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狗血的故事
    “我确实找到向恋儿下毒的人了!”

    苏方这话并没有让陆鸿惊讶,这是意料中之事。

    但是,苏方接下来说的事却让他大大吃惊了一回。

    “是一个叫陈康的人做的。”苏方提这人名字时,一脸的阴沉,额头甚至还有青筋涨起的迹象。

    无疑,他是无比愤怒的,那吃人的语气,说明他已经气得不行了。

    陆鸿对这个名字倒是没有说明感觉,就和路人甲差不多。

    然而苏恋儿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使他差点跳了起来。

    她先是伸手拍了拍苏方的手臂,安抚下父亲的情绪后,这才对陆鸿严肃地说:“这个人严格意义上来说,是我的哥哥。是我们苏家的人。”

    纳尼?

    陆鸿是真的被吓到了,以为自己听错了,可仔细瞧了瞧苏恋儿的神情,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旁边的苏方也附和地点了点头。

    陆鸿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巡视,两人相视苦笑,苏方是苦中有恼,苏恋儿则更多是无奈。

    难道……又是一出豪门恩怨家庭纷争的戏码?

    陆鸿不得不开启脑洞无边想象了,构思的情节中,苏方就算不是反派人物,那也不是什么大好人了。

    比如说,苏方出轨在外,与小三组了个家庭,还生出了一个小孩。小孩长大之后,不甘心做私生子,从而千方百计想要夺取苏家家产,为此不惜向苏恋儿下毒,淘汰竞争对手。

    又比如,苏方年轻时候与别的女人相恋在先,但是耐不住家庭压力,娶了别的女人,生下女儿,但是他又与前面的女人藕断丝连,生下儿子,后面还是豪门争夺财产的剧情……

    总之,无论怎么说,都是苏方的不对,人家男孩做的事,都是苏方种下的孽,是报应!

    只是可怜了苏恋儿而已,惨遭无妄之灾。

    想到这里,陆鸿看向苏方的目光充满了异样,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陆先生,你看我做什么?”苏方不会想到陆鸿会在短短时间之内给他编排了足够多的戏码,还在奇怪陆鸿那发愣的目光。

    叹了一口气,陆鸿悠悠说道:“苏总,身为男人,我可以理解你。但是你没把事情处理好,连累了自己的女人,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苏方愕然,直到女儿苏恋儿噗嗤一笑,他才反应过来,意识到陆鸿所指的是什么,他不由得气急败坏,音调高了许多,像是吼出来一样:“你……你搞错了!陆先生,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是那样的人吗!”

    陆鸿满脑子问号,看上去傻傻的。

    苏方不待陆鸿说其他,赶紧解释,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个通透:

    原来,那个陈康是苏恋儿的哥哥没错,但不是亲生的,只能说是堂兄妹。不过有一点陆鸿没有猜错,陈康确实是私生子。

    旧话重提的话,还得从五十年前说起。那个时候,新中国建立二十年左右了,进入了最动荡的时代。那时苏方的父亲还年轻,相应国家号召,上山下乡,到偏远的山村支援娶了。

    和无数知青狗血的故事一样,苏方的父亲在那片土地留了情,与一个女子有了难以言说的故事。

    后来,也和无数知青悲欢离合的故事一样,动荡年代结束,苏方的父亲不得不回城,留下了那个女子在乡下。

    他没有想到的是,在他走的时候,那女子有了身孕——也只能是他的了。然而那时候他一去就杳无音信,女子只能在别人白眼之下嫁了别人,生了一个儿子。

    五十年过去了,她已经去世,她儿子的儿子也长大成人。

    让人没想到的是,她这五十年并没有放弃打探苏方父亲的消息,功夫不负有心人,在通过别的知青的联系下,打听到了苏方父亲的下落。

    只是出于两人身份的差距——她还在山村做农民,苏方父亲却已经是一个大人物了。

    老实本分的她,并不想从中捞取任何好处,只是觉得儿子有知道自己身世的权利,因此在去世前告诉了她的儿子。

    她的儿子也颇有志气,而且老实本分,觉得老老实实做农民也不错,并没有拿着母亲给的联系方式去找亲身父亲。他觉得自己是时代的产物,那就让他过去吧,安生过自己的日子。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他的儿子并不本分,听了这事后,通过写信的方式联系到了苏方的父亲。

    之后事情就很容易想象了——苏方的父亲出于愧疚,联系了这个流落在外的儿子和孙子,改变了两人的命运。

    至少,改变了孙子陈康的命运!

