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死有余辜
    陆鸿连续在孙子雄身上戳了几个穴位。

    很快,孙子雄就感到无数气流在他体内流窜,使他浑身痛痒难耐,忍受不住的他,发出嗷嗷痛苦的叫声。

    陆鸿再一次在别人身上施展截血断脉的招数!

    孙子雄的表现只比一般人好一些人,大概多撑了十分钟,他也就像以前那些人一样,不一会儿就屈服了,连连告饶。

    听了他的求饶,陆鸿很快在他身上消除了这一逼供的方法。孙子雄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再看陆鸿的目光,充满了怨恨和恐惧。

    恐惧的他,再也不想承受刚才的痛苦,面对陆鸿的提问,连底裤是什么颜色都招了出来。

    陆鸿也很快就掌握了孙子雄的大部分信息,他最关心的事情也问了出来。

    首先是孙子雄的身份,他古武术和医术的传承,到底是什么来头,是怎么来的,这是陆鸿最为关心的事。

    原来,孙子雄出身一个具有古老传承的门派,名叫毒医门,自古以来,专门以研究毒物为中心。本来,他们也是学医出身的,不过后来有一个祖宗发现毒物也可以治病,是为以毒攻毒,机缘巧合之下用一些毒物治好了不少人,从此就痴迷于毒物一道了。

    随着研究的深入,渐渐发展出很多门道,甚至形成了一个体系,后来又成了一个传承的门派。

    他们这个门派发展了几十代之后,治不治人就另说了,他们渐渐用毒物来谋取利益,比如制造毒药贩卖给别人,又比如帮人神不知鬼不觉第下毒,甚至于用毒物来控制人。

    慢慢的,毒医门被人视为邪门歪道,从古到今成为正派人士喊打的对象,和过街老鼠差不多,最终只能转入地下,成为暗黑世界的一员。

    此次向苏方女儿下毒,孙子雄并不是出于私人恩怨,此前他并不认识苏方,更别谈什么仇恨,他只是收人钱财为人消灾罢了——有人出钱,让他对苏方的女儿下手,破坏苏方继承人的未来,直至苏方一家彻底破败。这人当然不是陈康那种草包。

    也就是说,孙子雄算不上最大的boss,他的背后,还有幕后之人!

    就连陈康这人的情况,也是这个幕后之人介绍给孙子雄的,让他有一个突破口,至于风云俱乐部,也不过是打前站的小喽喽罢了。

    这个信息听得陆鸿胆战心惊,没想到都引出孙子雄这个毒医门的古武高手了,幕后指使者竟然还另有其人!

    “这个苏方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呀,对方竟然如此千方百计算计他?”陆鸿想不通,也不愿意想太多,就问孙子雄。

    可惜,孙子雄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因为他并没有见过对方,这人要么是通过电话,要么是通过中间人来联络。

    “此人很谨慎,能量也很大,因为我追查过他的信息,却追踪不到。”孙子雄很明确地告诉陆鸿他孙某人不是傻子,不可能想不到去彻查,可惜的是真查不出什么来。

    陆鸿逼问的时候,直视孙子雄的眼睛,还竖起耳朵倾听他的心跳声,知道对方并没有说谎,因此对这个问题只能作罢,至多他日后提醒一下苏方多多地方这个背后之人。

    紧接着陆鸿开始追问他另外关心的事情,确切地说,是一个人,那就是孙子雄口中叫出来的华万杰。

    他是谁,为什么孙子雄会认为他陆鸿与对方有关系呢?

    一提起华万杰的名字,孙子雄就恨恨说道:“因为他也在我面前用过太极功,和你耍的差不多,我刚才还以为你是他的弟子呢!现在看来,根本不是,他功夫比你差多了!”

    陆鸿闻言傲然说道:“功夫比我好的人,世上能有几个?”

    这话倒不差,古武术的门道,那是达者为尊,不是说谁年纪大谁功夫就高。像教授陆鸿本领的华老头,年纪都可以和长命乌龟比一比了,如今境界却比陆鸿差多了。

    古武术,悟性为尊,境界一出,那就有云泥之别了。

    这一点,孙子雄有深刻的体会。

    这些年,他都活在狗身上了!看着意气风发的陆鸿,孙子雄暗自感慨。

    孙子雄面对陆鸿,小心说道:“陆……先生,你连华万杰的名字都陌生,那看来你和他是没有关系的。那么,想必你是不会为他出头了吧?”

    “出头?”陆鸿似笑非笑,“看来你与他有很深的恩怨?”

    孙子雄讪笑说道:“不是恩怨,只是武者之间的一些切磋罢了,有输赢嘛,自然有比较,有比较,也就有冲突了。”

    陆鸿说道:“你是半气修为,能与你对抗的人不多。加上你是毒医出身,你不会出下作的手段了吧?”

    孙子雄心虚说道:“哪能呢!那华万杰虽然没有半气境界,不过也是一个古武高手,加上他徒子徒孙很多,我心有顾忌,没与他计较太多。当然,他看我不顺眼,我看他不舒服,那是自然的事了。”

    陆鸿盯着孙子雄说道:“扯了半天,你还没说他是谁呢,什么来头,哪里人士?”

    孙子雄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他哪个门派的,只知道他用的太极功,和你的相像。此外,他医术也颇为高深,算是一个杏林高手。看他的年纪,应该有六七十岁了吧。”

    陆鸿闻言心中一动,问道:“他在哪里?”

    孙子雄闻言咋舌了,脱口说道:“你们不会真有关系吧?”

    陆鸿瞪他一眼,喝道:“你不用管我俩什么关系!我问你,他在哪,我要如何出能找到他?”

    “他号称南海圣手,在……”孙子雄硬着头皮说出了一个地址,面对恼怒的陆鸿,他不敢用所隐瞒。

    陆鸿听罢,低头沉思。

    见陆鸿不说话,孙子雄忍不住问道:“陆……陆先生,该说的我都说了,没有任何不实之处。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你能不能解了我身上的禁锢?”

    陆鸿惊醒过来,扫了孙子雄好几眼,没好气说道:“放你走?以后你报复我怎么办?你又再去害人怎么办?”

    “不敢!我绝对不敢了!”孙子雄发誓一般。

    陆鸿还是不信,想了一下,问道:“你刚才说你经常受人雇佣,向别人下毒?”

    “没有!真的没有!”孙子雄意识到不妙,越发害怕了,“除了这一次……”

    “信你才怪!”陆鸿冷笑,“说实话!”

    “真没有……”孙子雄话还没说玩,噗噗几下,身上又中了陆鸿几根指头,痛痒的感觉再一次袭击心头。

    “我说!我说!”孙子雄亡魂大冒,根本不敢让那恐怖的感觉弥散开来,当场表示招了,在陆鸿的逼问下,一一交代了他所做过的坏事。

    听完孙子雄的阴狠行径,陆鸿满脸阴沉,看向孙子雄的目光充满了杀气,咬牙切齿说道:“你这种人,死有余辜,我是万万不会让你再出去害人的!”

    “你……你想做什么?我可是毒医门的人,你敢……啊!”

    陆鸿不待孙子雄说完,运满内气的手掌砰的一下打在孙子雄脑袋上。

    孙子雄惨叫一声,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陆鸿连多看他一眼的兴趣都欠奉,转身就走,离开了松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