨众生的自信范儿!

    “我先叫护士过来。”苏方开始打电话安排事宜。

    李如文把陆鸿拉到一边,低声说道:“小陆,你说快能半天见效,没忽悠我们吧?”

    陆鸿悠悠说道:“如果是别人,我也许还能吹牛说大话。但是在你们面前,我敢吗?李主任你也就罢了,苏总肯定会吃了我吧?你觉得我敢随便得罪一个在南方市手眼通天的大老板?”

    李如文笑了,道:“我谅你也不敢。”

    陆鸿一摊手,说:“所以说嘛,我想不尽全力都不行。”

    李如文松了一口气,语气沉重说道:“这次就真劳小陆你费心了,老苏他也不容易啊……他是真的很爱他女儿的。”

    陆鸿遥看一眼忙着通话的苏方,点头说道:“看得出来。他是不是好人暂且不论,但是一个好父亲。”

    李如文附和说道:“对对,是个好父亲,其实不管他是好人坏人,我们是医生,只负责看病,不是吗?”

    陆鸿看了看李如文,笑道:“李主任,你不用拿话激我。真说回来,现在我还不能说是医生哦,只是一个医学生。能不能做医生,还要看李主任你的意思呢。”

    李如文闻言赶紧拍胸膛说道:“小陆,你放心,只要恋儿一醒,答应你的事我绝对办到。之前我说你的执照可能要迟一点,其实我没有考虑到老苏的因素。你治好了他女儿的话,有他帮忙,行医执照的事会更顺利!今后你就知道了,你会发现与苏方搭上关系,不是一件坏事,相反还好处多多。”

    陆鸿不置可否,他承认苏方能量大,从他反手间就叫得动南方警察局高层就可以看得出来。

    但是,所谓福祸相依,因为苏方能量大,实力强,他一路走来树敌肯定也不少,活生生就是一个大目标活靶子,与他过多接触,惹来的麻烦估计也不小,昨天他陆鸿的遭遇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祸兮福所伏,福兮祸所依。”陆鸿暗念两遍这句哲言,算是为与苏家纠葛做一个注脚。

    闲话休提,等苏方叫来的护士到达,陆鸿也早已做好为苏恋儿针灸的准备了。

    醉心奇毒能否解除,就在今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