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打群架
    黄有庆并没有走多远,陆鸿两人很快就跟上了他,只见他在林荫小道转了个弯,就来到了一个很空阔的地方。

    此处有一座回形的建筑,只有两层高,却建得颇为古朴,青砖白墙,上面是红色的琉璃瓦,坐北朝南,有四五十米宽,很阔气,也很气派。

    建筑前面是一个比较大的地坪,大多青草铺地,旁边还有一些鹅卵石,看上去很雅致。

    可惜的是,此时此处并不优雅,相反,还乱糟糟一团,因为地坪上聚集了很多人。乍一看,估计有五六十号人之多。

    人群嘈杂,甚至可以说闹哄哄的。

    远远看去,人群大可以分了三排,其中一排背对建筑,面向外面,这一帮有十几二十人。

    而他们的对面,则有一群人与之对峙,面向他们,指手画脚,嘴里高声骂着什么,这帮人也有二十个左右。

    另外一群则围在外面,大概有十人吧。他们远远看着,一脸的惬意。不消说,这是看热闹的。

    里面有两群人在对峙!

    远远的,陆鸿两人看到黄有庆钻进人群,走到最里面那群人之中,与中间的那一群对峙起来。

    场面很火爆,不单言语难听,有的还推推搡搡,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架势。

    陆鸿和钟歌面面相觑,一时看不出底细来。

    “打群架?”钟歌一脸不屑,“都什么年代了,农村还玩这种聚众斗殴的事?也不嫌闲得慌!”

    陆鸿却是想起黄有庆之前的反应,脸色凝重,道:“只怕没那么简单。”

    “怎么不简单了?”钟歌问。

    陆鸿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眼前的场景看上去是像是因为矛盾要打群架,但是,黄有庆身手不错,功夫很有一些底子,而且他口中还有更厉害的大师兄。那么,是不是可以说他们一帮都是练武之人呢?

    这样一来,能与他们对峙的,又岂是简单之辈!

    也就是说,群架是群架,却不是普通的斗殴,一旦出手没个轻重,不是死就是残,比一般的群架要厉害多了。

    “黄有庆说有人要找华万杰的麻烦,应该就是眼前的这帮人了。那么,华万杰是哪个,是不是我要找的人呢?”陆鸿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今天这趟是不是要白来了。

    还有,眼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因何而起?

    “我们去找个人问问!”钟歌显然对眼前的场景也很感兴趣,拉着陆鸿就到外围找了一个看热闹的汉子。

    “干嘛?”汉子很不耐烦,他看得正津津有味。

    国人向来都喜欢围观看热闹,只要不涉及自身,吃瓜群众永远都兴致勃勃。

    钟歌赔笑说道:“兄弟,我很好奇这里发生了什么。”

    汉子翻白眼说道:“这不很明显吗,要打架呗!”

    钟歌还是笑道:“为什么呢?”

    “有仇!”汉子一边看,回答得越发简单。

    钟歌噎住了,只能无奈专向陆鸿,看他有什么办法。

    陆鸿虽然不会说当地的话,却听得懂,见钟歌吃瘪,只能向他做了一个抽烟的手势。

    钟歌顿时意会,一拍大腿,对啊,攀交情不都是从敬烟开始的么!然而,他摸遍了全身都找不着烟。

    陆鸿这才想起钟歌不抽烟的,而他也不抽。没有办法,陆鸿只能拿出钱包抽出一张红通通的票子,递给钟歌之后,向旁边的汉子努努嘴。

    钟歌向陆鸿伸了根大拇指表示赞赏,这才转头把票子塞到汉子手中,笑着说:“兄弟,我们不是本地的,来这里是为了找人,人呢好像就在这一家,希望你能给我们说一说。”

    汉子先是一愣,继而笑呵呵把票子塞进裤兜,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说:“你问,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钟歌闻言松了一口气,顿时笑得更灿烂了。

    陆鸿见状不禁感慨,南方市之人果然会做生意,大多以利益看齐,连普通老百姓都见钱眼开,没钱不好说话!难怪经济能走在全国前列!

    收了钱,汉子谈兴高了许多,主动问道:“你说在这家子找人,找谁呢?华老神医?”

    “谁?老神医?”钟歌显得大惊。

    汉子瞥他一眼,说:“来这里的人不都是找华老先生看病的么?兄弟,看你年纪轻轻,就病得不轻了?”

    钟歌恨不得说你全家都有病!

    强忍了下来,钟歌看了陆鸿一眼,这才问道:“兄弟,你说的华老神医是叫华万杰的人吗?”

    “对,就是他。不过大家为了表示尊敬,一般都不会直接称呼他的名字,都冠以神医的称号。”汉子说。

    钟歌大喜,又看了陆鸿一眼,直到陆鸿向他点点头,这才继续问道:“他医术很高吗,竟然敢叫神医?”

    “那当然!”汉子挺胸,很骄傲的样子,“他是我们本地最出名的老中医,几十年的威名了!神医不是他自称的,而是大家自发给他的尊称。”

    “厉害厉害。”钟歌拍马屁说道,心里却大为吐槽,很不以为然。

    他就是学医的,先不说中医怎么样,敢称神医,他就很不服气了。最最紧要的是对方还姓华!

    话说姓华的神医,从来不都是华佗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华佗再世呢!

