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施针
    苏家请来的护士并没有让人想入非非的条件。

    看样子她都三十大几了,容貌也一般,可以说是姿色平平,好在陆鸿并没有奢望和美颜护士来一场病房邂逅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其实想想也可以理解的,护士也是分等级的,从见习护士到护师,再到高级什么的,一步步升级上去,没有时间的积累沉淀,那一切都是空话。

    苏方给昏迷的女儿找护理,以他的条件,当然会找最优秀的,无论是技术水平,还是经验手法,都得拔尖。

    这样一来,那只能从一帮高级护理之中寻找了。做到高级这一级别,就没有年纪轻的道理。

    所以,这个李姓护士上了点年纪,也就不难想象了。

    陆鸿倒是很好说话,直接叫她李姐。

    李护士也很懂规矩,虽然在第一次听到苏大老板要她给陆鸿打下手治病,她表示惊讶,但是却什么都不说,只是内心诧异于陆鸿的年轻罢了。

    在护士赶来的时候,陆鸿把治疗方案说予苏方和李如文听,征求两人的意见。

    说是方案,还不如说是简单的解说,一是针灸,二是服药。

    针灸看效果,如果对症,病人可以当天醒来;如果效果不佳,那就要持续针灸一段时间了。当然,陆鸿也给出了时间表,那就是不超过五天。

    针灸五天治醒一个昏迷一年多的病人,苏方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一年多来他都绝望了,现在能有希望,那就是最大的奢望了。

    李如文虽然怀疑,但是当苏方向他要专业意见的时候,他还是表示了首肯。陆鸿是他请来的,他就是再不相信,此时也只能默认他的办法了。

    陆鸿也不至于随便就忽悠人,他想李如文解释了一些针灸取穴的办法:苏恋儿昏迷日久,四肢估计都麻痹了,如果不是护理得好,肢体萎缩都有可能。

    所以,除了作用于心脉排毒的取穴外,还要在头部的穴位上做文章,刺激神经,以求病人最快醒过来。其次,还要疏通任督二脉的淤积,盖因任督二脉主控身体经络,肢体麻痹相当于任督二脉不通畅。

    无论是心脉,还是脑部神经,这两个地方的取穴都比较好办,因为与这两部分相连的穴位,不是在头部颈部,就是在手部足部。

    在这些地方下针,非常容易,也不棘手。

    关键是疏通任督二脉就比较让人为难了,因为他要取八髎穴下针!

    八髎穴在哪?

    八髎穴,顾名思义,是一组八个穴位,分为上髎穴、次髎穴、中髎穴、下髎穴,分别在第一、第二、第三、第四骶后孔中,说得更通俗一点,就是在尾椎骨和臀部的区域。

    想要在这个部位取穴,不说完全脱掉裤子吧,怎么也要拉下一半,露出半边臀部来。

    如果是男性病人,这还好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但换了个黄花大闺女,那就尴尬了。

    陆鸿并没有隐瞒,很坦然地和苏方说了取八髎穴时会遇到的窘境,也让苏方自己选择要不要给疏通任督二脉。

    “不做这什么八髎穴也行?”苏方很诧异地询问。

    陆鸿很平静地答道:“这是督脉穴位所在,我取八髎穴是主治肢体痹症。这肢体痹症只是昏迷的后遗症,并不是昏迷的原因,和排醉心毒没有什么关系。所以,苏总你可以选择不做。”

    苏方还在皱眉的时候,李如文就替他回答了:“做!为什么不做?这昏迷后肢体麻痹的后遗症可大可小,一旦有什么毛病,落个腿瘸手抖什么的,那就是影响终生之事。如果小陆你有办法解决,那当然顺便解决了!”

    苏方闻言,也立刻说做!反正就是医生医治病人的事,管他上面衣服不衣服,管他尴尬不尴尬!人没事才是王道!

