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麻烦事
    陆鸿一招把黄有庆撂倒,后者倒在地上,半晌都爬不起来。

    倒不是他摔得无法动弹了,而是他愣了神,不敢置信,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就这么被人秒杀了?

    黄有庆满脑子疑问,他不愿意相信对方有那么厉害,或者说,他不觉得自有那么窝囊无用!

    别人不清楚就罢了,黄有庆对自己的身手却很自信,寻常之人,别说几个了,就算是十个一起上,他都有信心战而胜之。

    别看他用的是太极,黄有庆却知道自己的太极和别人家的不同。别人慢悠悠的动作,那是真的慢,而他的慢,却是慢中有力,慢中有劲,柔中带刚,非同寻常。

    可是,他如今却被人一招撂倒了!

    这简直让他震惊得无以复加。

    而且,他依稀记得,对手用的也好像是……太极?

    黄有庆愣愣看着陆鸿,像是看不够一样,或者说,想从中看出什么来。可惜,后者只是微笑着,就好像做了一件极其微笑不足言道的事情,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老实说,面对黄有庆那发愣又无辜的眼神,陆鸿是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他甚至想耸肩说游戏结束了。

    是的,黄有庆的身手在陆鸿面前,是真的不够看!虽然有些古武的影子,但不得内涵,没有精髓,别说捕捉气的气息了,连用力的方式都大大不妥。

    这样的人,别说是陆鸿这样的内气高手了,就连孙子雄那种半气的存在,都足以应付一百个!

    所以,陆鸿自然不会引以为傲。

    陆鸿淡然,钟歌就不同了,当黄有庆倒地的时候,心里还在为陆鸿担忧而忐忑的他,顿时兴奋得手舞足蹈,恨不得高升欢呼。

    又一次,陆鸿赢了!

    咦,他为什么要说“又”呢?

    好吧,当胜利已经成为习惯,钟歌对陆鸿除了崇拜还是崇拜。

    陆鸿没有让他钟大胖子失望,再一次把对手撂倒了,周锋如是,赵非亦如是,如今还是这样。

    陆老大不愧是打架的高手,简直是高手中的战斗机啊。看来他钟歌要好好巴结一下了,如果能学得一两招,日后哪个不开眼的敢跟他横,上去两三拳就把对方打趴,之后上去踩几脚——哟,那酸爽,简直不要不要的。

    解恨地看了看地上的黄有庆,钟歌终于大笑出声:“哈哈,让你蛮,让你横,这次知道我们陆老大的厉害了吧!”

    他一笑,一讥讽,终于打破了现场沉寂的氛围。

    “庆哥!”黄有庆的伙伴率先清醒过来,他狠狠瞪了陆鸿和钟歌两眼,这从跑到黄有庆身边,蹲下去扶他,一边托起,一边问,“庆哥,你没伤着哪吧?有事吗?”

    黄有庆跟着站起来,用力晃晃脑袋,摇头回应同伴。

    他确实没有感觉哪里不对劲,除了摔下着地的背部有些火辣辣的疼外,其他地方都没事。

    意识到着一点,黄有庆对陆鸿愈发惊恐了,一下撂倒他是难事,更难的地方是打倒了他还让他浑身没有一处伤得严重,这种手段就神乎其神了。

    这简直不是人的本领!

    看着陆鸿的目光收缩了一下,黄有庆紧张地问陆鸿:“朋友,你用的是什么功夫?”

    陆鸿还没回答,钟歌就哈的继续笑道:“怎么,现在叫朋友了?还想套我们的底?刚才不是叫我们滚吗,如今前倨后恭,见风使舵那么快,你蛮有混官场的潜质嘛!”

    话里话外,全是讽刺。

    话说钟歌这个话痨话是多了些,却不是啰嗦无力的那种,相反,他吐槽起来,处处针对要害,使人听了恨得牙痒痒,咬牙切齿,恨不得咬他的肉喝他的血。

    果然,黄有庆气得满脸通红,想发飙,目光瞄到淡然的陆鸿,心里顿时一紧,深吸一口气,把气咽下,粗着脖子说道:“朋友,大家都是练武之人,难道连是什么功夫都不能示人?”

    钟歌还想说什么,却被陆鸿手快拉住了。

    微微向钟歌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陆鸿从转头对黄有庆说道:“我用什么功夫,你没看出来吗?”

    黄有庆脸更红了,臊得慌,他一下子被打倒,虽有怀疑,却无法确定陆鸿的招数,更看不出跟脚来。

    陆鸿微笑说道:“老实说,黄兄,你用什么功夫,我就用什么功夫。当然,其中有些不同。”

    “什么?”黄有庆大为震惊,又大大不信,猛摇头否认,“怎么可能!我用的是太极……你怎么会,而且还……”

    还什么,他却说不出来了。难道叫他说还那么厉害?这岂不是让他更丢人吗?

    陆鸿悠悠说道:“古武太极,也不是只有一家而已的。不是么?”

    陆鸿把“古武”两字咬得特别重,说的同时双眼炯炯盯着黄有庆,看他有什么反应。

    黄有庆脸色大变,浑身震动,最后双眼射出精光,盯着陆鸿看了一会,沉声说道:“同是太极,难道你是来我们药壶村踢馆的吗?你找华……他老人家,是要与他计较什么?”

    陆鸿摇头说道:“我说了,我们找华万杰,只是来确认一件事而已。”

    “什么事?”黄有庆问道。

    “只就不好和你说了,总之不是你所担心的找什么麻烦。我与他无冤无仇,和他计较什么?”陆鸿失笑说道。

    “谁知道你有没有骗我们!”黄有庆身边的同伴喊了起来,“庆哥,这几天上门找麻烦的人太多了,他们大大可疑,万万不能让他们进村来捣乱!”

