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苏方的犹豫
    从苏家回来后,陆鸿重新回归平静的校园生活。

    把苏恋儿救醒之后,又给了调理静养的方子,他认为自己功德圆满,再之后的事,就不是他要操心的了。

    比如说,苏家和谁有恩怨,是谁下的毒,他都不想掺和进去;又比如说,风云俱乐部配合别人陷害他陆鸿,苏方又是怎么打算的,陆鸿也不想过问。

    实在是他不想卷入更深的麻烦之中,哪怕他对拿出醉心奇毒之人很好奇,他也不想自找麻烦。

    况且,苏方很快就从女儿清醒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发现陆鸿走后,立刻打电话过来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还拍胸脯说陆鸿的事就是他苏某人的事,日后陆鸿在南方市有什么事情,尽可找他苏方!

    一听苏方的口气,陆鸿就知道苏大老板不会放过下毒之人,有苏方去彻查此事,最后陆鸿也是能知道结果的。

    那么,就让他尽情享受安适的校园风景吧。

    话说进入大学以来的一个多月,他陆鸿就没没有平静过!

    因为得罪了李钰,就与教官产生冲突打了一架;因为打晕教官而享有盛名,空手道的人找上门来拉拢,拉拢不成,就是两场轰动全校的比武;因为比武打晕了赵非,亲自去医院救醒他,从而被李如文发现,邀请为苏恋儿治病;因为为苏恋儿治病,被人陷害,还进了警局……

    总之,就没有一刻是安生的!

    这一个多月的遭遇,都要让陆鸿开始怀疑人生了,怀疑是不是得罪了老天爷,因此才让各种考验磨难接踵而至!

    还好这一个多月也有颇多收获,不然陆鸿真要抓狂了。

    说到收获,陆鸿还是相当满意的,先不说因为机缘得到了学校政务处主任王飞的友谊,从此在大学有了一个大靠山;也不说因王飞与李如文搭上了线,最后更是与苏方一家有了纠葛,得到了一个天大的人情;只说养生经第二层,就是他陆鸿最大最美妙的收获了!

    炼神成气,丹田化气,从此天人合一,就让陆鸿有了纵横医武两界的资本。

    这些天静心享受校园生活,陆鸿并没有因为无所事事就荒废练功,甚至于,他练得更勤快。

    以往,陆鸿练养生经最大的希望就是能突破到第二层境界,舍此之外,别无他想。华老头对他描绘那些美妙的前景,也只是反复诉说炼气成功之后有多少多少好处云云。

    那么,第二层境界之后的路,该如何走下去呢?

    按照《养生经》的描述,此功分为三层,第三层是为内丹境,主要是化气为丹,也就是凝气成实,在丹田练成真正的内丹。

    这看上去颇为玄奇,都有些神话的味道了,此前陆鸿是绝对不信的,而且他那便宜师傅华老头也说只是传说而已,都没有见过他们这一门有人成功过。

    只是一种想象而已?

    如果是在以前,陆鸿也许会一笑置之,认为是前人幻想出来的一个境界,是用来忽悠后人的。

    但是,炼气成功之后,随着修炼日久,陆鸿就愈发迷茫和坚定。

    为什么这样矛盾?

    迷茫是炼气越久,就越觉得身体玄妙、天地广大,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之后,才会体会到人体如宇宙,无穷浩渺,难以捉摸。

    他不知道修炼的尽头在哪里,未来会怎样,因此感到迷茫。

    然而随着修炼下去,体内内气越来越深厚,越来越精纯,他与天地的感应更敏锐,更厚实,让人看到无穷尽头的希望。

    他想找到这一条去往极处的路子,又想领略更高境界的风景,所以他修炼得愈发坚定,比以往更勤快,比以往更用功!

    每日不辍,早起晚睡,是陆鸿这一段日子的节奏,哪怕回归校园平静的生活,除了按时上下课,其他时间不是吃饭睡觉,就是打坐调息,修炼内功。

    说到上下课,最有感触的就是老师们了,他们也终于不用奇怪怎么能听到两声相似的应“到”声了——陆鸿找人帮忙应到。

    话说老师都不是傻子,自然发现陆鸿这么一个奇葩——开学到现在,就没去上过几天课!

