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清醒的苏恋儿
    陆鸿再次见到的苏朝龙,对方还是老样子,冷冷清清,话也不多,半天都套不出半句话来。

    是的,因为好奇苏方到底碰上了什么人什么事,陆鸿坐上苏朝龙的车后,就开始不停地套话了。

    可惜的是苏朝龙并没有让他如愿,云里雾里兜了大半圈,陆鸿还是一点眉目都没有。

    好在在两人的绕圈子打发了时间,很快,苏家别墅又在望了。

    这是陆鸿第三次来苏宅,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慨。

    第一次,虽然好奇,但更多是为苏宅的豪华而咋舌;第二次,为了治病,紧张多于其他。

    如今是第三次,没有了紧张感,也没有了负重感,心里多了几分轻松,完全是为好奇而好奇了。

    听到陆鸿到来,苏方中门迎接,早早就在别墅大门等着了。

    这倒让陆鸿有些不好意思了,特别是看到苏方旁边站着的人儿,他就更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

    这一次,李如文没有在场,站在苏方旁边的人换成了他的女儿——苏恋儿。

    经过几天的休养,病美人姿态的苏恋儿状态得到很大的改观:脸色红润了许多,肤色不再苍白得可怕;整个人精神了好几倍,浑身散发出成熟女人的韵味。

    不可否认,苏恋儿又是一个大美女!

    陆鸿还是第一次看到俏生生站立着的苏恋儿,第一眼就觉得惊艳,她不同于别的温婉的美女,哪怕还有些虚弱,但是站在那里,一股干练飒爽的风姿就体现了出来。

    长发拢着,扎了一个很精神干练的发型,与成熟的气质相得益彰,说是女强人,又有些妖娆。

    真要确切地形容她,只有一次词汇,那就是——御姐!

    正是让无数宅男心儿放飞又蠢蠢欲动的御姐风范!

    陆鸿只是多看了两眼,就不好意思盯着人家注视了,很快就把目光转到了苏方身上。

    与漂亮女人相比,陆鸿更在意的是苏方所揪出的下毒的幕后“凶手”,从中所牵扯到下醉心奇毒的人,更是最让他好奇的。

    “陆先生来了,快请,快请!”苏方不待陆鸿说话,率先招呼,很热情地与他握手,想要指引陆鸿进别墅。

    “苏总!”陆鸿拱拱手作礼。

    苏方指着旁边的美女说道:“我家女儿,陆先生肯定不陌生了。她身体还没痊愈,我让她不要出来,她偏要出来迎接你,说她的恩人来了,不能不出门迎接。”

    陆鸿不好意思说道:“苏小姐太客气了。”

    苏恋儿自陆鸿一下车,就盯着他在看,目不转睛,就那么直直看着,很好奇陆鸿的年轻。

    就是这个年轻人,把她从昏迷了一年多的泥淖深渊拉了出来?

    他凭什么?他哪来的这个本事?

    陷入沉思的苏恋儿直到她父亲开始为两人介绍,才慢慢回过神来,当她对上了陆鸿那双古井无波的眼睛,深邃而又什么都不在意的眼神,蓦地就让大大方方的苏大美女心儿一紧,耳后一片燥热,脸上的红晕也慢慢弥散开来。

    她忽然就想到了一个事情——

    那天陆鸿为她治病施针,到了最后一个程序的时候,苏恋儿已经迷迷糊糊醒转过来,虽然没有睁眼,但她却感应到有人脱她的衣服,把她的背部和臀部裸露在外面……

    这么说来,就是眼前的男人在她的身上动了手脚,把她大半的身体都看了?

    无论心中多么感激,多么激动,一想到此时,再大方坚强的女人,也只能心中存羞,发慌得说不出话来。

    “恋儿?”苏方发现女儿失神,不禁摇了她一下,在她看过来的时候笑着说,“恋儿你不是总记挂救命恩人吗?现在他就在眼前了,你不说点什么?”

