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苏恋儿醒了!
    “啊?”苏方被奔跑出来的护士的惊叫声吸引过来,只是模糊听到护士说了什么,他就冲进了女儿的闺房。

    陪着他在房外急如火焚的李如文也快步尾随进去。

    两人都来不及理会站在床边擦着额头汗水的陆鸿,眼神巴巴看向床上。

    顿时,他们愣住了。

    苏方更是整个人都呆住,除了浑身颤抖,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的女儿,躺床上昏迷了一年多的女儿——醒过来了!

    虽然还没有什么动作,但是苏方真真切切看到了他那睁开迷惑双眼的女儿!

    睁眼,醒来,还有比这个更让他欣喜若狂的事么?

    没有!

    苏方是狂喜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站在床边,哪怕心有千言,喉咙却像有什么堵住了一样,说不出一句话来;双脚更是有千斤重一般,挪不开,迈不动。

    他不敢靠近女儿,他怕眼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而已,而他动一下这场梦就会醒来,到时候空欢喜一场;更怕这是一个漂亮的泡泡,一戳就破,最终只剩下遗憾和伤心。

    所以,苏方定定站在那里,只是看着,宁愿这场梦做得更长更久!

    苏方的身后,李如文也是愣神了一会儿,整个人有些懵,喃喃自语:“醒了?真的醒了……怎么会?真的会?”

    但是很快李大主任就清醒过来,他猛地扭头,看着旁边云淡风轻的陆鸿,双眼火热,充满了一探究竟的冲动,恨不得把陆鸿给切片研究了。

    虽然李如文一时没有说什么,但是陆鸿还是感觉浑身不自在,被对方那火热的眼神在他身上上下打量扫视,大有被人看了果身的感觉,要那么不爽就有那么不爽。

    轻轻挪动脚步,陆鸿后退半步,离李如文更远一些,嘴上轻咳一声,正想开口说什么,忽然,轻吟声响,一个迷糊又困惑的声音传来:

    “爸……你……怎么……在这?”

    迷惑了一阵子的苏恋儿,终于开口说话了。

    也许是昏迷太长久了,长时间不说话,声带和舌头的运转都有些困难,话从她口中说出来,又干又涩,还模糊不清,让人有些听不清楚。

    然而,这模糊不清的话音,对苏方来说却是仙音一般,他终于确定,他的女儿实实在在是醒了!

    “恋儿……”苏方嘴唇哆嗦,满心的激动与欢喜,更是阻碍了他说话的情绪,想说的事太多了,太多的情绪需要发泄了,但是最后却化为两眼的热泪。

    泪流满面,顺着脸颊而下,把苏方整个脸都覆盖了,显示出他内心的情绪有多么地复杂。

    “爸……”苏恋儿挣扎着要起来,双手手肘撑在床上,却怎么都坐不起来,浑身乏力,扑的一下又结实倒在床上。

    “恋儿,别动!”苏方见状又急又怕,赶紧上前阻止女儿,“你身体还没好,别乱动!”

    苏恋儿脑子还没清醒过来,开口问:“我……怎么了?”

    苏方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扭头去看陆鸿,问道:“陆先生,你看?”

    陆鸿耸耸肩,道:“这很正常,给病人一点时间,能缓过来的。苏总,接下来你们父女俩应该有很多话要说,我就不打搅你们了。这是药膳方子,你按方子做,过一段时间,苏小姐的身体就能调整妥当。”

    说着,陆鸿递过去一张纸,上面是他刚写好不久的一个方子,是他根据苏恋儿的病情开的调理身体的药方。

    根据他的诊断,苏恋儿毒素已解,经脉也已畅通,只要把虚弱的身体调理回来,慢慢就会恢复健康了。

    对于这一点,陆鸿就不多废话了,以苏方的能耐,自然能找到各种营养健康师和体能调理师。

    他陆鸿能做的事都已做完,是时候功成身退了。

    再说了,人家父女一年多没说过话,而这一年多又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肯定有很多不容外人听到的话要倾诉。

    这些话里又肯定有很狗血的东西,陆鸿不想掺和这个热闹,及早离去是最好的选择。

    苏方激动接过方子,满心难以言说情绪的他一时没听出陆鸿的言外之意——就说听出他也没功夫理会了,只是感谢一番,又回头照顾他女儿去了。

    “小陆,我送送你。”李如文站出来替苏方招呼陆鸿,看上去很正常,但他火热的双眼依然紧紧盯着陆鸿,那眼神,那姿态,大有一口把陆鸿吞下的样子。

    陆鸿二话不说,东西也早已收拾妥当,三步并做两步,很快就出了房门。

    还在走廊上,就被李如文叫住。

    “李主任,还有事?”陆鸿问道。

    李如文双手猛搓,既不好意思,又忍不住说下去:“小陆,我……现在都还很激动,没想到你真把恋儿给治好了。她……真的醒了!”

    陆鸿淡淡一笑,点头道:“我知道,李主任找我,无非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思而已。但是我既然答应你过来帮忙,只要我有这个能力,我自然就尽心尽力。”

    李如文连连点头,羞赧说道:“总之,我们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

    陆鸿嘴角轻扯,道:“李主任,我们是有交易承诺的。”

    “对对对!我明白。”李如文点头更急,“我会履行我的承诺的。”

    “那我们就扯平了。”陆鸿呵呵笑道。

    “这个……”李如文又搓手了,脸色有些窘迫,满脸的小心翼翼,说下去,“小陆,你这个案例很有研究价值,我们能不能深入讨论一下。哦,说是探讨,其实肯定是要你指导指导的。”

    陆鸿深深直视李如文,他算是明白了,原来李大主任是想要他说出治疗之法,推而广之。

    叹了一口气,陆鸿说道:“李主任,不是我不愿意说出来,而是说了也没有用。”

    “为什么?”李如文脱口问道。

    陆鸿说道:“因为下针之法很讲究,是一套非常特殊的手法,需要长时间的练习,要花费大量的精力。此外,还涉及到一套你们眼中的气功之法的配合,这就更不是你们所能了解和掌握的了。”

    “气功?”李如文有些不信。

    陆鸿呵的一笑,说:“可以这么说。你可以不信,但是我确实把病人救醒了,不是吗?”

    李如文哑口无言,是啊,事实胜于雄辩!

    陆鸿继续说道:“我练了十多年,才有今天的功力。这十年,我什么都不做,每天就是打坐练功,认穴刺针。整整十年!而且我师父说了,这还需要很高的天赋,不是一般人能学的。就算你能找到有天赋的人呢,你认为现在还有人能忍耐十年的寂寞坚持十年学习中医吗?”

    李如文无法反驳,不甘心问道:“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陆鸿摇头。

    其实他说的还是轻的了,把内气说成气功。这内气如果不是他刚好突破了,别说十年,有的甚至二十年都无法成功呢。

    想想华老头,几十年功力,也不过是半只脚踏入养生功第二层而已,说到境界,快百岁的华老头都比现在的陆鸿要差呢!

    所以说,这些手法和功力,根本没有普及的意义,无法推广。

    陆鸿走了,李如文失望而归。

    他重新进入房内,远远就听到苏恋儿弱弱地问:“爸……你说刚才那年轻人是谁,救我的人?他……”

    苏恋儿绝对不会对人说,在护士为她宽衣解带给陆鸿在她臀部刺针之前,她的意识就慢慢恢复了!

    她完全是在有意识的情况下被一个年轻的男人在她裸露的后背和臀部上刺了好几个穴位……

    太羞人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