    钟歌闻言又笑了,说道:“就凭你们还想阻止我们进村?别说这村不是你们家的私产,就算是,刚才的事实已经证明了,你们根本拿我们没有任何办法,识相的赶紧给我们让开!”

    黄有庆气得几乎要吐血,却无法反驳,疑问他确实不是陆鸿的对手。他心中脑子还萦绕的疑问就是:陆鸿真是一个太极高手?太极能这样耍?

    看黄有庆不说话,他的同伴急了,喊道:“你们以为药壶村就我们两个人吗?我告诉你们,我们团结的很!我们无法阻止你,自然还有更厉害的来收拾你们。你们给我等着,我这就去叫我们大师兄过来!”

    说完,不待几人回应,他撒腿就往回跑,三两下就跑远了,只留下入村的背影。

    黄有庆张了张嘴,想叫又说不出什么来,只能应付警惕的模样看着陆鸿两人。

    钟歌气急败坏了,很不爽地说:“奶奶的,只算什么,仗着人多欺负人少吗?两个应付不了,就来更多更牛的?还要不要脸!”

    黄有庆满脸通红,臊得紧,半晌才说:“我们大师兄华默言是你们要找之人的孙子,你们要找他爷爷,他来会会你们,也不算坏什么规矩吧?”

    钟歌冷笑:“哟哟哟,这是打了小的出来大的节奏?”

    黄有庆不说话了。

    钟歌扭头对陆鸿说道:“陆老大,他们喊人了,我们怎么办,也喊人吗?”

    陆鸿很无辜看着钟歌,就好像在说:我们哪来的人?就凭马文那瘦得风吹就倒的麻杆?

    钟歌咬咬牙说道:“我爸认识一些道上的人,我可以叫一些过来。”

    陆鸿苦笑摇头说道:“我们什么时候要聚众斗殴了?”

    “可是……”

    “别急!”陆鸿摆手阻止钟歌,神情淡然,语气平淡,“有我在呢,你放心。”

    不知为何,钟歌就这样淡定下来了。

    陆鸿又说:“我们本来就是来找华万杰的,他孙子过来也可以顺便问问嘛。”

    钟歌点点头,不在说话,不停像村里的方向眺望。

    没过一分钟,村里一棵大树后跑出一个人影,仔细一看,正是黄有庆去而复返的同伴。

    “陆老大,他们来了!”钟歌忽然紧张了一下。

    “嗯。”陆鸿轻轻应了一声,也拿眼去看飞奔之人的身后,看看他带了谁过来。

    谁知看了一会,那家伙身后空无一人,只有他一人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说好的更厉害的高手呢?

    说好的爷爷的孙子呢?

    正疑惑着,那人跑到黄有庆身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庆哥,不……不好了!古……古家的人,从村里另外一头进来了,正在华家,闹的凶呢!我看事情要遭……要糟糕!”

    “什么,他们来了!”黄有庆脸色一变,顿时吼了起来,“来了多少人?”

    “很……很多!院子满满都是人!”

    “快走!去帮忙!”黄有庆顾不上其他了,拉起同伴扭头就往回奔跑,很快就跑得没了踪影。

    被扔在现场无人理会的两人面面相觑,一头雾水。

    半会,钟歌怀疑地问:“他们就这样跑了?怎么回事?”

    陆鸿也疑惑着,说道:“好像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

    “听着好像是有人来找麻烦。错了,是很多人来找麻烦。他们说的华家,不会就是我们要找的华万杰家吧?”钟歌感觉脑袋不够使了,信息量太大,他捋不顺。

    陆鸿略一思考,道:“估计还真是那个华万杰有事情。难怪他们一听我们要找华万杰就以为是上门找麻烦的,拼死要阻止,原来人家还真是碰上棘手的事情了。”

    钟歌闻言不忿说道:“那也不能原谅他们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架势。也就你在这里而已,如果是其他人,或者就我自己,肯定被他们欺负死。我真受了刚才那一掌,估计都要躺病床上了。”

    陆鸿苦笑:“侠以武犯禁,难怪别人都说练武之人是莽夫。唉,就不能养养性,好好说话吗?”

    钟歌撇撇嘴,看着陆鸿似笑非笑说道:“说得好像你有多好说话似的!你自己数数,开学到现在你打过多少场架了。打晕教官不说,还把那赵非打进了医院,还有李钰那小子,也遭了你的毒手。哦对了,还有那个空手道的方……方什么了,也跟你打过!”

    陆鸿无奈说道:“我都是被动应对的,从没主动找过他们麻烦。老实说,我也觉得很冤枉,只能说老天爷作弄人。”

    钟歌猛翻白眼,却不想纠缠这个问题了,一指药壶村深处,问道:“陆老大,现在我们怎么做,是回头呢,还是进去看热闹?”

    陆鸿斜他一眼,说道:“你说呢?”

    钟歌没好气说道:“得,我就知道你是要进去了。你就不怕又被麻烦缠身吗?”

    陆鸿耸肩说道:“是福是祸躲不过嘛。再说了,来都来了,哪有入宝山空手而回的道理!”

    “你确定这是宝山,而不是火海刀山?”

    陆鸿摊手说道:“进去就知道了。”

    说完,跨步上前,直直往村里深处走去。

    “但愿别出什么事情……”钟歌苦笑呢喃,接着也抬头跨步,一边叫陆鸿等等他,一边飞步追上去,与陆鸿一道循着黄有庆的去路走了过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