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终于见面了
    截血断脉!

    陆鸿能想到的逼供的最好的办法,正是这一手法。

    自从前阵子在冯兰峰身上施展过这一折磨人的手段后,陆鸿就真正认识到它的威力。警察出身的冯兰峰尚且熬不过几分钟,常人更别说去抵挡它的威力了。

    虽然上次施展过后元气大损,费了几天功夫才恢复过来,但是陆鸿发现其中并不完全是坏事,好处也是有的。

    因为截血断脉需要非常精细的操作,对内气的操控要无比精纯,一番下来,累是累了点,他对内气的掌控却越发纯熟了。

    所以,这次对那个什么陈康,陆鸿不介意再来一次截血断脉,套取他所需要的信息。反正苏方这个陈康的亲叔叔都同意了,他陆鸿施展起来更没有心理负担。

    陈康并不在苏家别墅,离的也不近,一说出发,苏方就招呼苏朝龙过来,让他准备开车。

    苏恋儿并没有同行。

    她倒是想去,但她父亲苏方不同意,要求她在家休养,只管安心,其他事莫管。

    车子很快就准备好,苏朝龙开车,苏方把陆鸿请上后座,他才上车坐在陆鸿旁边。

    车子一出别墅大门,苏方回头看了一眼站在门边送别的苏恋儿,良久才幽幽叹气说道:“这事儿,简直让人头疼,我都不知道该这么处理了!陆先生,你说我该这么办?”

    陆鸿明白苏方所说的是陈康一事,这玩意确实很棘手,一边是亲生女儿的悲惨遭遇,一边是父亲和遗落在外的亲侄子的关系。

    双方和和美美倒没什么,关键是陈康子做出了让苏方恨不得杀人的事,这就让人无法应对了。轻易放过陈康,苏方不愿意;把对方整惨了,又不好和父亲交代。

    这简直是就两难的境地!

    无论是谁,碰上这事,都得为难。

    陆鸿很聪明地不掺和这事,他只是轻轻回应说道:“苏总,这是你的家事,我们外人是无法置喙的。”

    苏方连连苦笑,道:“我知道,我知道!我也只是随便问问而已。这事最后还是要我想办法处理。”

    陆鸿笑笑不说话。

    “哦,对了!”苏方忽然提高声调,“陆先生,前几天我女儿总说头晕,不会有什么问题吧?你看我,刚才只顾着说陈康的事,都忘了让你给恋儿看一看了。”

    陆鸿闻言反问:“前几天?那这两天呢?”

    苏方想了想说道:“这两天倒是很少听她说了。”

    陆鸿点头说道:“那就对了!苏总放心吧,令爱并无大碍。之所以头晕,是因为昏迷躺太久了。一下子清醒站起来,难免不适应,脑垂体什么的需要一些时间来缓冲,慢慢会好的。”

    “真的?”苏方不大放心。

    陆鸿悠悠说道:“难道苏总还不相信我说的话?”

    陆鸿确实信心十足,经过他用内气疏通,苏恋儿心脑血方面肯定没有任何问题了,甚至身体其他毛病也少了许多,怎么说也是经过内气梳理过一遍的人了,经脉淤积之类的病症早就消失不见。

    这一点,陆鸿不容别人怀疑自己!

    “哪里哪里!”苏方生怕陆鸿不高兴,连连否认,“陆先生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杏林圣手,你的话都不信,还有谁的话能信!”

    陆鸿笑笑,对于苏方给他戴的高帽子,他已经免疫没有反应了,反正戴的也不是一顶两顶的事了。

    苏方忽然很好奇地问:“陆先生,你打算怎么让那个陈康开口?”

    “山人自有妙计。”陆鸿笑道。

    苏方看了他一眼,道:“陆先生,那陈康怎么说都是我家老爷子亲自带到南方市的人,我不好下手,你……也不要太过伤害他,不然我无法向老爷子交代。”

    陆鸿好奇看着他,问:“苏总竟然会为他说话?你不是恨他么?”

