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立竿见影的效果
    嗡嗡嗡!

    银针震动,陆鸿再次重施故技,调动内气从银针透入苏恋儿的身体。

    这一次,是解毒的关键,陆鸿显得极其谨慎,小心翼翼,脸色凝重,连动作都慢上了许多。

    不过内气的功效还是很快显现出来——

    慢悠悠的内气从肢体进入胸腔,抵达心脉的时候,遇到了那微量毒素凝成的阻塞,陆鸿一点犹豫都没有,稍一用力,内气就透过了阻塞,从中贯穿过去。

    “嗯……”微不可闻的,昏迷的病人发出一丝鼻音,秀美微微一蹙,好像身体遭受了什么痛苦之事。

    旁边帮忙的李护士以为自己眼花了,定神又看了看苏恋儿,顿时,她震惊了:苏恋儿的眉头越来越皱,乃至连脸上表情都露出痛苦挣扎之色。

    “这……怎么会?”作为苏家雇佣的护理人员之一,李护士对苏恋儿的病情再了解不过了。

    病美人是真的病得不轻,比植物人还植物人,比一般人昏迷得更为彻底,平时是真的一动都不动,脸上也平静如水,一点表情都没有。

    只有那越来越苍白的脸容是实实在在的存在,其他是真的一点变化都没有。

    然而现在她看到了什么?

    苏恋儿竟然皱眉了!

    还露出痛苦的神色!

    无论病人能否醒来,至少,陆鸿的刚才那番动作是有了效果,开始起作用了。

    李护士不由得愣愣看着陆鸿施针,眼神里充满了震撼与佩服,都快有些崇拜了。

    陆鸿毫无所觉,此时他全神贯注为苏恋儿清除心脉内的毒素,这种动作,内气既要维持不断,又要精细,不能一下子透入太多,否则冲击了心脏,搞不好要弄出心脏病来。

    随着源源不断的内气从银针渗透进去,苏恋儿心脉内淤积的毒素也渐渐纾解,她的脸色也慢慢有了变化,苍白种透出一丝红润来,既是病态的,又是健康的。

    陆鸿显得有些吃力,额头都开始冒出细汗,好在没有人在他身后而已,不然会看到他背部氤氲出一阵阵的雾气,最后消散在空中。

    那是天地元气被他不断调动在身体内化的表现,肉眼都可以看得清楚了。

    陆鸿额头的汗珠凝结得越来越大,像豆粒一般,有几颗还顺着脸颊流下,窜入了他的衣领。靠近他的李护士甚至听到了陆鸿急促的呼吸声。

    不得不说,这一番施针,是陆鸿有生以来最认真,也是最吃力的,更是他第一次如此大规模调动内气在身体周转,整个丹田都在急速的运转之中。

    好在陆鸿早有心理准备,全神贯注,心无旁骛,捏针的手纹丝不动,并没有出现乏力才颤抖状况。

    一盏茶后,陆鸿手指离开银针。

    吁!

    他长出一口气,脸色轻松,伸手擦了一下汗。

    “总算完成了!”陆鸿内心欣喜,通过内气的攻关,苏恋儿心脉内淤积的毒素最终溃散,随着血液的流动进入循环排放系统之中。

    只要给些时间,她体内的循环系统自己都可以把这些毒素吸收或者排散出去。

    纠缠苏恋儿一年多的醉心药毒素在陆鸿神乎其神的以气御针的手法之下,被彻底攻克了。

    接下来,只待排除毒素,苏恋儿自然就可以清醒过来!

    “可以了?”李护士看陆鸿神色轻松,不由轻声问道。

    “至少我尽力了。”陆鸿感慨说道,“能不能醒,就看她的了。不过醒过来要想正常活动,还需要在八髎穴上施针,接下来……”

    陆鸿顿住了,慢慢收了针,顺带着把苏恋儿脑袋上和颈部的银针也撤了下来,目光在苏恋儿身上扫了几眼,总感觉接下来的动作使人尴尬。

    李护士看出陆鸿不好意思的状态,笑着说:“治病救人,讲究不了那么多的。”

    她也知道她在这里的使命,说完,也不待陆鸿纷纷,自顾把苏恋儿整个人翻了过去,让病人俯卧,整个背部向上。

    接着,她更不废话,伸手就把苏恋儿的上衣给掀上去一般,露出病美人柔软的腰肢。

    腰肢很细,也很白,标准的美女柳腰。

    陆鸿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又不好意思地瞄向旁边。

    “陆先生,是八髎穴都要刺针吗?”李护士问陆鸿。

    “嗯嗯。”陆鸿应声。

    李护士显然对中医也颇有研究,至少对穴位的所在有所了解,听了陆鸿的话之后,她再一次伸手到苏恋儿身上,这一次,是脱她的裤子了。

    只是一拉,裤子就半解了,露出半边臀部来。

    腰肢露一半,臀部露一半,美女背部的三分之一躯体都裸露在空中了。

    陆鸿只觉得更尴尬,都不好意思多看苏恋儿的身体,但是就是那么惊鸿一瞥,入眼就是病美人那浑圆的臀部以及半露的沟壑,惊得他赶紧闭眼。

    陆鸿心儿狂跳,怎么使镇定的气儿都没有用,甚至脸色都渐渐红了起来。

    陆鸿得发誓,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女人的躯体——这都是华老头的错,若不是他这个便宜师傅忽悠他练了什么童子功,陆鸿此前又怎么会对女人畏如蛇蝎呢。

    生怕破功,他不敢与女人接触,虽然他对人的身体的构造非常熟悉,但是对于女人的身体,除了治病时把把脉,其他别说接触了,就连多看一眼都不敢。

    今天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到美女这么多的肌肤!

    “陆先生,到你了!”李护士没好气笑道,催促陆鸿赶紧下针,人家苏方请她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陆鸿在治病时对他女儿进行揩油。

    那么,把病人晾一边,裸露人家的身体,长时间观看,算不算无耻之极的揩油行径呢?

    李护士生怕苏方不高兴,只能督促陆鸿赶紧出手了。

    “哦哦。”陆鸿反应过来,收摄心神,把注意力集中到治病救人之上。

    捏起银针,唰唰唰,陆鸿三两下就在苏恋儿的八髎穴上刺了八针,接着再一次运气御针,为病人疏通四肢的经脉。

    这一次比为心脉排毒容易多了,不到两分钟,陆鸿就轻松完成了八髎穴的施针。

    等他起针,慢慢把银针收回盒子后,又抓起苏恋儿的手腕,仔细为她把了一次脉。

    “没问题了!”陆鸿满意地放开苏恋儿的手,抱手在胸,有些骄傲地把苏恋儿当成自己的作品,一副欣赏的样子。

    就在这时候,一声“嗯哼”从床上响起。

    李护士顿时被这一声呻吟所吸引,她放眼看去,顿时整个人都僵住了,大为傻眼!

    她看到了什么?

    那个昏迷一年多毫无动静的苏恋儿,在轻吟之后,眼皮耸动几秒钟之后,竟然慢慢睁开了眼!

    “苏小姐醒了!”良久反应过来的李护士,尖叫一声,冲向了门外,“苏总,醒了,醒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