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真相
    “我什么都说了!”

    随着陈康求饶呐喊,既证明了截血断脉不可抵抗的威力,也标志着陆鸿可以收手了。

    陆鸿地一一起针,收了施展在陈康身上的手段,他微笑点头,对效果很满意。

    事实证明,用银针施展截血断脉的手法,比单纯用手运气施展的效果要好得多。

    一来用银针刺穴,控制人的行动更为方便,不用分心他顾;二来也省力气少功夫许多,这不,一整套流程下来,他除了一开始耗点内气外,其他根本不费劲,比上次在冯兰峰身上鼓捣的时候要轻松多了。

    此时陈康满身是汗,浑身湿透,脸也因为刚才的狰狞而显得挣扎疲累,和一条刚从水里捞出来的落水狗差不多。

    他大口大口喘气,像是负重千斤行走了一趟;双眼无神,和死鱼眼有得一拼;此外身体颤抖不停,显得极其害怕。

    待他稍微回一点神,目光只要从陆鸿身上掠过,就充满了恐惧,像是见了魔鬼一样,连多看一眼都不敢,匆匆扭头,不敢再看。特别是陆鸿微笑着看他,他比老鼠见了猫还要害怕,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了。

    “陈康,可以说了吧?”待陈康喘了一阵气,陆鸿认为他应该恢复一些精气神了,就开始问话。

    “我说,我说!”陈康连连点头,生怕陆鸿一言不合又用针扎他。

    他发誓,他再也不要去经受刚才的折磨了,那痛痒,简直不是人能承受的!简直比死还难受,不,那一刻,他宁愿死了!

    死也不要再去领教了,陈康肯定,他眼前的年轻人,比恶魔还可怕!

    此时,什么愤怒,什么怨恨,什么硬气,什么顾虑,统统都抛到爪哇国去了!

    现在,陆鸿问什么,他不会再去思考,更不会有所保留,对方问什么,他就答什么,甚至对方没问到的,他都可以主动交代。

    截血断脉就是这么立竿见影,就是这么厉害!

    旁边的苏方看得目瞪口呆,口水流下来了都不知道,对眼前的结果表示震惊和无法接受。

    说实在的,之前陆鸿说有办法让陈康老老实实开口,苏大老板是半信半疑而已。

    确切地说,疑多于信,他带陆鸿过来,更多是抱了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能不能成都不要紧,聊胜于无嘛。

    他奇怪陆鸿拎银针扎人的举动,在旁边抱手围观,更多是看戏的心态。哪想到陆鸿只是扎了几针,陈康就像受到了万般折磨一样,屈服招供了。

    “几针就搞定了?”苏方大为疑惑,不大相信,可事实又在眼前,他不得不信。

    慢慢的,他看向陆鸿的目光充满了异样的光芒,那是惧怕,又是尊崇;是好奇,又是信服。

    总之,他对陆鸿是彻底服了!

    “这年轻人太不简单了,绝对不简单!我要好生结交……”苏方内心的声音告诉他,不能因为陆鸿年轻就小看他,反而对于这种奇人,更应该放低姿态去讨好结交。

    千思百转的苏方很快就从纠结的心态中回过神来,特别是听了陈康的口供,他更为震惊——

    陈康确实被陆鸿搞怕了,不用陆鸿一一去细问,他自己就像吐豆子一样连绵不绝地交代事情的始末,包括那个陆鸿他们想知道的醉心药的拥有者。

    原来,陈康在被苏家老爷子从山沟里带到南方市后,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特别是一年几百万的钱财,更是他此生都无法想象的巨款。

    一开始,他对于这种不劳而获的富足生活非常满意,什么都不用干,就有钱花,还有比这更爽的生活吗?

    私生子的儿子又怎么样,见不得人又怎么样,不恢复苏姓又怎么样,他都可以接受,只要能有钱花!

    他慢慢学会了享受,也学会了挥霍,出入高档场所,用名牌,开豪车,泡美女,此前幻想的东西,都一一实现了。

    于是,他忽然发现一年几百万好像不大够用了,特别是出入高档场所和南方市的一些富豪子弟走近后,他那几百万真的不够瞧的!