    苏方冷声说道:“我当然恨不得杀了他!但是……我家老爷子我也不敢得罪啊!何况那是时代错误的产物,说到底,陈康心理扭曲,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他并不无辜!”陆鸿道出了重点。

    他虽然面冷心善,却不是老好人,陈康做出这种伤天害理之事,按照陆鸿的想法,那是万万不能姑息的。这也是陆鸿即将在他身上施展截血断脉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原因。

    “唉!”苏方长长叹气,无言以对。

    陆鸿也不说话了,他不想掺和人家的家事,刚才那一句都是多嘴了。

    苏朝龙并没有受到后座两人所谈之事的影响,车开的又稳又快,十多分钟后就进入了一片建筑群之中。

    细心的陆鸿发现车子从郊区的别墅出发,是往市中心方向开的。不过最终没有深入市中心,而是在外围放慢了速度。

    很快,陆鸿就发现这片建筑群比较特殊,周边虽然有高楼大厦的商品房,往里转了个弯之后,树荫明显多了起来,房群也矮了许多。

    仔细一看,原来是一片小别墅群!

    这些别墅并不大,而且算不上独栋,门前花园小得可以忽略不计;只有三四层高,占地大小不一,有的两三百平米,有的四五百平米。

    绕是如此,在寸土寸金的南方市,这一小栋别墅,没有一两千万是拿不下来的。一般的白领工薪绝对买不起,销售对象应该是高级经理人。

    总体来说,环境幽深,安静少人,是关人藏人的好去处。

    果然,苏朝龙改进了其中一栋别墅的小门,把车停下来。

    “到了!”苏方说了一声,率先打开车门下车。

    陆鸿跟着下车,放眼一看,眼前的别墅又与其他有些不同,别的是一两栋连在一起,而且间距比较小。这一栋却算是独栋了,与周围的别墅至少有五十米以上的差距,只有一条路进来,可谓幽深。

    “这里不错啊!”陆鸿忍不住发出感叹。

    苏方闻言心中一动,问:“陆先生喜欢这里的环境?”

    陆鸿点头说道:“这里很安静。难怪苏总把人藏这里!”

    苏方沉吟了一下,看看陆鸿,这才缓缓说道:“我拿那陈康没办法,只能先让人把他关在这里,好吃好喝供着。威逼利诱我都试过了,说实在的,如果不是他心里不忿,忍不住牢骚,我估计他连是我家老爷子私生孙子的事都不肯说。”

    陆鸿摇头说道:“不说他就太蠢了,他难道不怕苏总你收拾他么。说了,苏总你反而有顾忌。”

    苏方一愣,道:“你说他是故意的?”

    陆鸿答非所问:“看来此人颇为聪明,不好对付啊。”

    苏方明白过来,怒了:“这混蛋,我……跟他没完!”

    陆鸿笑着安抚说道:“苏总,淡定,淡定啊。如今我来了,他是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

    “陆先生这般自信?”苏方不大相信。

    陆鸿耸肩说道:“你看着吧,我会让他把知道的说出来,不知道的想着法子也要说出来!”

    “那……就拜托你了!”

    陆鸿笑着从兜里逃出一个小盒子,说:“确切地说,是看它的!”

    苏方认了出来,这是陆鸿装着好些银针的盒子,只是没想到陆鸿会随身带着罢了。

    苏大老板好奇的是,银针能做说明,难道在人身上扎一扎,别人就会招供了?

    有这么容易的事么?

    含着疑问,苏方把陆鸿带进了别墅。

    别墅门窗都关得死死的,内外都有人守着。

    一路上了楼,陆鸿见到了不少于十个精壮严肃的男子,层层把守,只有见了苏方才会恭敬地问好。

    在一间宽敞而设备简单的大房间内,陆鸿见到了此行目的的主儿——

    下醉心奇毒的人,终于见面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