    其实最主要的是,苏方的父亲怕自己苏家的人接受不了,只能隐瞒事实,偷偷把陈康接到南方市,给予其他的帮助。

    他当然也想不到,这个遗落在外面的孙子会不甘心做私生子的儿子,他知道苏方是他叔叔,也知道苏恋儿是他堂妹,他更知道苏方所有的一切。

    他眼红这一切,他认为这一切应该是他的,至少有一部分是他的,他想得到苏方旗下公司的权与利。

    但是他知道按照正常渠道,他不可能获得这一切,毕竟他只是私生子的儿子,甚至于,他身份证上都不姓苏,随的是养祖父的姓!

    但是不要紧,他从苏方父亲那里打听到了一切,他知道祖父只有苏方这么一个儿子,更知道苏方只有苏恋儿这么一个女儿。

    那么,当苏恋儿无法继承家业,苏家何去何从,苏老爷子这么办?

    陈康想过这么一个问题,当苏恋儿因母亲去世而摔倒昏迷之后,他意识到机会来了,于是,苏恋儿就因为醉心奇毒一直昏迷下去了。

    只要她永远昏迷,过个几年,苏家不能不考虑接班人的情况,那时候苏老爷子也只能考虑他陈康了。

    由私生子走向前台,堂而皇之接手苏家集团,这是陈康的目的,也是他不惜向苏恋儿下手的最直接原因。

    如果不是有所顾虑,搞不好苏恋儿就不是一直昏迷而已了,说不定直接死亡都有可能。好在一个昏迷之人忽然死亡太容易露出马脚,不好下手,不然陈康还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丧心病狂之事呢。

    就是这样,也算得上是惊悚了。

    苏家父母查到事情真相的时候,确确实实惊呆了,更不用说今天从他们口中听到这么一回事的陆鸿。

    而苏方能查到此人,还是陆鸿之前查探毒源引起的,枕头里的曼陀罗花,是最直接的线索,特别是陆鸿提及醉心药效维持的方法就是不停更换曼陀罗花,使苏恋儿一直呼吸接触此药。

    由枕头,苏方怀疑的目光转到了一直打理照顾苏恋儿的家政保姆张姐身上。

    一怀疑,一排查,那个慌张的张姐就立刻招了:她是被胁迫的,当她被苏方聘为苏恋儿保姆之后,就有人找上们来,通过种种手段,以她家人性命安全为理由,胁迫她定期给苏恋儿更换装满了曼陀罗花的枕头。

    张姐一个小人物,不得不从。

    苏方找到她,她就把陈康给招了出来。苏方当然立刻控制了陈康,后者也把想说的都说了出来。

    事实真相就是这么令人无语。

    故事听完,陆鸿沉默了。

    苏家父女也是相坐无言。

    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气氛有些尴尬。

    最后,还是陆鸿率先打破沉默,他清了清嗓子,说道:“苏总,本来这是你们的家事,我不好说什么。但是,我曾经说过,醉心药制造过程很复杂很惊喜,不是一般人能造出来的,更无法接触得到。我想知道的是,那个陈康是这么得到这药的,他自己配的,还是别人给的?别人给的,那又是谁呢?”

    “我不知道。他也不说。”苏方双手一摊,很无奈地说,“这确实是家事,但却是丑闻。我现在到不敢去和我父亲说这事呢!我怕他接受不了。无论怎么说,这陈康确实是他亲孙子,也是我亲侄子。他愿意说的,我才知道,他不肯说的,我不能用强啊!”

    陆鸿也苦笑了,诚然,以苏方的能量和心性,如果害他女儿是别的人,或者一般人,他丝毫不怀疑苏方会把对方给沉了海。

    可这陈康却不是一般人,就算抓到了他,苏方能做的,也只是控制起来,怎么处理,怎么善后,一涉及到他父亲,他一点头绪都没有。

    “他在这里吗?我想见他一面。”沉吟了一会后,陆鸿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他不在!”苏恋儿替自己父亲给出了答案,也给出了她的态度,“我不喜欢他,也不想见到他!”

    陆鸿点点头,这很好理解,人家都快要你命了,哪怕是你亲兄弟,也万万没有喜欢的道理。

    苏方叹气说道:“威逼利诱的手段我都用过了,可一闻到毒药的事,那家伙就什么都不说,一点都不透露。特么的,如果不是考虑到我父亲,我早就剥他的皮抽他的筋了!”

    陆鸿却笑了,说:“苏总,我们是文明人,哪里能那么血腥呢。文明人,就该用文明一点的手段嘛。”

    苏方眼睛一亮,问道:“陆先生有办法让他开口?”

    陆鸿笑道:“所以我才说要和他见一面。见了我,就由不得他做主了。”

    苏方立刻站起来,道:“我把他安置在别的地方,离这里并不远,我们现在就过去!”

    陆鸿缓缓站起,以细不可闻的声音自语一句:“截血断脉……又要辛苦一回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