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鲁莽青年
    陆鸿与钟歌实在想不通,他们就是问个路而已,怎么眼前的两个青年却像是要拼命一样呢?

    难道与他们有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又或者不小心成了隔壁老王偷了他们家的某些东西?

    钟歌这个时候主动出面,用本地话说:“哥们,你们……”

    “你们没听到我说什么吗,给我滚!赶紧!”刚才那比较粗壮高大的青年又是一声大吼。

    “听到我们庆哥的话了没,滚!”矮一点的青年又是附和。

    如此不近人情,钟歌彻底忍不住了,他含怒说道:“你们也太霸道了吧,这路是你们开的?怎么,想做土匪路霸,要留下买路钱才能打此路过?我告诉你们,这是一个法治社会,轮不到你们目无王法!”

    “我不想和你们啰嗦!”高大青年相对急躁,上前一步,伸手去推钟歌。

    那架势,并没有留余地,力量很大,手臂爆起的粗筋显示了手臂的威力,裸露在外树根一样的上臂充满了吓人的光芒。

    他出手很快,钟歌根本来不及躲闪,一下子就被他推在了肩膀上。

    钟歌很快感受到对方的力气,大得出乎他的想象,像被牛撞了一下,整个肩膀都麻木了,脚也站不住,整个身体往后仰,幅度之大,完全就是飞倒的节奏。

    “你……啊!”钟歌惊叫一声,满脸恐慌,以为自己就要扑街了。

    倏地,他的后背一震,一个厚实的东西在他背部挡了一下,先是一震,继而钟歌就感觉一股绵软的力道从后背生起,如棉花一般,软绵绵的,没有丝毫的力气。

    但是,一股海绵一样的震力从后背弹过来,与肩膀的受力相撞,刹那间就像冷暖气流碰在一处,很快就融合消弭了所有的力道。

    最后,柔和之力胜过了强壮的力量,消融了对方之后,还使得钟歌身体往前一顿,他的脚也就定了下来,稳稳当当站在原地。

    除了一开始的身体晃荡外,钟歌完全没事了,就好像刚才那个高大青年的一推只是与他开玩笑而已,并没有出力,完全是虚晃一招。

    钟歌回头一看,陆鸿站在他身后微笑着,而挡住他背部的正是陆鸿的厚实的手掌!

    顿时,钟歌明白过来,是陆鸿帮了他。虽然不知道陆老大是怎么做到的,但他宁愿相信是陆鸿用了高明的功夫,毕竟陆鸿已经在他面前展示过好几次异于常人的本领了。

    高大青年那一推之力,作为受力人,钟歌再明白不过了,如果不是陆鸿,他早就摔好几个跟头了。

    想到这里,钟歌脸都绿了,又惊又怒,面对眼前鲁莽的两个青年,满脸阴沉,他沉声说道:“你们也太放肆了,竟敢胡乱伤人!真当我是好欺负的吗?”

    高大青年比钟歌还吃惊,他有多大的力气,旁人不知道,他可是一清二楚的。刚才那一推,被说一个人了,就是一坨铁他都能推倒!

    别的不敢说,对于自己的力气之大,高大青年还是比较自信的,就算不能力能扛鼎,那也是力大如牛的。

    他刚才推钟歌,就是存了立威的心思,并没有留多少力气,在他的预想中,钟歌应该会倒在地上翻滚几圈,吓都能吓到半死。

    哪想到,被吓住的是他自己,钟歌竟然还好好站在原地,一步也没有离开地面!

    这不科学!

    没道理啊!

    高大青年的伙伴也愣住了,看看钟歌,又看看同伴,一脸的不解。在他眼里,自己的同伴就像傻帽一样挥了挥手,在人家身上推了推,没推动,之后收了手。

    这是什么鬼,玩过家家吗?

    或者说,眼前胖子的体重突破了天际,让他力大如牛的伙伴也无功而返?

    总之,现场陷入了暂时的懵逼氛围当中。

    不过很快两个青年看到了钟歌背后的那只手,而手的主人似笑非笑看着他们。

    “庆哥,他……”矮个青年凑到高大青年身边,咬耳说着,“他有点邪乎,不好惹啊。我们……”

    “怕什么!”高大青年没好气瞪他一眼,低吼说道,“管他什么人,敢来我们药壶村撒野,那就是我们的敌人。我们一定要与他们抗争到底!”

