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跟踪斗法
    “这是一个高手!”

    陆鸿情知自己遇上对手了。

    整整两天了,无论他如何去感应,如何去发现,如何去挖掘,都无法锁定跟踪之人的踪迹!

    但是,他可以肯定,确实有人在跟踪他。从早上到中午,从下午到晚上,除了身在宿舍和教室外,只要走在校园内,他的灵识就能感应到一股盯梢的意味。

    林荫道上,操场上,宿舍楼转角,又或者教学楼外,无时无刻,那感觉都无所不在。

    陆鸿对这感觉已经不陌生了,正是被人盯梢跟踪的感觉!

    当日刚到南方市,才出车站,他天生的灵识就察觉被人跟踪,接着他设局由猎物变成猎人,成功诱出了跟踪之人,一举制服了那个刷八卦掌的人。

    上次陆鸿还没有练气成功,就能识破跟踪,如今他身有内气,灵识更为敏锐,嗅觉更灵敏,对于自己的感觉更又信心。

    他可以百分百肯定,确实有人在跟踪他。

    于是他就想故技重施,把对方给揪出来。但是,对方非常难缠,出乎意料地有耐心和毅力,无论陆鸿怎么设局,怎么诱骗,又怎么故意露出破绽,对方就是不露面。

    只跟踪,不照面,更不表露意图。

    这让陆鸿恨得牙痒痒,大有面对一只刺猬无处下口的感觉。

    另外,陆鸿也颇为遗憾医科大的建筑布局,因为楼房太多,绿化大,各种障碍物遮挡了视线,没有太过空旷的地方,导致陆鸿设局困难,无法一眼找出跟踪之人的身影来。

    为此陆鸿也不是没有想过办法,他有时候故意走到足球场上去,那里视野宽阔,身在其中,想遮掩都没有地方藏身。

    然而对方很聪明,好像能察觉到陆鸿的意图,每次陆鸿布这样的局,对方好像能提前识破,不继续跟上去了,让陆鸿一下子失去了感应的目标,无法得逞。

    为此,陆鸿不得不感慨遇上了高手——跟踪的高手!

    这两天下来,两人各种斗法,陆鸿都已经身心疲累了。

    首先,他不能说出去,更不能声张,先不管别人信不信,他更怕为别人带来麻烦,比如同宿舍的钟歌和马文,特别是前者,更不能让他知道,否则特别讲义气的钟大胖子还不知道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呢。

    不是陆鸿不想借助别的力量来揪出这人来,而是这两天他也深思熟虑过了,对方能让他堂堂一个练气成功的高手无法捕捉踪迹,可见对方的灵识也不差,至少,能与他相提并论。

    那么,是不是说对方也与他陆鸿一样,是一个练出了内气的高手呢?

    一联想到这一点,陆鸿是既激动又害怕。

    激动的是可能碰上一个同类,双方实力相似,那可能共同语言就有很多了,切磋技艺,交流学习什么的,简直不要太酸爽。

    话说练气成功之后,陆鸿在境界上就有些找不到同伴了,甚至于,教他本领的华老头,如今境界上也输他不止半筹。

    如果能碰上一个与他同样水平的人,确实是能让他很激动。

    害怕的是,如果对方确实是一个身有内气的高手,他陆鸿倒是不怕,可一旦对方发起狠来,伤害他身边的人,难免会铸成大错。

    比如说,他那钟歌等人来威胁他陆鸿,那就大大不美了。

    陆鸿为什么会想到坏处?

    人家都鬼鬼祟祟跟踪了,还能有好事吗?!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陆鸿倒也琢磨过对方的目的,为什么跟踪,跟踪是为了什么,是什么人,什么来历?

    他想了好几种可能,更仔细推过自己得罪了什么人,对方是不是要来报复?

    仔细一想,陆鸿还真有些吓一跳,话说他能让人寻仇的人,他好像得罪过好几个了呢!

    远的有李钰,两人之间的恩怨算是结大了,李钰也一再挑事寻仇,把他陆鸿当死仇来看。

    之后还有赵非,陆鸿把他打得半死,挑战了对方在医科大武术界地位,把人家从第一的宝座一脚踢了下来,跌落凡尘,摔了个狗啃屎。

    这仇,也很大!

    近的还有因为苏家的事,因为揪出了陈康这个祸害,还治好了苏恋儿,间接地也算是得罪了谋算苏方的背后指使者。

    还有,苏方把风云俱乐部给一锅端了,间接原因也是因为这件事。那么,这仇也可以算到他陆鸿头上吧?

    李钰,赵非,醉心药背后之人,风云俱乐部……这么一看,他陆鸿的本事还真不小,才来南方市不过两个月,就把能得罪的都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也得罪了。

    “报应?还是报复?”陆鸿暗地里苦笑连连,很明显,这个跟踪之人,应该与这些事情有关。

    最大的可能应该是牵扯到苏家的事情。

    “难道是陈康的幕后指使者,那个拥有醉心药之人?”陆鸿愈发觉得这个可能性最大。

    这样一想,他就愈发激动了。

    他此前就和苏方等人说过,醉心药不是一般的药物,寻常人别说接触了,连听都没听过。拥有此药的人,来历绝对不小,搞不好和他陆鸿一样,也是一个拥有古武古医术之人。

    非习古医术,无以运用醉心药;非古武术,难以逃过他陆鸿的感应而跟踪!

    “我要化被动为主动,不能这样下去了!”陆鸿下了莫大的决心,他身在明处,人家在暗处,而且对方来意不明——很大可能不是好意,如果不把对方揪出来,继续下去,对他陆鸿来说怎么看都不是好事。

    下了决心,陆鸿就有莫大的毅力了,这天早上,他又向班主任请了个假,和钟歌等人说有事要出去办。

    交代完毕,在众人都去上课的时候,他孤身一人,来到了学校那片茂密的松林。

    这里是他的福地,当时国庆,在大部分人都离校回家的时候,他在这里打坐运气好几天,最终一举突破,进入养生功第二层,从此拥有了内气。

    这里地处偏僻,加上丛林颇大,又只是松树居多,没有多少风景可言,平时除非结伴而游,否则很少人涉足。这也是陆鸿当时能够在此处安心打坐的原因。

    陆鸿打算今日在这片松林与跟踪之人来一个了断。

    对方会不会跟进去?

    陆鸿没有把握,但是他有足够的耐心。

    刚才他从宿舍出来没多久,走在校园里,他又一次捕捉到那股跟踪的感觉了!一路尾随,直到他进了松林,那感觉才消失。

    显然,逢林莫入的道理,对方也是了解的,也就没有跟着陆鸿进入松林。

    但不打紧,陆鸿做足了准备,没打算一进去就出来,甚至于,他都准备在松林里熬下去了。

    这一熬,就几乎是一整天!

    从早上到中午,从中午到下午,陆鸿一个人进了松林,就没出去过!

    他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要跟踪之人找不到他,消磨耐心,最后忍不住跟进松林。而只要对方进了松林,好整以暇的陆鸿,就可以逮到对方了。

    接下来,就看对方的耐心到底怎么样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