    如果不是钟歌祭出政务处主任王飞的名头,而这些老师向王飞求证后又得到肯定的答复,他们早就找陆鸿算账了。

    如今看到陆鸿重新回归课堂生活,他们也总算可以不用心里嘀咕了。

    陆鸿这次回归课堂,是真心实意为了平静,虽然老师教的一些中医理论,他都可以倒背如流了,但还是表现得很低调,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老师提问,也是有时能答,有时答不出来,与常人无异,并没有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神情,更没有因此而鄙视老师。

    当然,这只是一种态度而已,真论实操,整个南方市医科大还真没有几人能与他相提并论的了,更别说坐而论道。

    现在他唯一要考虑的是,等到李如文那边操作完毕,他陆鸿获得行医资格之后,是想办法提前从学校毕业呢,还是按部就班读几年?

    毕竟他读医科大最主要的目标就是摸清现代医学系统的知识,以及获得行医资格证,之后光明正大行医,不用再有什么顾虑。

    而一旦提前拿到资格证,再做学生,好像就有点浪费时间了。

    这也是陆鸿近期比较费心思的事情,他需要做一个通盘的考量和计划。

    比如说,不读下去了,提前毕业,应该走什么路子,是继续深造,还是到医院就业,又或者是自己开诊所?

    继续深造的话,陆鸿又想起王飞的建议:硕本连读,等到研究生毕业,就操作留校,成为医科大老师。医院工作的话,那就要按部就班过上枯燥的生活了。自己开诊所,好像也要善于经营才行。

    无论是哪一种,陆鸿都苦恼于选择,特别是离开学校后在哪个地方发展,想想都头大啊。

    对于这一点,如果被其他还懵懂学习的同学知道,肯定会吐陆鸿一脸口水。呸!你丫就是矫情!

    好在他们都不知道,陆鸿也能装模作样跟同学们打成一片。

    学中医的不多了,女的更不多,都是同龄人,陆鸿回归教室,倒是能和他们混成一团。

    就这样过了一周,直到接到苏方的一个电话,陆鸿平静不久的生活又被打破了。

    “陆先生,我查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找到在我女儿身上下毒的人了,你看你好像比较好奇那什么醉心毒的事情,你……要过来看看吗?”电话里,苏方语生沉重地说着。

    陆鸿闻言,稍稍一愣,话说他真的在苏方面前表现出好奇的样子?

    “难道我表现得真的很菜?”陆鸿心里无比奇怪,“或者说……老江湖就是老江湖,观察入微的本领真不是盖的!”

    最后,陆鸿只能佩服苏方看人的本事。

    “陆先生?”

    没有听到陆鸿回答,苏方又叫了一声。

    “哦。”陆鸿回过神来,沉吟片刻才问,“苏总,人在你家了?”

    “他跑不了!”苏方恨恨说道。

    “那……苏总你打算怎么处理?”陆鸿又问,如果苏方把场面弄得血淋淋的,他就不去凑热闹了。

    “我……”苏方犹豫了一下,语音中饱含难以言说的憋屈。

    难以抉择?

    这一下,陆鸿倒是好奇了,话说以苏方痛恨对方的程度,加上苏方的能量,他猜想苏大老板不把对方沉了海,也要弄得终生残废了。

    现在苏房怎么会犹豫无法决定了呢?

    不再犹豫了,陆鸿直接说道:“苏总,你稍等,我现在打车过去……”

    “不必了,我已经叫苏朝龙去接你了,就是上次那个司机,估计他现在都快到你学校了。”苏方不待陆鸿说完,就说出了他的安排。

    陆鸿苦笑,苏方还是那么雷厉风行,说干就干,不容人拒绝。

    那么,陆鸿更好奇了,苏方到底遇上了什么情况,竟然无法立刻处置下毒之人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