    家属都发话了,陆鸿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

    等护士到位,双方交流完毕,针灸治疗就立刻开始。

    为了避免干扰,房内除了护士,陆鸿让苏方和李如文到外头等着。两人想到陆鸿所提及的治疗过程,虽然不大放心,却也不好意思留在房内。

    陆鸿在床头整理了一番所带的银针,一切准备就绪,目光才缓缓落在苏恋儿身上。

    漂亮精致的脸蛋,苍白无血色,睡美人还等着具有高明医术的人来救星。

    “呼!”深吸一口气后,又长长呼出,陆鸿镇定心神,拎起一根银针,眼神渐渐坚定起来,他低沉说道:“李姐,帮我把她的头发拢起来,固定好,另外把她翻过来稳住她的脑袋,我要在她的风府、哑门、百会穴下针。”

    “好!”护士二话不说,立即按照陆鸿所言去做。

    扶着病人的脑袋,陆鸿摒除杂念,丹田一沉,内气提升,丝丝气息从丹田处游了出来,穿过腹部,流过手臂,聚在手心,凝在指尖,缓缓贯通银针。

    嗡嗡嗡!

    银针自抖,发出细细的声音。

    “就是这时候!”

    嗤的一声,银针插入了苏恋儿的风府穴,紧接着,又是一根银针被拎起插入了她的哑门穴、百会穴。

    三根针一气呵成,没有丝毫停顿,当第三根插完,第一根银针的头部还在抖动,完全彰显了陆鸿娴熟而高超的取穴下针的手法和技术!

    三根针有的入穴一寸,有的半寸,不是在脑袋上,就是在颈部,看得人胆战心惊,生怕一不小心刺错了地方,导致大出血什么的。

    至少旁边的护士就看得忐忑不安,不过在这紧要关头,她也不敢吭声,只能愣愣看着。

    但是陆鸿接下来的动作还是让她大为不解,她更看得傻眼了。

    只见陆鸿下了三根针之后,屏息一下,又伸出他的右手,拇指与食指并拢,轻轻捏住了枕头,什么也不敢,就那么捏着,过了差不多半分钟收手,接着又继续在别的银针上重复刚才的动作。

    如是三次,每根针都做了这样的行为!

    “这是在做什么,用气功治病吗?”这是护士唯一能想到的念头。

    其实她却不知道,差一点就让她猜中了事实,只不过陆鸿绝对不会告诉她,他使用的是内功罢了。

    原来,这一番捏针的动作,却是陆鸿运聚在手指的内气,透过银针,钻进了病人的身体,进入她的经脉,从而从另外一个层面来刺激她的神经。

    除了施展阴阳五行针的特殊手法外,为了效果更佳,陆鸿还用了内气,为病人调理身体!

    另外,他运气在病人脑袋上,还有保护她神经系统的意思,因为接下来他就要在心的经脉上下针了,这是作用于心脏痹症的穴位,是用来排除醉心药毒素的。

    在排除的过程中,那些淤积在体内的毒素,说不定会从心的经脉上窜出来,一旦扩散到脑部神经,那病情就更棘手更麻烦了。

    护住脑部经脉之后,陆鸿又从他的盒子里抽出三根银针来,这一次,他目光落在了苏恋儿的手上。

    病美人的手也很白,滑嫩柔软,手指纤细,若不是苍白得惊人,这绝对是一双性感的小手,足以让众多男人流连忘返。

    陆鸿此时对病人手上穴位的兴趣多余其他,他目光扫过内关、神门、合谷三个穴位。

    这三个穴位既有手厥阴心包经的穴位,又有手少阴心经的穴位,主要作用于心经。

    陆鸿取这三个穴位下针,才是今天最主要的目的——

    排解醉心药毒素!

    抓起苏恋儿的手,胸有成竹的陆鸿没有任何犹豫,嗖嗖嗖三下,银针就精准地刺入三个穴位之中。

    嗡嗡嗡!

    三根银针抖动不停,发出一种富有节奏韵律的声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