    钟歌忍住了吐槽的心,凑到陆鸿耳边,轻声说:“陆老大,你要找的人真的在这里。不过好像他们家遇到麻烦了,你打算怎么做?”

    其实钟歌最想对陆鸿提的建议就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保全自身再说。君不问城墙失火池鱼遭殃么!

    陆鸿略一沉吟,回答道:“问清楚再打算。”

    钟歌只好继续问汉子:“兄弟,你说那华神医那么厉害,大家都尊敬他,那现在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听到有人在喊华老头滚出来受死的话?”

    汉子闻言脸色一变,犹豫说道:“看病嘛……总会人有失手马有失蹄的嘛。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呢?”

    钟歌八卦之心大起,积极问是怎么回事。

    也许是收了钱,又也许真是八卦之心人人有之,面对钟歌的询问,汉子说起来就没完,把前因后果详细说了个遍,总算让陆鸿两人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全是因为华万杰医了一个病人。

    病人是隔壁市的一个名叫古铄的年轻人,据说也是武术世家,不知道是因为练武出了差错的缘故,还是和人比划受了伤,总之他岔了气,半身不遂,无法再像正常人一样行走。

    这时候古家把他送到了华万杰这里,请他医治。华万杰没有推迟,全心给他治疗。

    这一治,就出了事——在一次治疗后,古铄突然吐血昏迷,醒来后从半身不遂变成了全身瘫痪,别说手脚肢体了,连话都说不出来,和活死人差不多。

    这一下就像捅了马蜂窝,古家的人自然不依,怒不可遏的他们,直斥华万杰是庸医,要他负责。华万杰被这变故吓得不轻,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他请古家的人给他一些时间,好让他查明原因。然而古家的人练武出身,脾气火爆,行事鲁莽,当场就大打出手。

    华万杰除了医术高明外,武术也了得,古家的人拿他没有办法,很快就被他制服。另外华家的人见他们敢对自己的老爷子动手,也动了怒,纷纷出手,而且不分轻重,把古家的人伤了好几个。

    病人被治得更严重,家里人还被打了,古家的人怒火冲天,邀请亲朋好手上门讨教,其中有一个人很厉害,武功超强,身手了得,华家的人都折在他身上。

    最后华万杰不得不出手,没想到连他都不是对手,反而被那人在胸口打了一掌,当场吐血,伤得不轻。

    “这是几天前的事了,据说华老神医这些天一直在养伤,不见好转。你们看,现在闹得这么凶,他老人家都无法出来,可见是真的行动不便了!”汉子一边说一边感叹,“所以我说啊,行医也是要小心的,一着不慎,就会惹来天大的麻烦。你们也看到了,今天人家古家又来找麻烦了,非要拆掉老神医的招牌,不单要他赔礼道歉,还说要把他带到卫生部门去告状,让他日后再也不能行医。”

    钟歌闻言打抱不平说道:“杀人不过头点地,这就有点过分了。再说了,哪有医生能包治百病的!病情这东西,随时都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也不一定就是人家医生造成更严重的后果的嘛!”

    陆鸿苦笑,道:“病人家属有过激的情绪反应也是可以理解的。”

    汉子愤恨说道:“华老神医是我们本地的名医,他治好的病人比过江之鲫还多!没想到老来失手,遭这等侮辱!你们看到了吗,担架上那个就是病人古铄,古家的人把他抬到现场,就是要华家的人因为理亏而缩手缩脚。”

    陆鸿两人顺着他的指点看去,地坪侧边确实有一个白色的担架,担架上躺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他脸色蜡黄,神情悲愤,却无法动弹,只有睁开的双眼证明他此时还清醒着。

    钟歌见状顿时同情说道:“确实有些惨。”

    陆鸿却是不说话,双眼紧紧看了病人几眼,心有疑窦。

    汉子又指向另一边说,“那个人叫什么陈龙飞,据说是八卦拳高手,是古家邀来助拳的。就是他打伤了华老神医。如果没有他,华家人多,也是练武出身,还真不怕古家纠缠呢!”

    陆鸿两人又看去,只见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不高也不矮,中等身材,不过很是精壮,背手安静地站在古铄旁边,气势非常惊人。

    面对现场的吵闹,他也不参与,只是冷静地看着,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他的不同之处,不少人甚至都不敢靠近他。

    就那么站着,就显出他的威视来。

    陆鸿灵识很敏锐,顿时就感觉出对方不同寻常的气息来,很熟悉,也很明显,那是古武高手的气质!

    “不知道是不是练出内气的高手……”陆鸿喃喃说了一句。

    钟歌突然嚷道:“这大叔好牛逼的样子,至少这装逼的样子能拿满分。”

    是的,他不爽陈大高手一副看不起现场所有人的样子,这简直就是在蔑视所有人都是辣鸡的节奏啊!

    “人家是真的牛!华老神医是我们这里有名的高手,几十年的威名了,却也不是陈龙飞的对手。古家今天还把他叫来,看来是真的要见真章了。连华老神医都伤了,华家的人根本没有一个人是对手。唉……呀!真打起来了!”

    果然,围观的汉子激动喊了起来,那蹦跳的架势,怎么看都是生怕热闹不够大的样子。

    陆鸿两人放眼看去,果然,场中对峙的两群人终于不耐烦了,动起手来。

    现场一片混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