    说着,也不理同伴的反应,高大青年目光越过钟歌庞大的身躯,落在陆鸿身上,看了几眼,才恨恨说道:“你们果然是练家子!这么说我们没错,你们来药壶村是要搞事情的了?我告诉你们,有我黄有庆在这里,你们休想嚣张!”

    “是你们嚣张好不好!”钟歌大怒反驳,“你们不分青红皂白,一上来就……”

    “胖子……”陆鸿拉了一下钟歌,阻止他说下去。

    钟大胖子很疑惑,直接问:“陆老大,你这么不让我说了?”

    陆鸿摇摇头,也不解释,从钟歌身边绕过去,面对高大青年,大有深意地说:“这位兄台,你说我是练家子,难不成你也是练家子?不知你的师承是……”

    高大青年黄有庆傲然挺胸,面有得色,很想说一些傲气的场面话,话到嘴边却是哼了一声说:“我师傅是谁,承的是哪个师门,与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你想知道,我偏不告诉你!”

    陆鸿却是笑了,道:“说得好像是什么邪门歪道不能向外人表露一样。”

    “你说谁邪门歪道?”黄有庆勃然大怒,指着陆鸿一脸的杀气,“你们来路不明,鬼鬼祟祟,我看你们从是邪门歪道。对,你们全家都是邪门歪道!”

    “歪你妹!”钟歌大怒吐槽,“说我们来路不明,那是你们根本不给我们说清楚的机会!我们不过是来找个人而已,你激动什么!”

    陆鸿点头说道:“对,我们只是来找一个叫华万杰的人。”

    “住嘴!”黄有庆大为激动,“他老人家的名字也是你们随便能叫的吗?我看你们一定是来找他老人家麻烦的,我是万万不会让你们在药壶村撒野的!”

    陆鸿说道:“你看我们像来找麻烦的吗?”

    黄有庆打量了陆鸿几眼,很认真地说:“很像!非常时期,还是练家子,我们不能不小心。小子,哪里来就哪里回,这段时间都不要出现在我们药壶村!”

    陆鸿好奇了,道:“你都没问我们来意,就断定我们的目的,是不是太鲁莽了?”

    “我不管,总之小心无大错,你们赶紧给我走!”黄有庆很不耐烦了。

    陆鸿笑了,道:“你这样说我就更好奇药壶村要发生什么事了。我也就更想留下来探一探究竟了。”

    黄有庆脸色一变,道:“果然是故意来找茬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今天就让我先来掂量掂量你这个练家子有多少成色!”

    说着,脚步连跨,很快闪道陆鸿面前,伸手又是一推。

    这一次,力量依然很大,速度却比刚才推钟歌的那一下快了许多,肉眼几乎无法捕捉他的动作。

    眼看着他一掌就要打在陆鸿胸口上,倏地,啪的一声,陆鸿右手化掌快无比快速地挡下了黄有庆的一招。

    手掌相对,黄有庆感觉自己的力道如泥入大海,一点踪迹都没有了,也提不起劲来。

    他大吃一惊,赶紧抽手回去,另一只手微微一撩,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扫向陆鸿的腹部。

    “咦?”陆鸿惊呼一声,叫了出来,“揽雀尾!竟然是太极!果然是太极!”

    说时迟,那时快,陆鸿身子一扭,躲过了黄有庆的袭击。

    袭击落空,黄有庆恼羞成怒,听陆鸿叫破太极,以为对方看不起他的功夫,不由激动悲愤叫道:“太极又怎么了,你敢看不起太极功夫?看我怎么打得你满地找牙!”

    说完,他连续几个看似慢实是快的太极招数施展开来,一一往陆鸿身上招呼。

    陆鸿一开始连连躲避,领教了几招之后,内心也激动起来,因为他发现黄有庆用的太极招数,大多脱胎于他所习练的太极功!

    这趟药壶村,他果然来对了!

    说不定这一次能解开他心中不少的困惑。

    一念至此,陆鸿决定不再周旋了,在黄有庆打过来的同时,右手画了半个圈,顿时把黄有庆半个身体卷了进来。

    随着陆鸿大手一抡,黄有庆身不由己惊叫一声,像个陀螺一样旋转了几圈,紧接着,啪嗒一声,他跌落在地上,整个人摔得七晕八素!

    黄有庆彻底懵逼。

    他的同伴也蒙圈了。

    现场陷入寂静的氛围之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