    享受了一年多美好的日子,正在为怎么搞更多钱头疼的陈康,被一个据称是风云俱乐部的高层的人接近。两人很快熟络,对方很快就探知到陈康的来历,当知道他知道陈康是苏家的私生子之后,就给他指明了一条得到更多钱的明路——

    那就是继承苏方的家业!

    他没具体说要怎么做,只暗示苏家老爷子除了私生子,只有苏方一个儿子,而苏方只有一个女儿,刚好他女儿又跌倒昏迷在医院。只要他女儿醒不过来,苏家老爷子怎么也会考虑让私生子的后代继承家业了吧?

    陈康明白了,也心动了。于是,那个风云俱乐部的人又给他介绍了一个人,说那人本事很大,能满足他的心愿。

    再之后,陈康见了那个人,那人给了他一些药,说用这些药可以使苏方女儿醒不过来,还指使怎么维持这个药效。陈康不知道这药叫什么醉心毒药,对方只称呼为曼陀罗迷药。

    事情就一步步发展到今天。

    “我发誓,我知道的我都说了,给药我的人,我只见过两次,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因为每次见面,他都戴了个面具,我看不清楚。”生怕陆鸿不相信,陈康痛哭流涕地交代一切。

    “那你能联系上他吗,能找到他吗?”陆鸿追问,他更想知道醉心毒药的来历。

    陈康摇头说道:“不行,此前要见面,都是他主动联系我,是他约的时间和地点。我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他的身份,只知道听声音辨别出是一个男人,应该不年轻,也不老,大概三十多岁吧。”

    陆鸿闻言更失望了,他知道陈康此时不敢撒谎,能交代的都交代了。

    “果然有幕后指使者!”相比陆鸿的失望,苏方大为恼怒,指着陈康说道,“我就说你这个不学无术的酒囊饭袋,怎么敢对我的家人下手,原来你也不过是棋子!”

    “对对对,我只是棋子,一切都是别人指使的。叔,我是猪油蒙了心,才干出这种事来,我再也不敢了,你放过我吧。我……不要再折磨我了!”陈康跪倒在地上,痛苦求饶。

    他此前的硬气,都被陆鸿几根针给摧毁了,现在最怕的就是陆鸿继续折磨他,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如果再来一次那种折磨,他宁愿撞死在墙上!

    “滚!”苏方一把踢开陈康。

    陈康顺势趴在地上,不再吭声。

    陆鸿见状,摇了摇头,这种人,真不值得他出手了。

    “陆先生,你看?”苏方向陆鸿询问,看看还有没有下一步的行动。

    陆鸿叹息说道:“他没有说谎。”

    “那就这么算了?”苏方不大甘心。

    陆鸿深深看了他一眼,道:“我只对拿出醉心药的人有兴趣,至于其他什么俱乐部的人要算计什么,我就不想理会了。”

    “风云俱乐部!”苏方懂了,咬牙切齿起来,“又是这俱乐部,看来我要好好查查他们了。也好,知道名字,知道地址,那也好办。”

    陆鸿笑了,话说风云俱乐部的人算计他,他心里自然是有怒气的,不过他个人也不好和一个涉黑组织有太多纠葛,这笔账,能有人帮他算,那就再好不过。

    苏方就是一个很好的人选,想必有他出马,那个风云俱乐部要难过了。

    苏大老板有十足的理由和能力去与对方算账。

    “陈康,说,风云俱乐部里谁和你联系的?”苏方喝问陈康。

    “是冷修展,他是风云俱乐部的副总经理,是他给我牵线搭桥的。”陈康什么都吐了出来。

    “冷修展?”苏方冷笑,“处心积虑算计我苏某人,看来这家伙有些来头,不过敢算计我,那他也要做好承受我怒火的准备!”

    陈康心惊胆战,他看得出来,苏方是真的怒了,而他又最了解苏方在南方市能发挥出多大的能量——

    显然,一番腥风血雨要在南方市上演了!

    至于他本人的下场……陈康浑身开始发抖,无边的恐惧弥漫心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