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陆鸿的恨意
    陆鸿在孙子雄脑袋上打了一掌,之后就不理他的死活,转身离开了树林,任由孙子雄昏迷在地。

    好半天,孙子雄窸窸窣窣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周围的一切,两眼迷茫,浑浑噩噩。

    他的脑袋是真的一片空白了,什么都想不起来。想不起这里是何处,想不起所来何事,甚至于,都想不起他自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还有,他是谁?

    他头疼欲裂,浑噩地走出树林,迷茫地走在校园,继而迷糊地离开了医科大。但是,到了外面,天地更大,环境更陌生,他彻底迷失在周遭的一切之中。

    有人看出他的异样,问他怎么了,他回答不了;问他要帮助吗,他只是茫然点头或摇头;也有直接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他一点都答不出来!

    “这人是傻子?”有人怀疑。

    “可能是弱智,也可能是白痴。”有人下了定论。

    再一测试,那真是和白痴差不多,好心的给点吃的,也有打电话报警的。

    就这样,孙子雄彻底成了走失人士!

    陆鸿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可以这么说,陆鸿人为制造了一个傻子白痴!

    他在孙子雄脑袋上拍的那一掌,运用了内气,以气御力,打进了孙子雄的脑袋,穿透他的大脑,从而破坏了他的部分脑神经。

    这一部分神经,涉及记忆。脑域遭受破坏,记忆也就失去了,在脑部形成了一片空白,人也跟着像是个白痴了。

    不是陆鸿心狠,实在是他恨透了孙子雄。因为孙子雄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大坏蛋,可以说的坏得流脓!

    哪怕陆鸿不是圣母,但听了孙子雄的自我招供,对他所作过的坏事,还是无法原谅。甚至于,陆鸿觉得他死有余辜!

    苏恋儿只是孙子雄下毒的一个小小的个例而已,作为一个毒医,孙子雄没有任何的是非观念,只求满足自己。

    为了钱,他可以帮人下毒,不管被毒之人是否有罪,也不管请求之人是否坏事做尽。其中的下毒,有的不单像苏恋儿一样只是昏迷而已,有的确确实实付出了生命,甚至有的一家都被毒死!

    为了性,他可以对看中的美女下毒,从而控制对方,使对方向他投怀送抱,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成为他的奴隶。一有不顺心,他随意打骂这些女人,丝毫没有怜惜之心。

    这样的事他做了很多,毫不羞愧,也没有丝毫恻隐之心。

    “这家伙简直不是人!死千次百次都不够!”陆鸿听得义愤填膺,但是就算他认为对方死有余辜,又不可能真的杀人。

    杀人这种活,技术方面陆鸿没问题,心里那一关却过不去。怎么都是生在新华夏长在红旗下的一代,就算因为修炼了古武术心志比常人要坚韧,也不至于说杀人就杀人。

    不然他和孙子雄又有什么两样?

    但是,轻易放过孙子雄,那又不是陆鸿的本意。一是痛恨孙子雄这样的毒医,二来他也要为自己考虑。

    孙子雄毕竟是一个毫无底线的毒医,他什么绝的事都做得出来,就像他威胁陆鸿所言——拿陆鸿没办法,但是陆鸿身边的人呢?

    一个毒医,想要下毒害人,办法简直可以说是多如牛毛,防不胜防。

    陆鸿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家人和身边的朋友着想,他与孙子雄之间的仇恨,可以说的无法化解了。那么,轻易放了孙子雄,那和放虎归山也没什么两样了。

    亲者痛,仇者快的事,陆鸿是万万不会做的!

    因此,一狠心,陆鸿就下了痛手,把孙子雄整成了一个白痴,让对方忘了他陆鸿,忘了今天的事,也算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了。

    另外,陆鸿也不是没有小私心,他无法对孙子雄下杀手,那么,整成白痴之后,让他浑浑噩噩,在外面游荡,也可以说是任其自生自灭了。

    运气不好,死在外面,他陆鸿看不见,心理负担也没那么多。

    好吧,这算是自欺欺人吧,总之陆鸿是把一切都计算清楚才下手的。

    接下来的一两天,他听同学说起学校周围有一个傻子在游荡的事,再之后,就没有那人的踪迹了,从此风平浪静。

    不过陆鸿还无法放宽心去学习,他还要为那个名叫华万杰的人上心。

    因为他怀疑华万杰和华老头给他留下的一个地址一个人名是同样一个人。

    原因有二,一是华老头给的纸条中那人叫“华哥儿”,这明显是小名,一开始陆鸿以为是名字,现在看来,“华”字也很可能是姓。

    华万杰,华老头,都姓华,如果不是巧合,那么就是必然。

    二来就是孙子雄说华万杰使的是太极拳,虽然没有练出半气来,但明显是古武术无疑。

    按照华老头所说,太极拳很普及,不过那都是花样子,至多只能用来锻炼一下身体,想要有古武术的威能,那需要内功心法,还要名师指导。

    也就是说,到了古武术这个层面,太极拳就不是太极拳了,而是可以称为太极功。

    虽然古武术层面的太极宫不是华老头一家专有,但也不是随便都可以遇见的。

    既姓华,又耍太极功,一个可以说是巧合,那么两个巧合,还是巧合吗?

    所以陆鸿怀疑华万杰就是华老头让他找的人。

    之前陆鸿让钟歌按照地址去寻找,没找着人,因为那里已经沧海桑田,变化极大,再也不是华老头当年所看到的地方了。

    陆鸿当然不死心,本来还打算抽时间和钟歌再去仔细打听,然而却被最近的琐事缠身,无法成行。

    现在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从孙子雄口中听到具体的地址和人名,那陆鸿自然无法抑制寻人的心思了。

    这天周末,他叫上钟歌带路,前往南海区的海边。

    走过一段海边沿路,穿过几处小田野之后,他们的视野渐渐开阔,眼前是一个很大的湖。

    “陆老大,你确定是这里吗?”钟歌回头问。

    陆鸿答道:“我们刚才不是问过了吗,这里就是药壶村。”

    “你到底是怎么打听出这里的?上次你给我地址,虽然同是在海边,但离这里有很大的距离呀。”钟歌再次问出钟歌问题,这一路他问了不下三遍了。

    陆鸿还是那个答案:“我有我的办法,你就别多问了。”

    他当然不好提孙子雄的事。

    钟歌没好气说道:“得!我又白问了!”

    “你就不应该再问。”陆鸿苦笑,看到钟歌还想说话,一指前面说道,“看,那里有两个人,你赶紧去问问华万杰是不是在这个村?”

    钟歌不爽了,道:“为什么要我去问?”

    “你会说本地话啊!”

    “……”

    钟歌无言以对,只能带着陆鸿往湖边的那两个青年男子走去,远远地就开口:“兄弟,麻烦问你们个事,那个……华万杰是在附近吗?”

    其中一个青年闻言笑了,打量两人后,问道:“你们找我们神医做什么,求医,还是学武?”

    钟歌愣了一下,脱口说道:“求医?学武?都不是,我们是……”

    “你们是要上门找麻烦的?”倏地,刚才开口的青年变了脸色,脸都阴沉下来,看向钟歌的目光充满了不善。

    钟歌更愣,答不上来。

    青年以为他心虚,厉声说道:“我警告你们,赶紧离开这里,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说完,另外一个青年也走上前来,并排挡在陆鸿两人面前,面色不善,含着怒意。

    陆鸿与钟歌面面相觑,满脑子的疑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