    “嗯嗯!”苏恋儿轻轻点头,嫣然一笑,转向陆鸿很恭敬地鞠了一个躬,直起身后诚恳地说,“陆先生,谢谢你!”

    陆鸿有些手忙脚乱,他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正式感谢,退了一步,赶紧说道:“不用客气,不用客气,你们不用太客气!”

    苏方正色说道:“这是应该的!陆先生对我们苏家有大恩,无论怎么感谢都不为过!”

    陆鸿苦笑,道:“治病救人,是医者本分,岂求感谢!”

    苏方摇头说道:“你还不是医生,如果你袖手旁观,也没人怪你的。”

    陆鸿摊手说道:“苏总,你不能把医学生不当医生啊!”

    “噗嗤!”

    苏恋儿闻言掩嘴一笑,当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

    苏方也哈哈笑道:“是我的错,是我的错。陆先生医术高超,简直可以说是超凡入圣,说你不是医生,那全天下就真没什么医生了!”

    苏方说这话很随意,陆鸿却不敢大意,因为这话代表的意义太大,不是随便谁都可以承受的。

    连连摇头,陆鸿很小心地说:“苏总你这话就太抬举我了,也折煞我!我是万万不敢苟同的。术业有专攻,技艺有专长,我能给苏小姐治病,那是刚好碰上我擅长的东西。别的人,别的病,我就不一定能起什么作用了。比如说,你让我做个心脏搭桥手术,我就做不来。”

    苏方挥手说道:“你就不用谦虚了,我说你厉害,你就厉害!别的人,都和庸医差不多。如果不是他们无能,恋儿怎么会昏迷那么久?”

    陆鸿苦笑,道:“苏总就把我当成是瞎猫遇上了死耗子吧。”

    “陆先生的意思是说我是死耗子?”一旁的苏恋儿不满意了,白了陆鸿一眼,很不甘心地说着,“死耗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碰上的!”

    陆鸿顿时不知如何作答。

    “哈哈……”苏方大笑不止,很满意看了女儿一眼。

    他的心情确实不错,显然很愿意看到女儿生龙活虎俏皮跳脱的样子。

    几人一边说着,一边进了别墅。

    在别墅里,陆鸿又看见了一个女性佣人,却不是前阵子的那个张姐了,看着新佣人忙上忙下,他不由若有所思。

    在大厅沙发上坐下,苏方察觉到陆鸿的目光在佣人身上扫过,好像明白了什么,不由心下一沉,等佣人过来倒好茶水,挥挥手让她去办别的事,算是支走了旁人。

    很快大厅就剩三个人了。

    苏方大马金刀坐在主座,苏恋儿在旁边正襟危坐,而陆鸿则坐在他们对面。

    只是捧杯喝茶,陆鸿并没有主动问什么,他相信苏方会忍不住向他诉说一切的。

    果然,陆鸿才喝了三口茶,苏方就迫不及待说话了:“陆先生,今天请你过来,是因为有些事在电话里不方便说。另外我想你应该对那个下醉心毒药的人有不小的兴趣吧?”

    听到醉心毒药几个字,陆鸿还没什么,苏恋儿却浑身一紧,小手紧握,脸色微微一白,却又包含愤怒之色。

    那折磨了她一年多,让她昏迷不醒的毒药和人,给她的心理造成了很大的阴影,只要听到,她既紧张又愤恨,心中不平,恨不得咬人。

    陆鸿微一沉吟,承认说道:“苏总,我也不瞒你,能制造醉心奇毒的人,绝对不简单,因为这药极其难制配,材料,分量,火候,缺一不可。此外,把药制造得那么精当,让人一直昏迷,既不重,也不轻,还要维持那么长时间,这个就更难控制了。能做到这一点,这人本事大着呢,而且和我所学的东西也有些关系,所以我确实对他很好奇。”

    “所以我请你过来了。”苏方沉声说道。

    陆鸿精神一振,双目炯亮,看着苏方,他却没想到接下来苏方给他讲了一个故事。

    一个既离奇又让人瞠目结舌的故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